瑞银财富管理亚太区主管许健洲: 本区域财富管理业务整合进程太慢

 许健洲认为,亚太财富管理领域最终会发展成为两大类——全球性和全面的业者,以及区域性的业者。(陈斌勤摄)
 许健洲认为,亚太财富管理领域最终会发展成为两大类——全球性和全面的业者,以及区域性的业者。(陈斌勤摄)

字体大小:

总裁会客室

胡渊文 报道

yuanwen@sph.com.sg

近几年,亚太地区的财富管理业务出现了不少并购整合,瑞银财富管理亚太区主管许健洲认为,这个整合的进程仍太缓慢。

许健洲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透露,他在三年前就曾说过:“这个行业会整合,中型规模的业者不会成功。在任何领域,你都需要达到一定规模,特别是财富管理。”

首先,银行对资本的要求越来越高,需要更大规模的资产负债表。其次,监管的要求更严格,这意味着银行要投资大量资金在系统和人力上。许健洲说,就算有了规模,这个行业的成本与收入比率(cost to income ratio)高达60%,一般商业银行的这个比率是45%至50%。若这个比率高达90%、甚至120%,私人银行是无法存活下去的。

许健洲很高兴看到行业正在经历这个整合的过程,但他说:“在某些情况下,这个速度太慢了。”

“在商业决策中,你一旦决定哪个业务不赚钱,而且知道它不会赚钱,就应该尽快卖掉。”

在财富管理业务整合的过程中,本地银行相当积极。星展集团收购了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的亚洲私人银行业务,华侨银行收购荷兰国际集团(ING)的亚洲私人银行业务。星展之前也参与竞标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旗下的私人银行顾资银行(Coutts)。据媒体报道,三家本地银行都对巴克莱在新加坡和香港的私人银行业务有兴趣。

对于亚太财富管理领域的演变,许健洲认为,最终会发展成为两大类的财富管理服务业者——全球性和全面的业者,以及区域性的业者。

区域私人银行的专长顾名思义是在区域市场,许健洲表示,它们将对瑞银在区域的业务带来竞争,但在国际范畴,瑞银具备了优势。

如今亚洲的富裕人士非常精明,他们不仅仅限于购买房地产,“过去他们只买自己了解的资产,这些都是他们身边的投资机会。例如新加坡投资者投资本地市场,印度尼西亚投资者投资于印尼。现在通讯发达,世界变小了,他们要了解全球的经济动态和国际市场的机会,而财富规模更大,胃口也更大,他们更加理解风险,全球资产则变得更便宜,因为新元更加强劲。他们需要的是全球性的财富管理服务,帮助他们把握全球的投资机会。”

亚洲为瑞银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会,去年第一季度中国平均每星期增加一名亿万富翁,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中,亚洲占了38%。瑞银日前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是在中国的第二个办事处。它在亚太五个主要国家共有11个办事处。

截至2015年底,瑞银财富管理在亚太地区所管理的资产规模为15亿瑞士法郎(21亿新元),同比增加38%。去年第四季在亚太区的投资资产总额达2720亿瑞士法郎。

许健洲说,亚洲的富裕人士越来越年轻,也更加精明,“他们之中不少来自电子商务和科技金融领域。”他们既然对新兴科技不陌生,那是否不需要别人为他们打理财富呢?

许健洲不这么认为。他说:“你年轻时,多和年长的人接触,他们带来只有岁月能换来的智慧;当你年长时,多和年轻人接触,因为他们能带给你能量和创造力。别忘了,我们本身也参与金融科技。”

财富管理是

“少量艺术大量科学” 

瑞银去年6月在新加坡设立创新中心EVOLVE,着重开发创新和以用户为中心的财富管理产品。瑞银也常常和金融科技业者接触,通过组织比赛来了解市场上最新的科技。许健洲说:“我们鼓励金融科技业发展,这会为我们带来机会。”

但他认为,科技永远无法代替人,就好比你可以买感冒药,但如果病症更加复杂,还是要看医生,不过科技能帮助提升客户关系经理的效率。

今年头三个月金融市场震荡,许健洲说:“我加入银行业以来,从来没遇到过比今年前三个月更加艰难的时候,除了黄金外的所有资产都遇到挑战。”他指出,面对如此波动的市场,瑞银的优势是为客户量身定制进行投资,并且敢于挑战客户的看法。

他形容财富管理是“少量的艺术,大量的科学”,并不是看看新闻就能告诉客户投资什么,而是要系统性地分析客户的需求。大量的信息意味着客户会有更多疑问,“以前是我讲你(客户)听,现在是你读你问,我来回答”。

许健洲认为,要区分不同银行,除了服务,还有创新及在管理财富以外的服务。他举例说,瑞银去年设立了一个癌症研究基金,吸引许多客户做出投资,因为这对社会有贡献,如果能取得突破,也拥有良好的盈利潜能。这是来自瑞银内部的点子。

另一个例子是,瑞银为客户提供培养下一代的计划,是最早在亚洲推出这类计划的银行之一。“有句话说,富不过三代,我们希望富会过四五代。”

许健洲说,亚洲在非财富管理服务的渗透率仍然非常低,如果10分是最高分,七分是理想的得分,那么亚洲只能得一分,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许健洲掌舵瑞银财富管理亚太区业务已接近百日,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扮演的角色有大转变,“我的角色在过去四年逐渐在转变,我也不会对自己说,这是我的第100天。”

许健洲于2012年加入瑞银担任瑞银财富管理东南亚及亚太区行政总裁,今年1月起负责整个亚太区财富管理业务。

打造一个品牌更重要

谈到自己的目标时,他说:“取得业绩并不够,打造一个品牌更重要,因为品牌能够让业务持续发展,并且培养一队非常优秀的员工,这是我最大的满足。”

许健洲是第一个担任瑞银财富亚太区主管的新加坡人,也是瑞银全球财富管理执行委员会唯一的新加坡籍委员。

对于在本地国际金融业者聘用许多外籍高管和员工,许健洲说:“作为全球金融中心,我们必须要能讲多种语言。”他引用邓小平的一句话说:“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

如果两名员工所有方面都平等,他一定会聘请新加坡人,但其他情况都是任人唯才。瑞银在新加坡有来自44个国家的员工,包括巴西、南非、墨西哥、澳大利亚等。“这让新加坡社会更加充满活力。我们要抱着开放的态度。”

谈到银行业生涯最难忘的经历,那是许健洲八年前去台湾工作时。他自称当时“华语一窍不通”,无法用华语沟通,也不会读华文的文件。

更让人头疼的是,他到台湾工作不久后,全球金融海啸爆发,对他所工作的银行带来巨大冲击。

许健洲透露说,在银行业,最艰难的工作是,用最少的资金经营业务,成本对收入以及贷款对存款比例都超过100%,“而且你没有意识到一场金融危机将会到来”。

这就是他在加入瑞银前的工作——担任台湾大众银行总经理,他也是该行的第一名外籍总经理。“我2008年4月1日加入,金融危机9月15日爆发。但我们扭转了这个危机,决定什么要做,什么不要做,从亏损转为盈利。”

曾有人对他说:“台湾公司必须由台湾人来管理,新加坡人不可能做得来。”但他对自己说:“我不能失败,因为我是新加坡人。”

为了克服语言上的障碍,许健洲每晚看新闻节目和连续剧,请了台湾的主播和他对话,花了两年时间学会读繁体字。

他认为新加坡人应该学好华语,并且应该从文化上开始,而不只是为了实际用途而学习。“再过25年,中国的发展将是国际性的,在文化上会取得巨大的突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