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力遏止经济放缓

日本银行外观(图:法新社)
日本银行外观(图:法新社)

字体大小:

投资理财

施安祖

Andrew Swan

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相继把利率调低至负值,但市场普遍对新政策反应消极,与实施政策的原意背道而驰。难免令人存疑,究竟后危机时代是否已到了一个转折点,不能再单靠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来推动经济增长?

笔者认为,只有当美元强势及资本外流的压力得以缓和,亚洲经济增长才有望回稳,而我们相信全球央行加强货币政策协调将能够创造此局面。

理论上,负利率政策旨在向存放现金的银行收取利息,从而鼓励银行把额外现金放贷予企业和消费者,继而促进经济增长。从整体市场的角度而言,负利率理应可惠及整体股市表现,但实际效益却未必能达到预期效果。目前为止,负利率政策过去在鼓励企业和家庭在借贷和消费方面普遍成效有限,所以负利率有可能被视为日欧两家央行企图再压低长期利率之举。

全球货币政策汇合新格局

因此可见欧洲和日本央行不再纯粹实施负利率,而是配合其他定向性措施刺激放贷活动外;美国联邦储备局公开市场委员会亦决定押后加息行动,显示全球货币政策经过一段长时间分途而进后,现正迈向政策汇合的新格局。在最近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会议中,与会各国均认同单靠货币政策无法带来均衡经济增长,因此承诺在推出新的货币政策时将会互相咨询,同时避免各国货币出现竞争性贬值。

加强协作对亚洲有利

笔者认为货币政策协调应有利亚洲市场的发展,尤其是当美元回软时将可为中国创造喘息的空间,从而可以推展不可缺少的公共财政和结构性改革计划,以应对负债与通缩两大难题。我们对G20上海会议公告的解读是,尽管中美各自的货币政策行动仍需针对一系列的考虑因素,但两国均明白到制定协调货币政策的重要性。

市场波幅加剧可带来正面或负面影响,视刺激因素而定。不论是由于联储局过分进取而引起市场忧虑,还是因为加强改革和市场对政府信心增强而有助市场向好,两个情况同样会引致较大波动。

另外,笔者预期利率正常化会带动资本成本上升,增加市场波幅。股票表现的分歧普遍会在市场不稳时扩大,有望为投资者带来更多缔造超额回报的个股投资机会。

总括而言,为要应付全球当前复杂交错的问题,各国货币政策有必要重新布局,而我们相信各央行已经踏出第一步,而市场亦有正面响应,可望为亚洲决策者营造机会,借机推展配搭得宜的货币与公共财政政策,带领经济重拾较稳定的步伐。

(作者是贝莱德亚洲股票团队主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