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信贷报告: 我国财政政策转变预示美国未来风向

左起:瑞信国际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官奥苏利文(Michael O'Sullivan)、苏格兰前首席部长萨尔蒙德、新加坡前财政部与交通部第二部长陈惠华与Landfall战略集团董事斯基灵博士。
左起:瑞信国际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官奥苏利文(Michael O'Sullivan)、苏格兰前首席部长萨尔蒙德、新加坡前财政部与交通部第二部长陈惠华与Landfall战略集团董事斯基灵博士。

字体大小:

要知道大型经济体未来会吹什么风,可从小型经济体的转变看出端倪。

专家认为,小型经济体比较开放,对外界的改变更为敏感,容易受金融、劳力与贸易流动影响,因此转变往往比大型经济体预先浮现,可作为后者未来趋势的风向标。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在研究报告中说,新加坡的转变尤其能够预示美国未来财政政策的走势。

报告举例说,新加坡的财政政策通常会跟着美国财政数字的改变走,在美国放宽财政政策的前几年就预先放宽国家的财政政策,提早制造多余的产能,以准备迎接即将来自美国的外部需求。

研究与咨询公司Landfall战略集团董事斯基灵博士(David Skilling)日前在瑞信举行的全球大趋势论坛上说:“小国比大国更早面对一连串的挑战。大国的决策者,尤其是美国或法国,有时会实行一些愚昧的政策,但新加坡、爱尔兰或波兰就不可以这么做。它们必须很快地跟上结构上的变化。”

斯基灵在去年撰写的一篇评论中说,新加坡、香港与新西兰等小型经济体,在与外界互动时已变得更谨慎,从这点可看出全球化的趋势已经逐渐受到控制。

他说,在全球资金流动不稳定、低利率,以及外汇面临压力的大环境中,小型经济体已开始实施移民政策限制、资本控制与外汇管理等措施,这可视为一种前兆,显示其他经济体将会以类似的方式控制全球化的影响力。

新加坡国虽小 政府危机意识高

斯基灵在论坛上说,新加坡规模小,政府的危机意识因此会比较高。“新加坡自1965年以来就很多虑。这种多虑的态度使其政策作法总是井井有条、很有系统。”

新加坡前财政部与交通部第二部长陈惠华指出,小型经济体,尤其是没有天然资源的小型经济体的存亡,与它们对全球经济的用处息息相关。

她说:“就新加坡而言,它的地理位置处于重要的贸易路线上,这是它很努力发展的一点,它要把自己建立成一个重要的运输枢纽。单是作为一个方便的港口是不够的,新加坡必须优秀,才能继续作为一个海事、航空和物流枢纽。”

陈惠华目前是私募股权基金天宝富投资公司(Tembusu Partners)的董事。她也是论坛的其中一位主讲嘉宾。

她说:“如果人家觉得这里不是经商的地方,觉得这里没有法治,觉得这里的体系不值得信赖,那世界就会和我们擦身而过。”

另一名主讲嘉宾苏格兰前首席部长萨尔蒙德(Alex Salmond)则表示,成功的小国一般上是通过把自己植入像亚细安或欧盟的贸易圈,以致于不必依赖单一的大型邻国。

他说:“当爱尔兰加入当年的欧洲共同体(European Community),它就从英国的影子里走了出来,去到一个比较好的位置。加入欧洲共同体之后,爱尔兰因为不再那么依赖一个更大、更强的邻国,所以变得比较发达。”

陈惠华说,科技发展的速度将会使实体障碍全部瓦解,大规模市场将来会变得更为分化。

她说:“我观察到世界各地的经济势力高度分化。就算是像美国这样的大规模市场,我们可能会看到美国不同地方冒出表现优越的小区,这些地区成功的关键将会是由创新推动。”

本系列由瑞信赞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