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投资与杠杆

订户

字体大小:

当我还是学生时,我的“收入”只是父母在每个月初所给的零用钱。有时候还未到月底,我就已经把钱花光,得向朋友借钱买饮料或午餐。记得每年农历新年前,我总会急急忙忙还清所有债务,不想欠债过年。或许是受到这个保守的华人传统观念影响,即使在我投入职场后,还是认为借钱是件坏事。

时至今日,我已工作了好一段时日,对金融世界的运作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对借钱的看法也有所改变。但我必须先声明,我在一家大型金融机构工作,而我们的主要业务是贷款给需要资金的客户。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