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路造桥治水50载 许兄弟、胡金标第二代接班再冲刺

许庆祥多年前提出“打造城市,建立梦想”策略,积极推行业务多元化,加快发展极具特色的房地产项目,最新推出的西林苑,是本地第一个以脚踏车为主题的住宅项目。(陈来福摄)
胡土发踏出义安工院就加入公司,从基层做起,充当工人的“咖啡仔”兼司机和技工,晚上进修和建筑业相关课程。在15年至18年期间,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无休假。(周柏荣摄)
2004年,许兄弟标得滨海内湾大水库和蓄水池工程,建造滨海堤坝。(受访者提供)
胡金标控股2009年标得工程,在中央高速公路加宽现有的四座汽车天桥和建筑两座新的汽车天桥。(受访者提供)

明眼看名商

在发展落后的地区,筑路造桥治水是功德无量的“善事”,许兄弟、胡金标皆在1966年成立,是历史已有半个世纪、以建路造桥,治水修水道等基建闻名的老字号家族企业。两家上市公司目前尚未竣工的合同各有四五亿元,并由第二代传人接班,带领祖业再创辉煌。

许兄弟成功修建多个复杂水道工程

梁志强制作的2016年卖座电影《我们的故事》,为了拍摄1969年大水灾的一幕戏,特地打造了一个长20米、宽12米、深1.5米的大水池,还运来了花费五位数购买自来水和两大罗厘的泥浆。

大水池就建在许兄弟(Koh Brothers)集团位于罗弄本德(Lorong Pendek)办公大楼旁的空地。集团董事经理许庆祥说:“梁导提出的外景拍摄构思,我们认为这是很有意义的教材,能让人居安思危,提高防水、治水的意识,何况许兄弟集团的核心业务之一就是以防水和治水见称。”

50年来,许兄弟公司参与许多政府及私人业界的水道建设项目,具有悠久的优良纪录,较复杂的大工程计有阿比阿比河(Sungei Api Api)、新加坡河、梧槽沟渠(Rochor Canal)、加冷河,以及近期的滨海堤坝(Marina Barrage)和榜鹅水道(Punggol Waterway)等。

2004年,许兄弟在九家公司提呈48份的投标书中脱颖而出,以2亿2600万元的价格标得滨海内湾大水库和蓄水池工程,并在2007年顺利竣工。滨海内湾大水库和蓄水池的工程,除了可以控制积水的情况,新蓄水池不但增加水源供应,也为新市区提供新的消闲场所。不过,对许兄弟来说这是数额最大、最复杂的治水工程。大水库得装上九条26.8公尺长的水压钢闸,这些钢闸就建在宽350公尺的滨海内湾,以控制海水的流量。

滨海堤坝完工后不久,许兄弟再以2亿零350万元标得榜鹅水道工程。这条人工水道一路弯曲延绵,两侧呈斜坡状,河畔绿树成荫,水道旁兴建有景观步道及组屋和私人住宅。

许哲铭成了“治水专家”

1966年,许庆祥的父亲许哲铭和另两名弟弟许哲发及许哲财成立了许兄弟。

许哲铭11岁时就在食堂当助手,一天工作18小时,月薪区区9元。他后来在加冷河兴建浮脚楼,学会不用任何仪器潜水,能在水底打屋基。虽然做过木匠、扛过水泥、驾过罗厘。不过许哲铭的看家本事却是和“水”有关。

由于长期潜水,许哲铭在45岁时就失聪。

不过,这些考验却为许哲铭累积了难得的独特经验,为他的事业打下了“治水专家”基础。

上世纪70年代,一场暴雨新加坡多达3200公顷的地区常会积水。让许兄弟一举成名,让环境发展部刮目相看的是在1974年接手成功修建梧槽河大沟渠。梧槽河沟渠的修建可说是一波三折,先后换了三个承包商。

许哲铭指出,修建沟渠就必须充分了解水性,能准确掌握到大潮、小潮的来去,雨季时要采取什么应变对策,以什么方法抽水和闸水,最重要的是必须随时和时间赛跑,当水退去时就得赶快施工。

许庆祥:多元化业务策略奏效

许兄弟第二代传人许庆祥从理工学院毕业后,到英国伯明翰大学修读土木工程系,于1987年加入集团。

回忆起早期的新加坡时,今年54岁的许庆祥说:“新加坡的降雨量之高名列世界前10位,许多地方都会淹水,河水的污染情况尤其严重,许兄弟就是从修建沟渠慢慢做起,50年来先后承接了许多大水道、排水系统相关的治水工程。”

许兄弟集团的员工超过1000名,每个工地都有上百个员工在赶工。许庆祥说:“除了多方培训员工掌握最新的建筑科技外,集团购置机械的投资也很庞大。我们有50台的挖泥机及18台起重机,每台挖泥机的价格是二三十万元,单是这方面的机械投资就已上千万元。我们希望以先进的机械提高工程效率,晴天赶工时能人、机齐下全力以赴。”

秉着“打造城市,建立梦想”(Building Cities,Building Dreams)的理念,集团多年来推行的多元化业务策略已奏效,三大核心业务为基础建设、建材和房地产。在2015财年的营业收入达4亿2732元以及净利达2940万元,仍以基建与建材占集团营收为主,比率超过六成,房地产发展占两三成,酒店与休闲业另占一成。

联合标下机场跑道合同

除了许兄弟集团,房地产业务和建材业务则分别是由许兄弟发展私人有限公司(Koh Brothers Development)与青白集团(G&W Group)经营。

基建方面,许兄弟集团去年与三星物产的合资公司联手,标得樟宜机场集团的11亿2000万元合同,开发三条机场跑道的系统,项目包括延长目前为军用跑道的第三条跑道与建设连接跑道至现有樟宜机场的滑行道,总长度约40公里。

许兄弟集团也负责水渠系统工程,确保跑道和滑行道不会积水和淹水,集团也会设立一个混凝土厂以供应有关工程的水泥需求。

许庆祥指出,这是集团历来标得金额最高的合同,是集团发展的里程碑。“我们会借着在土木工程的强项,以及在治水工程的专业能力,进行机场跑道和水渠系统工程。”

此外,2008年许兄弟也与法国主要土木工程承包商SoletancheBachy组成的合资公司,标得陆路交通管理局总值5亿8200万元的合同,建造滨海市区线(Downtown Line)第一阶段工程中的武吉士转换站和相关地铁隧道及行人走道。

除了多方培训员工掌握最新的建筑科技外,集团购置机械的投资也很庞大。目前,我们有50台的挖泥机及18台起重机,每台挖泥机的价格是二三十万元,单是这方面的机械投资就已上千万元。我们希望以先进的机械提高工程效率,晴天赶工时能人、机齐下全力以赴。

——许兄弟集团董事经理许庆祥

胡金标承包陆交局一半公路保修合同

胡金标控股(OKP Holdings)上财年的1亿元总营收,地面基建工程占七成半,保修工程另占两成半。其实,筑路修路建桥正是公司在长达半个世纪精益求精建立的业务专长和强项,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的大约一半公路保修合同,是归该公司承包的。

目前,胡金标控股标得的工程合同总值超过4亿元,以每年完工的1亿元计算,4亿元的合同可让公司“忙”上四个年头。

新加坡建路先锋

新加坡地小,能增建的新路毕竟不多。胡金标控股虽说是新加坡建路先锋,每年负责新建的道路大约是二三公里长,不过据估计,2017年至2020年间,每年颁发的公共工程合同可达160亿元至200亿元,胡金标控股只要分享到其中一小块蛋糕,就足以让公司“忙上加忙”。

自1966年成立以来,胡金标控股承建的道路数以百计,每一年平均有四五个工程同时进行,其中一个难度较大的工程就是交通最繁忙的大道之一的中央高速公路(CTE)的道路扩建工程。这段高速公路约2.7公里长的工程,包括加宽现有的四座汽车天桥和建筑两座新的汽车天桥等。

今年49岁的董事经理胡土发说:“2009年标得的这个近1亿2000万元的2.7公里长的扩建工程,是集团获颁的最大数额的合同,可说是集团实力的一大考验。其中一大难度就是要在工事进行期间,务必确保来往的交通流畅,施工发出的噪音、机械的移动不会影响到附近居民的起居外,工程也必须根据原定计划进展。这类工程的成本往往要比普通的建路、修路高出二三成,中央高速公路扩建工程的完成可说是集团发展的里程碑。”

在发展落后的地区,筑路造桥治水是功德无量的“善事”,而人民的烦恼就是胡金标控股的商机。

除了建路工程,胡金标控股的另一个业务强项就是扩建下水道、改善路边水沟等。

2002年,集团在牛车水余东旋街承建的900公尺排水沟改造工程顺利竣工,这项工程难度之大、要求之高,让公司首次经受严峻的考验。

回想这项工程的进展时,胡土发说,该处排水沟的下方是正在兴建中的东北线地铁工程,两者最近距离只有2公尺,而且周围土质多是海泥,稳固性差。在这样的条件下挖掘、打桩,稍不留意地基就会变形,影响地铁工程质量。

2014年,集团完成的另一个大型水道工程就是负责改善锡安路和金声路间的部分亚历山大沟渠,工程总值近4700万元。

胡土发:以专业建造最佳工程

一般上,工程的保质期是一年。胡土发指出,只要基础打得坚稳、用料又好,公路用上七八年不成问题,集团的业务宗旨就是以自己的专业建造最佳工程,把公司的声誉放在第一位。一旦在市场建立自己的独特,生意就会源源而来,不愁没钱赚。

专长加上信誉,胡金标控股目前标得的工程合同几乎来自政府机构,因此工程的入账准时,集团的财务报表是“零坏账”、理财有方。

现金累积达6380万

胡金标控股是于2002年7月在自动报价交易板(SESDAQ,现已改为凯利板)上市,六年后晋级到主板,截至本财政年上半年,集团的现金流通估计高达6380万元。对一家年营业额上亿元、净利700万元、股票市值约8800万元的中小型企业,能累积多达6380万元的现金,不能不说是“非同小可”。

胡金标控股创办人胡金标出身贫寒,小时住在在汤申路上段甘榜, 10多岁就当搬泥童工,像水牛般忙忙碌碌了一整天,只能赚17分。

上世纪60年代初,胡金标决定出来搏一搏,请了三四个工人,开始承包一些阴沟小工程,并在1966年成立了胡金标建筑公司,投标的工程主要是建造行人道、栏杆、种草之类,几千至上万元的工程。70年代中期后,胡金标转向承接道路建设和保修等工程,工程逐渐越做越大,品质越做越好,成为了建路、修路专家。

行家致富要求首先要善于发挥本身的特长,并把这些知识技能和市场的需求紧密结合在一起。找到赚钱的突破口,这样才能凭借自己在某一方面或某一领域的优势,找到赚钱的路子,胡金标是其中一个好例子。

近年来,81岁的集团执行主席胡金标虽已淡出,除了参与集团的一些重要决策,仍每天坚持巡视工地、监督工程进展,老四胡土发,以及胡立发和胡剑明三兄弟则各司其职,共同管理集团。

1991年,24岁的胡土发一踏出义安理工学院就应召加入父亲的团队,从基层慢慢做起。他笑着说:“当时我是‘咖啡仔’,每天上午和下午的喝茶休息时间,我得为几十个工地工人打包咖啡和面包,充当司机和技工,晚间则进修和建筑业有关的课程,34岁时我终于考获建筑管理学位。在15年至18年期间,我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全无休假可言。虽然是辛苦,不过今日的成就就是建立在昔日的辛勤。”

创业难,守业更难。胡土发目前的主要挑战是如何适应科技时代的改变,增聘更多的专业人才,承建难度更大、技术更复杂的工程,以及提高工程管理水平,保持公司竞争力。

2002年,集团在牛车水余东旋街承建的900公尺排水沟改造工程,该处排水沟的下方是正在兴建中的东北线地铁工程,两者最近距离只有2公尺,而且周围土质多是海泥,稳固性差。在这样的条件下挖掘、打桩,稍不留意地基就会变形,影响地铁工程质量。

——胡金标控股董事经理胡土发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