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师:明年金价料介于1050至1400美元

紧盯美元的黄金价格今年犹如乘坐过山车般精彩刺激,上半年上涨将近27%,下半年却下滑17%,等于全年回报约一成。分析师和经济师受访时一致认为,明年依旧是充满变数的一年,黄金价格能否守住1100美元是个挑战。

《联合早报》访问的分析师和经济师预测,明年黄金价格会介于每安士1050美元至1400美元。

丹麦盛宝银行(Saxo Bank)商品策略主管汉森(Ole Hansen)认为,长期趋势向下,1172美元是支撑。辉立期货投资分析师周诗玮估计,金价将在1050美元至1300美元之间波动。华侨银行经济分析师颜圣充则推测价格是1100美元,大华资产管理环球证券主管亚达耶(Robert Adair)对全球经济展望最悲观,认为明年黄金价格每安士达1400美元。

回顾过去一年,黄金价格走势主要由美国联邦储备局(FED)加息讯号强弱所主导,其次则受到英国脱欧公投这只“黑天鹅”影响。

辉立期货投资分析师周诗玮说:“在这一年,金价的剧烈起伏不仅受到黄金需求以及美元的影响,更充分体现了其对冲风险的特性。”

今年初,日本中央银行宣布实施负利率,美联储也表示探讨负利率政策的可行性。市场预期经济前景不明朗,黄金价格在短短一个多月内涨了18%,于2月11日来到每安士1246.70美元。

6月下旬,受到英国脱欧公投冲击,金价更在短短两内天飙涨至1340美元,接着一路上升至今年最高点,7月初来到每安士约1366美元。

在特朗普确认当选美国总统后,金价一泻千里。市场预期特朗普为企业减税、推动财政政策,皆对美国经济有利。

12月中旬联储局确定加息,金价一度下挫到1128美元。

对于明年黄金价格的展望,特朗普是关键变数,法国、德国、意大利的大选结果,也将左右市场对欧盟的信心。

周诗玮认为,市场对美国经济寄予厚望。“如果美国经济在特朗普的领导下一扫阴霾,黄金的投资需求将不如2016年。”短期来看,金价在明年第一季依然将承受来自美国加息的压力,徘徊在1150美元以下,有进一步下行的风险。

华侨银行经济分析师颜圣充指出,特朗普若落实所主张的经济政策,是否意味着全球贸易趋向保守,值得关注。若属实,对亚洲经济是负面影响,全球经济增长恐怕也被拖累。

丹麦盛宝银行商品策略主管汉森直言:“市场对特朗普的期待太天真了。我们深信,他将做得比自由派所认为的更好,但比华尔街想要的更差。”

汉森也说,特朗普得等到明年10月份,即下个财年才能推行他的经济政策,“任何重大政策所带来的真正影响不会立刻发酵。”

施罗德金属基金经理人路克(James Luke)认为,市场忽略了特朗普上任之后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包括高通胀、高区域政治风险和保守主义。“我们说过很多次,人们没有充分利用黄金来应对全球央行公信力和被低估的环球风险。”

大华资产管理环球证券主管亚达耶分析,由于联储局无法确定美国经济增长强度,明年可能出现经济数据和通胀率皆上扬,但利率落后的情况。有鉴于此,可能出现负实际收益率,反而对金价有利。

周诗玮也指出,欧盟区将迎来法国和德国大选,意大利的政局纷争和英国脱欧进程尚未尘埃落定,“这一系列的不确定性都将利好黄金。”此外,全球利率依然处在低水平,且难以在短时间内得到改善。长期来看,金价依然有相当大的上升空间。

截至昨天傍晚6时,黄金现货价格为每安士约1140美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