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流动咖啡车闯出新门路

以大众为对象的门市生意,店面地点好、位置佳,是成功的一大关键。科技颠覆了传统的经营模式,现在做生意不能再等顾客上门,而是必须主动出击。

本系列的四位受访业者,他们以应用软件提供洗衣服务、通过网络售卖专制旗袍、把咖啡车驶到停车场和在流动市集卖烧肉。商场没有既定法则,懂得变通才有机会成为赢家。

两位年轻妈妈把咖啡香带到办公楼和工业区,三年内添购第二部流动餐车。打开车厢门做生意,她们不只接待旧雨新知,也欢迎竞争者。

现年38岁的王淑贞和37岁的周春婷,原本是训练导师和银行人员。2013年两人当上妈妈后,希望尝试新的生活方式,于是萌起开设流动咖啡车的念头。

王淑贞受访时说:“春婷很喜欢喝咖啡,但觉得本地很难找到好咖啡,我则喜欢跟人交流接触。经过一番调查,我们觉得咖啡馆太多,竞争很大,最后决定经营流动咖啡车。”

当时本地已有两部流动餐车,“Coffee Bandits”是第一部流动咖啡车。投入运作之后,经常有人联络她们,希望加入这个行列。

这些投石问路者并非有意加盟或寻求特许经营,但她们还是乐意分享。王淑贞解释:“他们多数是年轻人,已有朋友在餐馆当厨师之类的,所以很多已经有咖啡和食物方面的门路,只是想了解更多。我们不怕有竞争者,如果没有竞争者就代表这个市场已经没得做,是时候改变了。”

然而,到目前为止仍没有第四家业者出现,因为起步没有想象中简单。

经营流动咖啡车,不是投资一辆货车和买一些设备就能开门做生意。王淑贞透露,一开始她们就得投入20万元。

创业成本高 找地点不易

首先,她们花了七八万元买了一辆15英尺的二手货车,接着要改装货车和添购咖啡机等,同时还得租用一个商业厨房。当然,接下来就是请人和接洽咖啡车停放地点等事宜。

“一开始时我们都去一些比较偏远的工业区,如裕廊岛、实里达航空园和靠近南洋理工大学的洁净科技园。后来发现地点范围太大,客源很散。试了几个地点,我们现在每周固定其中一两天会在纬壹科技城(One North)、新加坡劳工基金大厦(SLF Building)和仁定巷(Genting Lane)的报业控股媒体中心。”

即使是理想地点,有时她们也未必能在那里营业。

王淑贞说:“海边和公园的人潮多,其实最适合流动咖啡车,但有关当局或业主考虑到附近已有其他餐饮业者,所以不让我们停在那里。

“此外,我们也要看开支划不划算,一些只收水电费,但多数还要征收租金。”

另外,流动咖啡车得“看天吃饭”,最怕下雨天。如果天气太热,一般人也不愿意在烈日底下排队等咖啡和食物。

两年内添第二辆车开咖啡馆

虽然经营流动咖啡车得面对重重挑战,两名年轻妈妈在努力一年后渐渐看到更多商机,于是摩拳擦掌添购第二辆咖啡车。

王淑贞说:“去年,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我们,所以周末承接的项目和活动也多了,比如把咖啡车开到学校和企业的活动、还有年底的圣诞庆祝活动。虽然到了年底很多上班族拿假,营业额会下跌,但还是有其他活动可以取长补短。”

由于询问越来越多,一部咖啡车已无法满足需求,另一部较小型的流动咖啡车在本月1日加入阵营。此外,她们今年5月也在红山工业区内开设了一家咖啡馆。

“我们的重心还是在流动咖啡车。由于原有的商业厨房租约今年4月到期,我们不得不转移阵地。因考虑到要停放两辆货车,所以工业区会比较理想。我们很幸运找到现在这个地点,因为地方够大,所以索性把一些空间腾出来开咖啡馆。”

2014年创业时只有两名合伙人和一名助手,发展到今天有四名全职员工和约20名兼职员工。王淑贞表示在人手和资源调度方面有更大的灵活性,也更符合经济效益,目前成本约占营收的三分之一。

小小的咖啡车内挤了三四名员工,虽有轻快的音乐相伴,但工作起来并不惬意。王淑贞说:“其实我们在通风设计方面放了不少心思,空间也不算拥挤。大辆的咖啡车可以容纳五六个人,小的可以容纳三个人。我们也会把他们安排在冷气咖啡馆内工作,不过他们说比较喜欢在咖啡车咧!年轻人嘛!很享受一起工作的时光和氛围。”

相较于固定的咖啡馆,两人更看好流动咖啡车的发展空间,并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再添购另一辆货车。

两位年轻妈妈都把赚到的大部分盈利转作再投资,虽然还没赚到什么“大钱”,不过两人学到很多,也交了不少朋友。就拿承接活动来说,倘若当天已有预约无法接下,她们会直接请对方联络另外两部餐车。

王淑贞耸耸肩说:“毕竟就我们三家,要互相照应嘛!”

(四之三)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中小企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