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酉年楼市 金鸡来报晓?

就势论市

从传统民俗观点来看,丁酉鸡年的“丁”属火,“酉”属金,是一只红彤彤的鸡。

以金火相克的原理来看,似乎对属“土”的房地产业并不十分有利。

因此有人预估今年的楼市会有升跌,有可能是先跌后升,也可能是先升后跌。

丁酉鸡年还没有正式报到,市场上却已传来一阵阵为楼市报晓的啼声。

2017年一开年,政府销售的第一幅官地,出乎意料地吸引了11方人马进场争夺。引人深思的是当中九方人马的出价,都超越附近一幅地段两年前的投标价格,出手最高的本地发展商刘景发(Low Keng Huat),溢价甚至高达27%。

过去两年,楼价一直持续走软,2015年下跌3.7%、2016年又跌3%,偏偏这时多家发展商却以更高的价格来投标地段。唯一的解释是他们大多看好楼价会在2017年见底,并于2018年反弹。现在如果能买下这幅位于花拉公园地铁站的公寓地段,等到2018年推出时应该刚好赶上楼市回暖。

至于他们心目中预测的楼价涨幅,到底有多少呢?从发展商的出手和以目前的楼价来比较,比较保守的似乎预测楼价将上涨5%,比较乐观的似乎看好楼价可能飙升25%。

一个星期前,本地富商黄祖耀也通过私人的家族公司庆隆(Kheng Leong),向凯德置地(CapitaLand)买下高档豪华公寓项目The Nassim的所有45个未售单位。

黄祖耀是业界公认的精明投资者,经历过无数次房地产浪潮的起起落落,据说有不少房地产追随者研究他的进场和退场时机。如今连他也选择进场,而且买的不是地皮,而是已经盖好的现楼,还以家族的私人公司名义进场,更令人不禁思忖,楼市是否即将在2017年结束黑夜,露出大家期盼已久的曙光?

丁酉鸡年是不是一只能为楼市报晓,并带领大家走出黑暗的斗士?

楼市供应过剩已消失

从楼市的供需情况来看,这个说法确实有一定的论据来支持。虽然租金市场目前仍在挣扎求存,不过,房屋买卖市场已显著恢复“元气”。

最明显的数据是发展商手上的存货,过去四年来不断减少,从2012年的3万7176个单位减少至2016年的2万2502个。

如果以一年七八千个单位的需求量来计算,目前市场上的潜在供应量只够维持大约三年。这也就是说,本地楼市的供应过剩情况其实已基本消失。从今年起,有意买房的人应该已感觉到选择减少。

虽然额外买方印花税(ABSD)和总偿债率(TDSR)仍然看似如来佛给孙悟空扣的紧箍圈,把楼价的上调空间紧紧套牢。但只要政府继续减少售地,而发展商又扣住项目迟迟不发,到了2018年,我们不但不会面对供应过剩,搞不好还会面对供应紧张的情况。

万一全球经济进一步放缓,政府必须放宽部分楼市条例来推动发展,积压已久的需求量一下子释放出来,反而可能造成楼市再次飙升。

从传统民俗观点来看,丁酉鸡年的“丁”属火,“酉”属金,是一只红彤彤的鸡。以金火相克的原理来看,似乎对属“土”的房地产业并不十分有利。因此有人预估今年的楼市会有升跌,有可能是先跌后升,也有可能是先升后跌。

不过,即使鸡年的楼市整体仍然是向下,预计到了明年,也就是2018年的戊戌狗年,仍然有绝佳的翻身机会。这是因为“戊”和“戌”都属土,2018戊戌狗年是“土”非常旺盛的一年,有利于楼市。

鸡虽然无法鹏程万里,但毕竟还是长有翅膀的禽鸟,即便是“鸡飞狗跳”一番,也能带动楼市上涨。

鸡年和狗年往往有利房地产市场

有趣的是如果根据过去的纪录来看,鸡年和狗年往往都是房地产市场上的“吉(鸡)”年和“旺(汪)”年。

过去三个鸡年,本地私宅价格涨幅都相当惊人。1981的辛酉鸡年,楼价暴涨34.7%;1993的癸酉鸡年,则暴涨35.8%;即使是最不济的2005乙酉鸡年,涨幅也有3.9%。

狗年的纪录也相当辉煌,过去三个狗年的楼价都毫无例外上涨,最骄人的是1994的甲戌年,飚涨42.3%;其次是2006丙戌年的10.2%;之后是1982壬戌年的7.5%。

猪年往往也是楼市的一颗福星,过去三个猪年同样保持三连胜的纪录,1983癸亥年上涨8.4%;1995乙亥年上涨10.3%,2007丁亥年则飙涨了31.1%。

如果历史能够再次循环,2017的丁酉鸡年或许会是另一轮楼市涨潮的开始。

不过,大家也不要忘记,鸡有一个特点,平日常常昂首挺胸、高视阔步,似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但是偶尔也喜欢虚张声势、夸张炫耀。

大家都说,听到鸡啼就是天快亮了,但如果真正跟鸡“相处”过的人就会知道,公鸡其实常常不到点也乱叫。我家附近的公园就住了一窝跑地鸡,因此睡梦中经常听到鸡啼声。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天亮了,拿起手机一看,才不过深夜一点多,距离黎明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呢。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楼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