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领域债务恶化 拖累三家银行盈利

三家银行去年第四季和全年净利都出现不同幅度的下滑。对于油气业接下来的展望,三家银行的总裁看法相近,认为该领域的债务情况将进一步恶化。

石油与天然气公司的财务问题继续发酵,加上利率走低,拖累三家本地银行的盈利表现。

过去几日公布的业绩显示,三家银行去年第四季和全年净利都出现不同幅度的下滑。华侨银行第四季的跌幅最大(18%),因为还受到子公司大东方净利下滑的影响。星展集团的总收入取得增长,略微抵消了准备金上升的冲击,净利下滑9%。大华银行则因为准备金减少,以及总收入稳定,净利跌幅最小(6.2%)。

星展集团和华侨银行拨出的准备金大幅增加,都是因为油气债务问题加重。

大华银行同样也面对油气领域的问题,但由于之前已拨出相当多的一般准备金(general allowance),抵消了特定准备金(specific allowance)的上扬,因此第四季和全年的准备金略有减少。

对于油气业接下来的展望,三家银行的总裁看法相近,但对于今年的准备金水平看法略有差异。

华侨银行行政总裁钱乃骥说:“石油与天然气的债务情况进一步恶化。虽然油价上涨,但该领域会继续面对压力。”他认为,该行业最糟糕的时期还没有结束。

星展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和大华银行副主席兼总裁黄一宗也这么认为。不过这两家银行都预计,今年不良贷款的增速会放慢,特定准备金的水平也会低于去年。

考虑到油气领域资产价格下滑,三家银行都对抵押资产进行了减值。高博德举例指出,最近银行以超过抵押资产的价值(减值后),售出了一些小型船只,收回了相应欠款,但大型船只要找到买家相对困难。

三银行都受利率走低冲击

三家银行都受到利率走低的冲击,加上银行追求贷款质量,净利息收益率(net interest margin,简称NIM)因此下滑,这抵消了贷款增长的影响,使得净利息收入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三家银行都预计,今年可取得中个位数的贷款增长,另外联储局加息将提振NIM,有利于银行的净利。

非利息收入方面,星展集团的财富管理、银行卡收入、交易收入等领域增长,带动非利息收入攀升19%,其他两家银行则出现下滑。

联昌国际分析师陈园燕在报告中指出,大华银行的表现相对较好,它过去几年拨出更多的一般准备金取得了成效;星展集团面对的盈利压力预计会持续到今年上半年,由于星展在高负债大型油气公司的曝险最高,可能会面对进一步的违约;华侨银行同样面对油气领域的威胁,预计准备金保持在高水平,会抵消利率走高的影响。

她说,投资者有可能会从星展和华侨转投资大华,因为后者的NIM可能增幅较大、准备金覆盖率最高,并且相信已为油气债务提供足够的减值。

大华银行第四季净利跌6.2%

受非净利息收入拖累,大华银行第四季净利下跌6.2%至7亿3900万元。

全年净利减少3.5%

银行去年全年净利减少3.5%,报30亿9600万元。董事会献议派发每股35分年终股息,全年股息每股70分。

银行第四季的净利息收入略跌0.1%至12亿7600万元,净利息收益率(NIM)的收窄抵消了贷款增长。

非利息收入下跌6.3%至7亿5300万元,交易和投资收入减少。其中收费和佣金收入增长10.6%至5亿3100万元,主要因为信用卡和财富管理收费上扬。

由于大华银行在前几个季度拨出相当多一般准备金,因此第四季的准备金同比减少31%至1亿3100万元。

其中特定准备金大增190%至4亿4100万元,但一般准备金出现3亿1000万元的注回(write-back)。

大华银行副主席兼总裁黄一宗在记者会上指出,在特定准备金较低的时候,银行准备了相当多的一般准备金。他说,银行的一般准备金水平充足,一般准备金占贷款总额比率为1.2%,是行业中最高的。

特定准备金主要来自石油与天然气以及船运业,这两个领域产能过剩导致现金流紧缩。黄一宗说,过去两个季度特定准备金增加,主要是因为抵押资产价值的下跌;银行为一些贷款提供了100%的准备金。

虽然黄一宗认为油气业最糟糕的时期还未结束,但“接下来不良资产的形成速度会放慢。”

银行第四季的不良贷款率为1.5%,同比攀升0.1个百分点,环比则下跌0.1个百分点。

截至去年底,银行在油气业的曝险为177亿元,115亿元属于下游公司和贸易商,不良贷款率很低;62亿元属于上游公司,不良贷款率超过10%,上季度并无大型公司的债务被归为不良贷款。

大华在油气业的曝险有所增加,第三季末时为132亿元。大华银行财务总监李伟辉解释说,油价恢复到50至60美元的水平后,实力雄厚的国有石油公司能够良好运作,因此银行重新开始支持这些公司。

大华银行股价昨天起1.7%至21.18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油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