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插花布置幸福

要从另类变成主流,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随着更多新人通过新媒体开拓视野,更勇于尝鲜,让婚嫁业者有了发挥创意的空间,也缩短等待市场接受的时间。一旦市场打开,竞争者也接踵而来,受访新晋业者唯有自我鞭策,持续开发新产品和点子。虽然婚礼只有一次,好口碑却能在亲友间流传,通过心意和新意带来更多生意。

她拥有大学学位,原本也不是特别爱花之人,却因机缘巧合,经营与插花艺术相关的生意,为婚礼场地做花饰设计与布置。

在2010年毕业自新加坡管理大学(SMU)的何葆龄(29岁),拥有商业学位,主修金融和心理学,曾经在广告界任职多年。

何葆龄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表示,她原本打算从广告界离开后,转行进入社会服务领域,没想到当年偶然发生的一件事,却改变了她的事业跑道。

那一年,跟她一样喜欢做手工的女性好友告诉她,有个专事插花艺术的朋友会从悉尼来新加坡,作短暂逗留。

她们决定在植物园的一个餐馆内开办一个插花艺术的工作坊,让该名朋友来讲课。这也是何葆龄第一次上了跟插花有关的课程。

下课后,她对插花的兴趣大增,逐渐培养起插花的嗜好。她犹记得,当时的男友(现在的丈夫)时常在周末陪她买花,然后“试验”各种插花方法。

她为插花作品拍照,然后上载到社交媒体Instagram,跟朋友分享。她说:“我最初这么做只是出于好玩,就好像人们出外用餐,上载食物的照片一样。”

可是,她上载的这些照片,却引起了朋友的注意。在情人节逼近时,男性朋友告诉她:“你的花插得那么美,反正情人节的花都卖得很贵,不如我就跟你买花,钱让你赚吧!”

花束订单接踵而来,而她也开始从插花嗜好赚到了钱。

其实,何葆龄这时也正在思索转行到自己向往已久的社会工作领域。想到如今自己还可以边从插花赚取外快,边找工作,她于是壮起胆子,在还没找到新工作的情况下,毅然辞去广告公司的策划师工作,待在家里做卖花的生意。

“我在家里做了三个月,直到家里开始变得有些凌乱——花瓶四处乱摆,也没有地方可以储藏东西。”

这时,她也开始承接小型婚礼的花饰布置工作,需要聘请兼职员工帮忙。由于她始终没有找到适合的社会工作,加上她认为太多工人进出住家不太方便,于是想要创办公司,另觅工作空间。

利用花朵进行创作

四年前,她成立自己的公司Fleurapy,名称是flower(花)和Therapy(疗程)的结合体。她为公司清楚地作出定位——她要开的不是花店,她要的是利用花朵进行许多的创作。

她跟父母谈到自己想创业的想法,父母了解她从小喜欢具有创意的事物,并不反对她从事跟插花相关的生意,只是担心她能不能养活自己,以及生意是否能够维持下去。

何葆龄的旧东家非常赞同她的生意点子,于是邀请她回返在香港街的公司,并劈出空间让她使用。之前帮悉尼朋友开办工作坊的朋友,也成为她的公司伙伴,但由于这个朋友还有自己的事业,因此没有全职投入。

过了两年,何葆龄和旧东家都觉得空间不够用,才各自搬走。六个月前,她找到了在美岭街(Mei Ling Street)的店面,面积300多平方英尺。

约同一个时候,她也聘请了一个全职女员工,而这名员工也即将成为公司伙伴。

虽然现有的工作室,乍看像足一个店面,但何葆龄表示她主要是在工作室内为花饰做准备工作,以及根据网上订单准备花束。订花者也可以上门取货。

优步送货公司解决运送花朵问题

谈到送货安排,何葆龄脸上露出庆幸的表情。她表示,较有规模的送货公司都不愿意运送新鲜花朵,幸好创办公司初期市场即涌现许多类似优步(Uber)概念的送货公司,解决了送货的问题。

人力方面,公司虽然不需聘请多少全职员工,但接到大型场地的布置工作时,还是需要帮手。

她目前并没有固定的兼职员工群。这些兼职员工大多是初院和大专学生,一般毕业后就会有正职或出国深造。幸好本地和外国学校的放假时段有所不同,因此聘请兼职学生员工还不至于有困难。

不过,这些兼职员工只是帮忙准备材料,设计和布置工作还是由她和全职员工亲自操刀,以确保成品的品质。

根据经验,她了解到这个行业的生意是有“季节性”的,即一年内有高峰和低潮期,因此也学会作相应的调整。

依新人需求设定布置主题

入行短短几年间,插花艺术行业竞争者越来越多,竞争日益激烈。

何葆龄表示,由于社会不断变化,客户的想法也在改变,她也常常在思索自己的作品是否能配合客户的需求。

她力求让自己所做的与众不同,特别注重跟客户的沟通,根据新人的要求,设定一个主题,然后绕着这个主题去进行布置。

谈到为何竞争者越来越多,她表示,社会不再像过去那样对插花工作投以异样眼光,认为是属于“低层”或“蓝领”的工作,这鼓舞了更多人进入插花行业。

此外,不经营插花业务的婚嫁业者捞过界,也为新人提供插花服务,也有其他插花业者为客户提供插花以外的多元化服务以争取生意,这些都加剧了这个行业的竞争性。

虽然竞争激烈,但公司的营收已足以支付自己的薪水。她透露,目前的薪水跟打工时领的最后一份薪水差不多。

生意方面,公司每个月有两单外出作布置的生意,布置费用每次介于200元至3000元。公司也经营花束的网购业务,去年花束的销量同比增加50%。

(四之四)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