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迥然成互补 夫妻创业显默契

全球有许多知名企业的创办人或老板都是夫妻档。当中包括国际资讯科技公司思科(CISCO)、图片存储与视频托管网站Flickr和售票网站Eventbrite等等。当你的人生伴侣,也成为你的生意伙伴,家庭和公司的界限是否因此模糊?夫妻如何取长补短及相辅相成,双方意见有分歧时又如何化解?“人生伴侣,生意搭档”系列,找来四对分别来自餐饮、金融、设计和物流业的夫妻,让他们分享一段段“朝夕相处”、携手共进的感人故事。

一中一西的观念,一快一慢的决策,一松一紧的手法,当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夫妻在一起经营生意,究竟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符祥安(66岁)是在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后隔年,进军餐饮业创办了千禧集团(Qian Xi Group)。

当时还在私人企业担任电脑分析师的太太陈金钟(64岁)虽然工作时间长,但晚上八九点下班后,不时会赶到丈夫的餐馆继续帮忙,后来更干脆辞去工作,跟丈夫一起携手走上创业之路。

19年来每天工作逾10小时 从没在除夕吃团圆饭

19年来,夫妻俩每天工作超过10小时,从来没有拿过一天假,更不用说出国旅行,甚至也没有在除夕吃过一顿团圆饭。

符祥安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表示,妻子当初非常支持他创业,但不知道收入是否稳当,而没有立刻加入他的公司。后来,妻子因为觉得事业和生意难以兼顾,加上有兴趣跟他一起创业,才在2001年开始跟丈夫一起完全投入生意。

但是,两人的思想、性格和处事方法完全不同,因此自然少不了要经历一段彼此迁就与磨合的过程。

陈金钟说:“我们都要适应对方。我的思想西化,而他的思想中化。我在企业工作过,习惯作决定都是速战速决;但当我叫他作出决定时,他却说‘先等一下’,总是要三思而后行,我开始时觉得很难接受。”

不过,两人很快发现,他们的差异反而能够起到互补、中和的作用,而在最终得到平衡的效果。

宴会菜单价格一松一紧 意见分歧却也洋溢恩爱

符祥安以宴会菜单为例说,妻子对菜单的价格看得“紧一点”,而他则比较宽松,常常会给客户“加菜”和“扣钱”(折扣)。

他说:“她对菜单的(价格)下手会‘重’一些,我会提出批评,这让她感到不开心。所以现在,我都不让她知道(我给客户减价)。”

陈金钟听了反驳说:“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他是‘头’……如果每一宗订单都让他经手,肯定对公司不好。”

符祥安似乎同意妻子的看法,笑说:“如果都让我处理的话,公司肯定会少赚50万至100万元。”

菜单的价格曾经是夫妻俩意见分歧的源头。但有趣的是,两人说起这件事情,恩爱和默契却溢于言表。

夫妻俩的分工相当清楚,丈夫面面俱到,也八面玲珑,专负责交际、管理员工、寻找餐馆场地等工作,而妻子则主要负责营销工作和政府部门宴会的招标。

每天跟员工吃饭 集团像个大家庭

两人也坚持亲自处理宴会订单,从不假手于人。符祥安透露,集团一年承办1000多个宴会,但订单接洽工作都由他和妻子经手。

他心里清楚凡事亲力亲为的做法是不对的,但却坦言“改不了”。

“我有200多个员工,但我还是亲自发薪。每一个员工,都是我亲自面试的。”

“每一场宴会,不论大小,我都会亲自跟客户打招呼、握手和道贺,人情味很重要。”

由于是夫妻档,整个餐饮集团感觉像一个大家庭,夫妇俩扮演如同家长的角色,每天都会跟员工吃饭。

一起经营业务,让两人有了更多相处的时间,但少有闹意见的时候。“我们都是在一起谈业务,一起回家,反而少有冲突。”

两老有一子二女及七个孙子。如今,他们跟长子同住。长子在六七年前也到公司帮忙,负责公司营销;他同时也经营自己的生意。

谈到会不会让儿子完全接手餐饮生意,符祥安说:“我认为这个行业挺辛苦的,不想把辛苦传给孩子,担心他如果完全接手,会没有时间照顾家庭。”

如何做出接班安排,让夫妇俩内心不无挣扎,加上一时仍无法放下自己所开创的业务,因此还是决定继续“撑”着,不愿意这么快退休,打算再“拼多两三年”。

何况,符祥安还有一个事业上的心愿未了—开设一家能同时摆放两三百桌酒席的餐馆。

他透露,一旦物色到合适的场地,他将会着手去进行。

金融风暴“吹”生餐饮企业

一场金融风暴,让符祥安改变事业跑道,也促成千禧集团的诞生。

他透露自己最早是公务员,后来自己出来创业,经营建筑机械的生意。

从事这个行业,时常有机会自己带客户上餐馆用餐,渐渐对饮食业也熟悉起来。

1997年金融风暴爆发,建筑机械业的行情恶化,机械出租给客户也面对难收回租金的困境。

这时,他知道有餐馆要出顶,决定掌握机会,借此进入饮食业。

他比较了机械出租和餐馆的营业模式。机械出租可以让客户赊账,但时间往往太久,餐馆则是现金交易,不怕收不到钱。

就这样,他在乌节路开了第一家餐馆。由于生意红火,有了好的开始,餐馆一家一家地开,集团至今在全岛共有九家餐馆,宴会厅达22个。

符祥安表示,集团重视餐馆的装潢,会不惜砸钱做装修。集团的餐厅最早在2009年也安装了LED屏幕,同样是下足本钱。不过,他发现,这些年来,婚宴的消费者习惯已大大改变,婚宴酒席的大饼已被分得越来越小。

他说:“现在,年轻人一窝蜂地去酒店办酒席,我的收入减少很多。此外,婚宴也越办越小。这两个因素都是我们的致命伤。”

“19年前,70%的酒席都是在餐馆办的,30%则是在酒店,时至今日情况已相反。”

(四之一)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