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声两语录

订户

字体大小:

谈外劳政策

新加坡最大的挑战不是外劳人数的问题,而是外劳素质的问题。新加坡就业人数目前大概是230万左右,我们还有150万工作是由不同阶层外劳所担任,从持S准证(S Pass)到持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不等。外劳总数如果要增加的话,就得看我们怎样更好、更快地融入这些外劳。

如果我们在融入外劳方面做得更好,在政策上就有更大伸缩性。如果我们做得不够好的话,从宏观经济和社会管控方面来看,外劳政策的伸缩性就减少。

谈保护主义

从一个比较长远角度来看,整个国际市场不可能长期走保护主义,因为国际社会要继续繁荣,唯有国际化。在现代的生产价值链,是不可能是坚持保护主义的。

有人提倡说把iPhone手机完全移回美国生产,把工作机会回流到美国……就算美国要生产iPhone的每一个零件,它有这种能力吗?因为iPhone需要的很多原材料在美国是没有出产的!

在全球化时代中,没有一个国家能说,这个产品是100%在某个国家制造,因为不管在设计、行销或生产方面,这都是一个全球化的生产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