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叶金利:坚韧的爱

字体大小:

1987年我要去美国读书时,父亲跟我说毕业后,需要把我在美国所有的学费和花费还给他,再加上15%的利息。

当时我有点生气,我一直以为供孩子上大学是所有父母的责任。虽然我不理解也不高兴,但还是答应了他。毕业后,我父亲一直都没提起还款这件事,但我已经明白他把一生的积蓄都花在我出国留学的费用上。他在1998年去世前,我已用了几种方式,还给父亲好几倍他供我在美国读书的费用。

小时候,我们住在三巴旺的一座小乡村。只要我们兄弟跟邻居孩子打架,无论是谁的错,他一定先打我们,还要在祖先灵位前跪一两个小时,直到我叔叔来解救。乡村里,和谐排第一,对错是其次,先打自己的小孩,避免跟邻居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我二哥福发常说,他年轻时在老家帮父亲养猪,如果他跟朋友出去玩乐,因酒醉而无法在隔天早上起身喂猪,父亲一定坚持叫醒他,并且以福建话骂他“敢出去坏,就要敢吃屎”。我二哥就一面准备猪的饲料,一面将昨晚的酒吐进饲料里。我家当时养的猪应该都有酒味吧!

回想起来,我父亲是用坚韧的爱,英文所谓的“Tough Love”教育我们责任感、纪律,以及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态度。他要我们先学做人,才学做生意。

“坚韧的爱”的教育方式应该和被教出来的下一代会做人做事,有直接的关系吧!

(作者为仟湖鱼业执行主席兼总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