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上“小娘惹”热潮 儿时收藏变大生意

怀抱着艺术和文化梦想者,许多都希望能把兴趣当谋生技能。然而,当梦想和金钱挂钩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驾驭自如。本系列通过五个不同艺术主题的中小企业,看他们如何在暗流汹涌的商海中看准方向,继续承载着梦想往前行。

我们的卖点就是“量”,几十片、几百片,只要你给我设计,都可以做给你。一般瓷砖厂的话,如果订单没有一个货柜的量,他们是不做的。一个20尺货柜是大约8万8000片,一般人或企业不需要这么多。所以我们的生意也不怕别人竞争 ,因为量太少。——Aster by Kyra创办人林明辉

土生华人瓷砖上的丰富色彩和图案是一种文化的传承,用它们来装饰墙壁和门窗是一种艺术的体现。

本地土生华人古董瓷砖收藏家林明辉10多岁时就看上它们的美,不过当时并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把它点“瓷”成金。

林明辉是第四代土生华人,当他还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时,就和几个友人开始收集土生华人瓷砖。

他回忆道:“收集邮票或钱币都要花钱。我住在马林百列一带,刚好那时有很多房子要拆,我觉得那些瓷砖很美,又不用钱,就和朋友一起收集,看谁收得最多。”

林明辉于1979年到1986年间在美国念书,所以只能偶尔收集,所有的瓷砖都放在外公位于马林百列的洋房。

他回国后从事酒店管理,2002年第一次创业,推广花式摇摇表演活动。由于和股东意见分歧,三年后结束营业。他后来转往印度尼西亚继续发展,不料还是以失败收场,前后亏损50万元至100万元。

几年前,随着电视连续剧《小娘惹》的播出,本地兴起一股土生华人文化热潮。他当年遇上年少时一起收集瓷砖的朋友,两人的收藏加起来有整千片,于是兴起开设土生华人瓷砖专卖店的念头。

林明辉说:“我们在2009年,于新民路工业区租下一个单位,主要的生意是售卖仿造的土生华人瓷砖。我在印尼入股了一家相熟的瓷砖厂,可以请他们按照原版设计,运用高科技做出高品质的仿古瓷砖。”

经营“Aster by Kyra”初期,生意并不好,除了靠上门的顾客,林明辉也曾到马里士他路的瓷砖店,逐户上门找生意。两年来他投入约10万元,连每个月2300元租金也得自掏腰包。

一直到2012年,公司业务才渐渐上轨道。生意主要是靠社交媒体,以及顾客口耳相传,加上新加坡土生华人协会的推广。

他的顾客群众多,有装修住家或店面的顾客,也有许多政府部门和大型机构订购仿古瓷砖,例如,海军部(Admiralty)地铁站旁的综合项目海军部村庄、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

小量生产成卖点

此外,林明辉也为企业打造特别设计的公司礼品,例如融入虎牌啤酒(Tiger Beer)和新加坡航空公司(SIA)色彩的瓷砖。

一些建筑和庙宇的瓷砖破损,也可向该公司特别订制,作为修复之用。

他说:“我们的卖点就是‘量’,几十片、几百片,只要你给我设计,我们都可以做给你。一般瓷砖厂的话,如果订单没有一个货柜的量,他们是不做的。一个20尺货柜是大约8万8000片,一般人或企业不需要这么多。所以我们的生意也不怕别人竞争 ,因为量太少。”

林明辉在2015年出版一本关于土生华人的书籍,也让市场再掀起一股“娘惹风”。

市区开设店面 游客上门参观

林明辉去年到直落亚逸街崇文阁内开设零售店面,古色古香的格调相当搭配,但身边不少人却笑他是傻子。

他说:“因为这里的租金不便宜啊!我租下时要求做餐饮生意,不然就不租。我以前从事酒店行业,觉得卖吃的做得过。所以找了认识的人来卖一些简便的娘惹餐和糕点。店里的装潢和桌椅都用我的瓷砖,也算是一个展示空间。”

林明辉持有餐饮生意20%股权,营业时间是上午11时到下午5时,每天有上千元进账。餐饮生意占了店面一半的空间,却分担了四分之三的租金。

店面的另一半是“Aster by Kyra”的零售店面。林明辉透露,从去年4月开店至今,公司整体盈利增加了一两倍。

他说:“这里吸引了各式各样的顾客,很多人是因为好奇而来参观,他们不一定会买。外国人和旅客会把新加坡的历史带回他们的国家。我们设在新民路店面,顾客都是特地上门的,多数时候,生意都做得成。两家店面的顾客群不一样。”

林明辉所售卖的瓷砖以仿古瓷砖为主,如果有顾客愿意出价,他也会考虑出售一些古董瓷砖。

谈到磁砖的历史时,林明辉的双眼就会发亮,语气变得兴奋。他抽出一本关于瓷砖拍卖的书,并翻开其中一页指出:“这一片磁砖当年拍卖价就三四百块美金,现在至少1000块以上。你看这一片是不是一模一样?我不只有一片,是有一整套。”

他交易过的古董瓷砖,价格最高的是5万元。

看到土生华人主题的磁砖在更多地方开枝散叶,以艺术形式述说历史,林明辉感到很满足。因此,即使每天早上要清洗瓷砖,中午12时要到直落亚逸街店面开店,还要处理繁复的文书工作,例如报价单和电邮,56岁的他也甘之如饴 。

(五之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