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联合工程该上花轿了吧?

字体大小:

就势论市

如果这次潘锡源带领财团收购联合工程,背后又有庞大资源的财团支撑,收购成功的概率会大大提高。

过去两年多来,百年老字号联合工程(United Engineers)易主的消息频传,尽管有些只是市场传言,但也不乏买卖双方已进入最后商谈阶段的报道,只是最终交易都告吹。据说,至今至少已有不下十方表达了对联合工程股权的兴趣,当中不乏区域房地产发展商、私募基金和房地产基金。

本周三,市场突然传出本地的鹏瑞利置地集团(Perennial Real Estate Holdings)被联合工程大股东华侨银行(OCBC)与大东方控股(Great Eastern)相中,双方正就收购联合工程股权事宜进行最后商谈的消息。

虽然鹏瑞利较早前已被列入传说中的潜在买家名单中,但仍被市场人士视为“冷门”买家,这次能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想必不是单枪匹马上阵。

果不其然,鹏瑞利随后在回答新加坡交易所关于公司股价异常波动原因的文告中,就披露了包括它在内的财团,已献议收购联合工程。

与有百年历史的联合工程相比,成立于2009年的鹏瑞利固然是一家“年轻”的公司,但也不可小觑其实力,它在本地主要投资和管理一些位于市中心行政区、中央商业区和乌节路核心地段的标志性房地产,例如位于乌节路的111索美塞(TripleOne Somerset)、赞美广场和唐城坊等。

今年1月,鹏瑞利宣布带领111索美塞的股东,一起把这个商业房地产的七成股权卖给澳门赌王何鸿燊掌控的香港挂牌公司信德集团(Shun Tak Holdings)。虽然论售价、房地产规模,这项交易并不算起眼,但让人刮目相看的是,这已是信德集团在短短半年内第二次出手投资乌节路核心地段的黄金宝地,看来它对大举进军本地房地产市场的野心不小。

另外,令人好奇的是,111索美塞其余六个股东都把持有的股权完全售给信德集团,唯独鹏瑞利仍保留大约三成股权不卖,尽管鹏瑞利首席执行长潘锡源解释说,是为了“持续取得收入及日后以更高价出售的机会”,但一些业内人士认为鹏瑞利把股份留下来,是有意与信德集团在本地一起开拓业务。这两家公司早前已在北京和珠海有综合房地产发展项目的合作。

收购和脱售资产,在商场上如家常便饭,同样在1月份,华侨银行与大东方控股再次表示收到买家有兴趣竞标联合工程股权的意向。当时,市场传鹏瑞利、星桥腾飞集团(Ascendas-Singbridge)、马来西亚富商李明治、私募基金KKR、马来西亚三林集团(Samling)及新海逸集团(SingHaiyi Group)主要股东海逸集团都同列潜在买家名单上。其他传说中的潜在买家也包括掌管华联企业(OUE)的印度尼西亚富豪李棕,以及掌控海峡贸易(Straits Trading)的周玉琴等。

自2015年与泰国首富苏旭明(Charoen Sirvadhanabhakdi)因价格谈不拢而交易告吹之后,华侨银行和大东方并没有放弃脱售手中联合工程及维信集团(WBL)股权的意愿。然而,市场上关于联合工程可能被卖的消息,真真假假,难辨真伪,结果也是反反复复,很多时候是传得沸沸扬扬,最终不是交易告吹,就是不了了之。

不禁要问:联合工程真有那么难卖吗?

联合工程有丰厚的房地产组合,单在乌节路附近的UE BizHub CITY(前称友乃德广场,UE Square)就价值连城,再说以公司近20年的业绩看来,几乎每年都有盈利,股东也因此自1987年以来,年年都有股息可收。可是,从一个买家的角度来看,创办于1912年的这家老字号也有让人再三考虑的地方。

房地产虽多但种类多元 不易纳入同一信托基金

首先,虽然公司在本地和中国坐拥许多优质房地产,但种类多元,有办公楼、酒店、工业房地产和购物中心等。要把这些种类不一的房地产纳入一个信托基金来经营,并不容易,而保持现状又可能失去管理效率,因此让一些投资者伤神。

再说,公司是以房地产业务为核心,可它也拥有许多零星的非房地产业务,例如,工程技术、贸易与批发,甚至在美国还经营苗圃、在澳大利亚拓展砂矿等。一般买家很难继承这些业务,即使要将之抛售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办到的事。

但最关键的可能是它特殊的企业结构。自2013年联合工程成功收购另一个百年集团维信,并将它从交易所除牌后,至今维信依旧有一些之前收购期间未售出股份的小股东。现在若有投资者想收购联合工程,也必须把维信剩余小股东所持有的股份买下,这任务不易完成,代价也不菲。

这一次,卖家已公开表示在评估多方提呈的收购献议,而鹏瑞利也证实是参与竞标财团的一员,这让联合工程成功脱手的可能性高了点。一旦成功易主,联合工程庞大的小股东应该最为雀跃。

联合工程是家百年老公司,大部分小股东都是白发苍苍的长辈,常年股东大会上看到这些忠诚股东对这只股不离不弃,心中既感动也感慨。这些爷爷奶奶级的小股东一直盼望公司能快点脱手,好让他们的股票有所回报。

尽管脱售股权的道路上困难重重,但真正看上联合工程独特优点的买家,应该会想尽办法跨越这些难关。

其实,鹏瑞利上周四发出的文告就已为联合工程被收购的前景带来一道前所未见的曙光。至少已经有人肯公开“提亲”,与之前一些躲躲闪闪、未曾见光就先死了的买家相比,这个财团算是比较有诚意。

联合工程就像是个待嫁姑娘,父母多次安排相亲,想把她送上花轿。无奈相亲了无数次,却始终无法把她嫁出去。

这一次,联合工程非嫁出不可了,否则它现有大股东的脸真不知往哪里搁,更难以向各自的股东交代,一场婚事办了两三年都还办不好。大股东固然很想将联合工程卖掉,但并不想“随便”卖。市场人士认为,有诚意的买家若能提出每股超过3元的价格,这宗买卖达成协议的机会就较高。

联合工程目前市值约17亿6000万元。股价随着收购消息大幅波动,小股东的情绪也深受影响。这只股自去年9月起就节节攀升,上周四受收购消息推动,开盘时一度上扬5.7%至2.78元,创下去年10月以来最大盘中涨幅,闭市报2.76元。上周五继续上涨,收报2.83元。

商场如战场,并购更是商场中的主战场。各方都围绕着游戏规则斗法,谁更熟悉游戏规则,谁就更有机会占得先机,但要旗开得胜,策略伙伴更不容轻忽。

鹏瑞利并没有公布财团的成员,这为收购行动埋下一大悬念。大家不免猜测,财团背后还有哪些大公司坐镇?

有人猜测,鹏瑞利的文告所提及的“财团”极有可能是财力雄厚、对本地房地产业野心勃勃的香港信德集团,以及老拍档中国的新海逸。所谓做生不如做熟,这三家公司携手组成财团进行收购的可能性,不见得是无稽之谈。再说,新海逸、鹏瑞利脱售111索美塞所取得的资金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按常理分析,这三角组合会出现三赢局面。收购联合工程让鹏瑞利和新海逸在本地的业务得以迅速扩充,而信德集团也能在半年内又将一个乌节路核心地段优质房地产收入囊中。撇开不可预见的因素,表面上看,这样的组合是合理的。

其实,鹏瑞利并不缺策略伙伴,集团掌门人潘锡源在商场多年,人脉广阔,只要他一出马,四海皆是商友。鹏瑞利的大股东是马国赫赫有名的郭氏家族,该集团有雄厚资金和庞大的国际业务,包括农业综合企业集团丰益国际(Wilmar International)以及房地产集团长春产业等。若这财团有郭氏家族坐镇,要并购联合工程就事半功倍了。

巧的是,潘锡源也在上周受委为丰益国际的首席营运长,这意味着郭氏家族很看重他,也对他有一定信任。如果这次潘锡源带领财团收购联合工程,背后又有庞大资源的财团支撑,成功收购的概率将大大提高。

到底谁才是财团背后最大的“造血机”?幕后推手?我们期盼早日揭开谜底。最重要的是,买家赶紧出个好价,卖家积极替联合工程找个婆家,努力将这宗交易敲定,好让那些银发小股东早日完成套现心愿。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