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许金融分析师学会吁投资者 关注两级投票制股份结构影响

新加坡特许金融分析师学会(CFA Singapore)呼吁投资者,关注两级投票制股份结构(dual-class shares)对资产价值和少数股东权利的影响。

新加坡交易所(SGX)的上市咨询委员会去年8月间建议新交所可采纳该制度,新交所则是在去年11月举办有关论坛收集意见,并在今年2月中就该制度展开公众意见征询。公众意见征询如今已截止两个月,新交所还未作出决定。

这个制度最先面对一些基金经理、投资者和企业治理专家的反对,证券业的支持者一般认为应该通过设立保障措施来应对可能的流弊。法律界人士、学术界专家也各有支持和反对者。

新加坡特许金融分析师学会公布它对这个两级投票制的担心时指出,美国和巴西的最新研究显示,被牢牢掌控的公司(包括有两级股权结构的公司)不仅被认为财务风险更高,而且股东回报和股息派发率等方面在长短期都不如只采用“一股一票”(单级股权结构)的公司。

新加坡特许金融分析师学会意见回馈的主笔张世鎏日前受访时指出,学会对这个制度的关注,和许多国家的特许金融分析师学会以及美国特许金融分析师学院(CFA Institute)的立场一致。

调查:三分之二会员不赞成

张世鎏指出,学会在2月间曾举行一项网上调查,以了解会员对这个课题的看法,结果发现不赞成者占三分之二。学会的会员超过3500人,主要从事投资、基金管理和金融业。他认为,虽然不是所有会员都接受调查,但相信这份调查足以反映会员的意见。

该学会认为,这个两级投票制股份结构“将有害股东价值的创造,并且进一步侵蚀对新加坡公开市场的信任”。此外,支持这个制度者以可获得更高回报率为由,换取公众股东失去的控制权。不过两项最新的研究显示,这类提供较高回报的理由不见得能成立。

美国投资者责任研究中心(IRRCi)和机构股东服务(ISS)去年3月针对标准普尔1500的股票研究发现,有多级股权结构而被牢牢掌控的公司,在长期给人财务风险更高的印象,而且在所有长中短期的股东总回报、营收增长、股本回报,以及股息派发率,都落后于没被牢牢掌控的公司。此外,该研究发现,被牢牢掌控的公司,发生较多与账目有关问题和进行利益关系交易,它们的总裁薪酬平均更高。该研究报告“Controlled Companies in the Standard & Poor’s 1500”可在研究中心网站https://irrcinstitute.org/下载。

张世鎏指出,以美国股市的深度和流通性,结果已是这样,何况是在新加坡推行。本地投资大众应该了解这些情况。

另一方面,美国特许金融分析师学院、巴西机构投资者协会(AMEC)以及巴西特许金融分析师学会(CFA Brazil)对两级股票(巴西股市)与一股一票或新市场的研究显示,新市场的指数过去十年的表现,比巴西股市指数好。

若要推行 须采取更多防范措施

该学会认为,即便是把该制度局限于某类公司(例如科技公司),目前还不清楚这类公司如何能加强新加坡市场的长期可信度和吸引力,同时,也不保证那些名牌科技公司能长存。如果真要推行两级股票制度,学会建议推行更多防范措施以加强企业治理,包括让少数股东对独立董事的委任、关系交易、挂牌地位、重大交易和发售大量新股的计划,拥有(决定性的)“超级投票权”。

在新交所去年11月举行的论坛上,有法律学者指出,由于美国的股票监管制度更严格,小股东能通过集体诉讼行动(class action),确保管理层不滥用两级投票制带来的权力,但本地市场没有同样的制度。不过,另有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认为,新加坡若要走在金融市场的前沿,应该大胆创新,不应该只担心新制度会带来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