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背景无经验 讲师凭勇气赴菲开服务公寓

刘叔铭在菲律宾有三家不同主题的服务公寓,共30间房。自认资源无法与连锁酒店相比,刘叔铭将他所经营的服务公寓定位在一般酒店和民宿之间。

为了实现理想,55岁那年勇闯菲律宾创业,一名培训讲师要在三年内打造一家上市公司。

刘叔铭的创业之路是偶然,也是必然。他主要从事公共政策研究与培训工作,学员大多是中国的政府官员。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身为讲师,刘叔铭认为应该亲自深入了解亚细安各个国家,“越南、泰国等都去过,唯独菲律宾。”

世事难料,那一趟旅程意外改写刘叔铭的事业轨迹。他清楚记得出发的那一天是2015年4月16日,三天后,他动身启程回新加坡前,一口气签下30套“楼花”,即预售未完成的房地产项目。

一周以后,刘叔铭再度回到菲律宾,这一次他买下七间已经建好的公寓,其中五间打造成服务公寓出租。

旁人看来,认为刘叔铭冲动,实则他是经过仔细思考。

他分析,菲律宾的人口近1亿1000万人,平均年龄23.5岁,英语是官方语言,曾经历西班牙和美国殖民,有着西方国家政治经济制度的基础。近年菲律宾的服务外包业非常兴盛,当地人们服务态度普遍良好。

刘叔铭选择的地点是首府马尼拉的新金融区,因新加坡大使馆在附近,有“小新加坡”之称。他透露,那里的房价是新加坡的四分之一,属永久产权。

“凭这几个条件,我认为菲律宾非常值得投资。”刘叔铭透露,买“楼花”时,他特意支开妻子,“她是我的刹车器,她在场,肯定无法完成交易。”

在一旁陪同受访的妻子童心立刻笑言:“我觉得当一名培训讲师很好啊!生活安定,还可以趁着空隙到处旅游。”

妻子原本上网找资料想说服刘叔铭放弃菲律宾的投资,“她看了资料,证明我所言不假,结果被我说服了。”

身为讲师,在课堂上授业解惑,刘叔铭不讳言,经常有学生提问:“老师,你说了这么多,你做过了吗?”

这一股郁闷是推动刘叔铭创业的动力之一,契机是第一次到马尼拉,发现当地酒店供不应求。

“我也许不懂怎么经营酒店,但我总住过酒店吧?”刘叔铭与妻子每年四处旅游,除了热爱搜集留声机,也喜欢入住和体验评价极高和有特色的酒店,例如Fendi在意大利罗马开的精品酒店。

从客户的角度来看,刘叔铭认为,一家好的酒店通常有三项要素:位置、服务、装潢。

位置可遇不可求,但服务和装潢是可以努力打造的。

刘叔铭在菲律宾目前有三家不同主题的服务公寓,共30间房,分别是留声机、奥斯卡和邮票。留声机是刘叔铭历年在世界各处搜罗的收藏。提到留声机,刘叔铭双眼一亮,“你可以想象100多年前没有电源,人们靠留声机获得多少娱乐和欢笑。”

自认资源无法与连锁酒店相比,刘叔铭将他所经营的服务公寓定位在一般酒店和民宿之间,“民宿便宜,但无法提供全天候的管理和服务。”

而服务的贴心与温度往往就是藏在细节里的魔鬼。童心指出,公寓的旅客多是长期住客,“例如,我们看到客人的衣服晾着,我们会取下熨烫折好。洗涤槽里有用过的碗盘也帮忙清洗。”每天傍晚6时,客房服务员先到每间房启动空调,让住客回到公寓就有舒适清爽的环境。

和他本人一样,刘叔铭所雇用的员工全是毫无酒店经营管理经验的。他的说法是:“经验是包袱,会过时。我不需要你告诉我过去怎么做,只要告诉我未来应该怎么做。”

正如他最初到马尼拉经营服务公寓式酒店,“很多人说那里没有需求。我认为,真正的问题是没有供应。”为了避免与当地的业者直接竞争,他在每一个地点经营的酒店均比周边的略高一级,“如果已经有四星,我就经营五星。”

刘叔铭透露,除了试营运的半年里曾试过连续12天没有客人,营业至今未曾亏损。

今年底,刘叔铭估计客房数增加至50间。他同时在著名的长滩岛买下一幅3000平方公尺的土地,计划建造一栋四层楼的酒店。

55岁那年,身边的朋友或准备退休,或有的已离开人世,刘叔铭认为离退休太远,“如果你问我还有什么理想,那就是建立一家可以上市的公司。”

取夫妇俩之名创立“铭心之宿”

为此,取刘叔铭和妻子童心之名创立的“铭心之宿”(MaxStays)自去年起启动上市计划,其服务公寓同时争取通过国际标准化组织(ISO)认证。一旦通过,其标准化作业即可在全球扩张。

历经两年,仍有不少人对刘叔铭选择到菲律宾创业感到不可思议。朋友劝他三思,说菲律宾有台风、地震、治安败坏。有一次,他搭乘德士到樟宜机场,司机听闻他要到菲律宾,竟说:“你在那里很有背景吧?”

对此经常感到啼笑皆非的刘叔铭反问:“如果今天所有人都觉得菲律宾值得投资,还轮得到我吗?”没有背景,没有经验,刘叔铭有的只是一股勇气和一份理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服务公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