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山羊本地养殖 少了膻味本土羊奶更受青睐

20岁的夏诗杰服完兵役,在修读会计课程时也在一家银行当文员。工作了一年后,他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过这种生活,于是决定到父亲经营的养羊场打工。

不过,父亲夏净龙要儿子慎重考虑,因为这份工作并不简单。毕竟,经商是个没有休息日的工作,而且要经营一家农场更是难上加难,还得干得起粗活。

夏净龙说:“这些都是活生生的动物,是要当成孩子一样来养。就算是农历新年,我们都得在农场里工作。”

夏诗杰坚持他的决定,成为了夏氏牧羊场(Hay Dairies)的第二代接班人,如今38岁的他也已投身这行业17年了。夏氏的农业家族生意,也因此传到了第三代。

夏净龙(62岁)的父亲是在上世纪20年代来到新加坡,随后创办了鸡孵化场及养猪场。当时年仅15岁的夏净龙,也在加冷一带的农场帮忙养猪。农场之后迁移到榜鹅一带。

到了80年代,政府认为养猪造成环境高度污染,养猪业因此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夏净龙说:“我们当时得到的建议是养牛,但我们认为养牛太普遍,而且在新加坡也已进口了不少牛,我们经讨论后决定尝试开辟牧羊场。”

夏净龙和三名兄弟在1988年开了新加坡首家牧羊场,并于三年后迁移到林厝港。

他说,刚开始的五年非常辛苦。公众对羊奶的认识甚少,一旦听闻喝羊奶,会担心有羊膻味,让生意大受影响。

“我们那时曾想过是否要结业,但既然已经投资了,那就熬过去吧。”

当时,新加坡相当流行一日游。夏净龙因此寻找主办这类活动的居民委员会,与他们合作搞活动,邀请公众到羊场参观,学习有关饲养山羊的知识,并让他们购买羊奶品尝一尝。

公众逐渐接受这类产品,也向亲朋好友“宣传”这项参观农场的活动。从一传十、十传百的方式,终于在多年后见效,夏氏牧羊场也进入巅峰时期。那时候,农场一共饲养2000头山羊,每天可提供高达3000毫升的羊奶。

也正是这一期间,儿子夏诗杰打算接过这盘生意,让夏净龙为后继有人感到非常开心。如今,他已逐渐放手让儿子打理业务,并笑说:“以前是他在帮我,现在是我在帮他!”

夏诗杰加入羊场后,尝试改变运作方式。他说,那时候发现羊场是使用电子表格记录客户资料等,手续繁琐,因此改用客户关系管理系统,例如把经常订购的客户输入订单,以及管理参观团前来的时间表。

另外,他们也扩大销售渠道。除了通过电话订购,羊场也欢迎顾客通过电邮,或直接在网上订购,他们之后再把羊奶送到顾客住家。此外,他们的产品目前也在百美超市售卖。夏诗杰说,目前已有5万户家庭是他们的客户。

借助妻子跨国企业经验 为羊场注入管理新点子 

夏诗杰的妻子四年前也加入农场,帮忙丈夫打理农场业务。有了曾在跨国企业工作18年的妻子帮助,夏诗杰自然借用她的经验为羊场注入新点子,包括翻新网站。不过,这个只有12人的小企业,在营运过程中难免会经历一些挑战。

夏诗杰说,尽管他们是新加坡唯一提供羊奶的农场,但其他国家的农场品也会进口到新加坡,例如多年前是羊奶粉,过后是超高温杀菌羊奶,这一两年更出现来自澳洲、英国和美国的鲜羊奶。

“老实说,那期间我们流失近10%至15%的顾客,但过了一段时间后顾客又回流了,而且还引来新的顾客,顾客群反而增加20%至30%。”

他说,这是因为外国的羊奶有羊膻味,新加坡消费者不习惯喝。

父亲夏净龙也解释说,国外经历四季,因此羊体内的荷尔蒙会有所变化,挤出来的羊奶会有羊膻味。而在新加坡,四季都是夏,从美国来到新加坡的山羊落地生根后,不再受到影响。员工也以苜蓿(alfalfa)干草作为饲料,确保农场内的山羊在饮食方面得到最好的营养。

夏诗杰笑说:“我们的羊奶是符合新加坡人的口味。这些就是新加坡的羊,它们已经拿到粉红色的身份证了!”

尽管外国业者造成的威胁不大,但决定羊场存亡的最大挑战,则是政府宣布要收回林厝港62个农场土地作为军事用途的计划。

夏诗杰说,其实他们多年前就听说土地要被收回的消息,也因此开始减少山羊的数量,如今只有600头,每天只能供应1000毫升的羊奶,这无法满足所有顾客的需求,收入和巅峰时期相比也减少了30%。

“我们之后得到明确的消息,知道肯定无法继续留在这里,而且租约也不会续签。”

他透露,明年会参与标地活动,打算盖个两层楼高的农场,以解决土地面积缩小一半的问题。夏氏牧羊场如今的土地面积为两公顷。

未来新农场拟引进新科技设施

夏诗杰也说,他打算在新农场引进新科技及设施,这预计需要逾1000万元的资金。他举例,会在羊场采用物联网(IOT),让羊场的管理更有能源效率、可自动喂食、也让山羊的居住环境更加舒适。

他们也同共和理工学院合作,进一步发展公众教育,让参观农场更具互动性,也更加有趣。

谈到扩展业务时,夏诗杰透露曾到文莱考察,但觉得在物流方面的成本偏高。他如今把目光放在邻近的新山一带,打算在那边建牧场,新加坡则会是负责研发的总部,这计划基本上可以解决土地有限的问题。他表示,目前还在和当局洽谈。

夏诗杰向记者逐一列出宏伟计划的细节,但在访谈中爆出惊人一句:“这是最后一次可壮大生意的机会了。”

看着记者一脸困惑,他指着在农场另一处的12岁大女儿笑说:“你觉得她会接手做吗?”

他说,大女儿立志长大后要成为一名医生。不过,妻子曾试探问9岁小女儿是否要帮忙这盘生意,小女儿淘气的说“不介意”。与父亲夏净龙想法一致的是,夏诗杰从不问孩子是否要在农场工作的意愿,更不会强求他们继承。

对于未来接班还是退休问题,夏诗杰笑说暂时还没有想到那么远,目前最重要是让生意蓬勃发展,拓展业务,以回到之前饲养2000头山羊的规模。他希望下一个羊场能够吸引年轻国人加入,聘请他们协助农场的营运与管理工作。

“如果我可以将生意传给下一代,那当然是好事……不过,最关键的问题是农业在新加坡还有立足之地吗?”

(五之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