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66亿元资产 投资界两英雄 不问出身低

▲在投资事业以外,杨明章(左三)积极为社会做出贡献,他在2015年向新加坡国家美术馆捐赠500万元,这是该馆当时收到的最大笔个人捐赠数额。(档案照片)
陈庆顺(左二)主要负责鼎亚资本的私募股权基金,至今参与投资了多家本地公司。图为他参与投资的Nurture教育集团。(档案照片)
 陈庆顺(左)和杨明章是大学同学,同样出身贫寒,也同样是运动员。(受访者提供)

两名出身贫寒的大学同学10年前创立鼎亚资本,公司资产规模已增长到50.4亿美元(约66.5亿新元)。他们没有年轻新贵的优越感,总是抱着感恩的心态,认为今天所拥有的都是因为非常幸运获得朋友、家人和社会的帮助,因此必须更积极回馈社会。

他们是本地新崛起的年轻富豪,拥有超过亿元身家,并经营一个资产规模(AUM)超过66.5亿元的投资管理公司,投资客户包括淡马锡控股等主权财富基金。

不过,同鼎亚资本(Dymon Asia Capital)创办人杨明章和陈庆顺近距离接触,你却感觉不到年轻新贵的自我优越感,或自恃高人一等的自负。

反之,在访谈中,他们总是抱着感恩心态,认为今天所拥有的都是因为非常幸运获得朋友、家人和社会的帮助,因此他们必须更积极地回馈社会,也必须更脚踏实地勤奋工作。

杨明章说,刚入行时,他成功击败其他1000多个申请者,加入摩根大通(JP Morgan)当货币衍生产品交易员。不过,当时他的申请表格其实是被扔入“回拒”堆中。

“还好我之前实习时接触的一名交易员,无意中看到我的申请表格,把我的表格又放回‘筛选’堆中,我才有机会继续留在这个筛选流程,最终获得这个工作。”

一个裝了半杯水的杯子,是半满还是半空呢?杨明章认为,这取决于个人看待事物的视角。

对他而言,尽管幼年丧父,小时候生活贫困,只能靠当护士的妈妈一手带大,但人生道路上却遇到许多贵人相助。他总觉得,人生这个杯子装满快乐和幸福。

46岁的杨明章,是去年福布斯(Forbes)新加坡50大富豪榜的新面孔,以6.7亿美元(8.9亿新元)的身家排第42名。

他和陈庆顺在2008年联合创立的鼎亚资本,今年步入第10个年头,是本地表现最出色的对冲基金,也是亚洲领先的另类投资管理公司。

公司最初获得华尔街投资人琼斯(Paul Tudor Jones)公司投资1亿美元的种子资本,以及1300万美元的自有资金。如今,公司资产规模已增至66.5亿新元。

投资界竞争异常激烈,只有约8%的对冲基金能成功挨过首八年,资产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更只有最顶尖的2.3%,鼎亚资本表现之佳可见一斑。由于表现出色,鼎亚资本进入世界版图,在2011年和2014年被彭博社列为全球表现最好的十大对冲基金之一。

鼎亚资本也获得淡马锡控股青睐,在2014年获得5亿美元投资,并成为公司的重要战略伙伴。去年,杨明章还被福布斯列为全球25个收入最高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

投资行业往往被形容得风光亮丽,不少电影描述的投资操盘手的生活,似乎是夜夜笙歌、开跑车、住豪宅,然后几通电话下来,瞬间就有千万美元进账。

杨明章却认为,投资界汇集成千上万的精英人才,要在这个高度竞争和高压环境下走得更远,只能比别人更勤奋,在反复学习中不断成长。

他说:“投资圈的工作看似时髦,其实不然,它需要你埋头苦干,注重长期积累,时时刻刻关注和分析市场每一个信息,最终才能做出最正确的投资决策和判断。”他认为,有些事情表面看是运气,不过深入看,其实就是聪明头脑和勤奋努力的结果。

创业初期办公室当卧房

杨明章毕业于南洋理工大学商学院,考获一等荣誉学位。毕业后,他在摩根大通、高盛(Goldman Sachs)、全球最大对冲基金之一Citadel,以及盘实资本(Abax Global Capital)等投资银行和对冲基金工作过,拥有丰富的外汇、固定收益和股票期货交易经验。

2008年,他决定和大学同学陈庆顺联合创立鼎亚资本。两人在莫罕默苏丹路(Mohammed Sultan Road)租了一个面积只有700平方英尺的办公室。这个地方也是杨明章的卧房,因为他不时会在公司工作至深夜,甚至在公司里睡觉过夜。

在公司创立第一年,杨明章就碰上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及伴随而来的全球金融危机,许多投资基金都陷入亏损。

在这场金融风暴中,杨明章表现得相对冷静。因为他知道,面对艰难环境,他只能加倍努力,做出更准确的投资判断,才有可能渡过危机,甚至从危机中找到投资机会。

杨明章的坚毅性格,一部分来自他的运动员背景。他擅长打羽毛球,17岁就读于公教初级学院时,他获选进入新加坡国家队。

当时,杨明章早上5时就起床去跑步,下午和晚上会进行体能锻炼和羽毛球训练。为了节省往返家里和球场的时间,他有时就在新加坡羽毛球馆过夜,第二天才去上学。

杨明章说,他是那种“不做则已,要做就出尽全力,做到最好”的人。

“同样的,在商界投资项目中,努力和工作热忱也是成功的先决条件。你看看糖王郭鹤年和香港首富李嘉诚,他们是亿万富翁,已是八九十岁高龄,对事业还是满怀激情。”

展望鼎亚资本下一个10年,杨明章说,公司将继续严谨的风险管理制度,与此同时准确地把握中长期宏观趋势,把握住正确时机乘胜追击。另外,公司已设立一个金融科技风险基金,投资在一些具高增长潜能的金融科技起步公司。

陈庆顺父母巴刹里言传身教

鼎亚资本另一创办人陈庆顺(46岁)也是出身贫寒,父母是芽笼士乃巴刹的菜贩,收入微薄。由于抽不出时间在家照顾孩子,父母只好把陈庆顺带到巴刹里,一边卖菜一边照顾孩子。陈庆顺笑说,自己可说是在巴刹里长大的孩子,每天凌晨三四时还在睡梦中,就被父母叫醒跟他们到巴刹去。他印象最深的,就是父母在卖菜时,经常会免费送菜给一些客工。

陈庆顺说:“当时我才三四岁,看到爸爸送菜给客工,不禁好奇地问,为什么这些人买菜不用给钱。爸爸那时回答说,因为这些人比我们更穷,更需要帮助。”这句话深深烙印在陈庆顺脑海中,更成了他人生的座右铭——无论富裕贫穷,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个比他更需要帮助的人,也都有能力去帮助这些人。

陈庆顺最近参与一项调查,其中一道题是:你觉得自己的家境好不好?他不假思索地打上满分。

陈庆顺说:“也许一些人会觉得我的家境较贫穷?但我从不认为我的起跑点落后其他人。更重要的是,我从父母身上学习到很多。他们让我了解到,只要你刻苦努力,关怀他人,你将能过着有尊严的生活,并对社会带来积极正能量。”

从互看不顺眼到惺惺相惜

为减轻父母负担,陈庆顺从小就培养起独立勤勉的个性。在大学时期,他加入篮球俱乐部“亚电”,因为后者愿意支付他一半的大学学费,“代价”是每周三次他得从南洋理工大学到繁华世界体育馆训练,不时还得代表球会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

陈庆顺说:“有时上课累了,还得赶去体育馆打球,然后再回宿舍温书,的确有些吃不消。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很幸运有球会支持我上大学,让我能一边打球一边求学。”

他也认为,这种“半打球半读”的生活让他变得更自律,意志力和抗压性较高,对他后来的事业发展大有助益。

陈庆顺和杨明章是大学同学,两人都是运动员,有着竞逐求胜心理,开始时他们都看对方有点“不顺眼”。但两人认识后,渐渐欣赏彼此的才能,并培养出深厚的友情。

陈庆顺笑说:“当时我们一群朋友出去,常常进行一些疯狂又无聊的比赛。比如看谁最快碰到海边停泊的一艘船,谁能爬上一棵树的最高点……我唯一认输比不过他的就是读书,他太聪明了,花很少时间就能考到好成绩。”

公司座右铭:赢得正当合理

杨明章则欣赏陈庆顺的企业精神和沟通能力,还在大学时期就已创业当家具零售商,通过卖家具给刚搬入大学宿舍的新人,几天内就赚了8000元外快。毕业后,两人踏上不同的事业道路,陈庆顺加入渣打银行,曾负责该行中小企业和担任中国上海分行​行长​​等。直到约10年前,他和杨明章再次聚首,两人决定一起创业。他还记得两人在实龙岗花园的咖啡店聊天,谈起投资界内的尔虞我诈,私募股权基金经理为了收益,通过各种欺骗敲诈方式收购公司,然后利用炒作去操控市场。

他颇有感触地说:“我们每个人都想成为赢家,但为什么不能以正当方式取胜,赢得光彩?事实上,很多投资经理常说,他对你的公司感兴趣,但到底他们是对你的公司生意感兴趣,还是只对赚钱感兴趣呢?”所以,陈庆顺和杨明章创立鼎亚资本,立下公司的座右铭就是要赢得正当合理。

陈庆顺主要负责鼎亚资本的私募股权基金,至今投资的公司有胜乐集团(Select Group)、优丽奇环球(Goodrich Global)、IFS资本(IFS Capital)​、​​Nurture教育集团​、兴隆建筑(HSL Constructor​)以及​华伦工程(​​​Wah Loon Engineering​)​​等。

鼎亚资本私募股权基金去年刚获得新加坡创业及私人资本投资协会(SVCA)最佳退市交易,在综合设备管理公司UEMS的退市交易中,投资翻了接近七倍。

陈庆顺说:“我们私募股权基金的成功因素在于与企业伙伴的紧密合作, 有共同目标,一起迈向稳健长远的增长, 以达成双赢的局面。​”

陈庆顺透露,在一些投资交易中,他的投资赚了六七倍。“但与此同时,我们所投资的公司赚了20倍。因此,我们不想独赢,而是希望协助我们投资的公司增长,最终达成共赢。”

鼎亚资本业绩优异,固然令杨明章和陈庆顺开心,但更让他们骄傲的是在慈善和社区事业方面的贡献。

陈庆顺是“黄丝带计划”下的黄丝带基金执委会成员,该基金主要支援前囚犯重返社会。他也协助设立了忠邦奖学金,为那一区有需要的学生提供奖学金。

杨明章则组织“希望之光”,通过社工案件管理以及网络众筹(crowdfunding)方式进行筹款活动以帮助穷困家庭。

另外,他也在2015年向新加坡国家美术馆捐赠500万元,这是该馆当时收到的最大笔个人捐赠数额。

两人现在也在尝试Tangent计划,主要通过​能力倾向测试,推动公司聘请更多非大学生,甚至辍学者。

杨明章解释,现在进入投资业的门槛很高,往往要求必须是名校毕业、有高学历。可是以前投资业里有很多非大学生,他们是从交易员慢慢爬上来的。他说:“如果我们让这群有拼搏精神,EQ够高又懂得灵活变通的非大学生加入投资业,说不定我们能找到许多人才。”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