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忠:企业能不转型吗? | 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