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书真:增税或征税前的几点思考

就势论市

不论是增税或征税,都不会是受欢迎的政策,民间对上调消费税的反对声浪大是意料中事。在“上调消费税率”和“扩大征税范围”之间,相信多数人跟我一样会选择后者。如果可以不上调消费税率,我甚至同意把“入境时所享有的消费税免税额”完全取消,虽然执行这项措施肯定会面对一定的难度。

明天(19日)大年初四,是中国民间迎神接神的日子,包括财神。

国人明天也跟“财神”有约——财政部长王瑞杰将在明天下午发表2018年的财政预算案声明。财长在农历新年期间发布预算案,很难不把他和财神联想在一起,也很难不期待财神派红包。

每个人对财政预算案都有一份愿望清单,有些实际,有些天马行空,不外是希望政府派多些钱、少征些税。

政府在拟定预算案之前,都会先收集各方面的民意,了解个人、家庭、团体、企业有哪方面的需要,近两个月,经济师、税务专家、个别商会和组织,已经纷纷发表了对预算案的期许。

商界代表今年的诉求跟往年大同小异,对成本与资源不足感到担忧,是每年都会听到的声音。由于生产力及创新优惠计划(PIC)即将到期,不少商家都希望可以获得延长。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提出的建议,与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主导的中小企业委员会所提出的建议也相当接近,主要呼吁政府给予中小型企业和商会更多援助,协助企业采纳科技、数码化、创新,并走向国际。

个人层面的诉求比较多样化——衣食住行、茶米油盐、养儿育女、奉养父母、医药保健、投资理财、退休规划——凡是能想到的都有所求。

“中高收入”阶层受关注了吗?

每年都有组织吁请政府为中低收入家庭提供更多援助,而每年的预算案也总会重点关注这一组人,他们每年都会获得不少帮助和津贴。2018年预算案,不知道表面风光的“中高收入”阶层,是否会获得财长特别的眷顾?

一个月入五位数的所谓中高收入家庭,可能需要养育两个孩子,还要奉养父母,却因为“收入高”导致他们无法充分享受各种津贴。例如跟年迈父母同住的家庭,父母若需要寄托在护老中心,“收入高”者只能获得30%津贴,甚至是没有津贴。如果父母不与子女同住,反而能享有多达80%的津贴。这岂不是变相鼓励人们跟父母分开住?

被归入“中低收入”者,在免缴个人所得税之余,他们还能得到各种津贴。收入稍微多一点,缴了税又无法享受津贴,整体财政状况搞不好还不如中低收入者。

会计审计专业服务公司普华永道(PwC)对个人所得税所提出的一些建议,就让中高收入层感觉中听。它建议政府把个人所得税的征税起点,从2万元上调至4万元,也建议在职母亲子女估税扣税额(Working Mother’s Child Relief)不要受到8万元顶限的限制,以鼓励在职母亲继续工作。

这些来自商界和个人的诉求,如果明天都得到“财神”的眷顾,当然皆大欢喜。但事实是政府不可能一一回应。

政府制定预算,必须有全方位考量,得考虑经济、国防、社会等方面的需要,总会有人失望,就像我们过年时祈福许愿,会不会实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求是否实际。

要回应人们对预算案的种种期许,政府必须拥有足够资源,到头来还不是由人民来买单?政府已经把话说在前头:由于医药、教育、基础建设等开支显著增加,因此有必要探索提高税收的方法。

消费税率会调高多少?

这几天拜年,亲友之间避不开的话题是消费税率会调高到多少?有人说9%,有人说10%。

其实这个话题早在李显龙总理去年11月表示“政府加税是迟早的事”之后,便已在民间热烈议论。王瑞杰在多个场合对增税或征税都不愿多说,让国人对他将于明天发表的声明留下遐想空间。

大家可能没有留意到,有关上调消费税的讨论只限于民间舆论,自始至终,政府都没有对上调消费税表明过立场,他们更多时候是在讨论把征收消费税的范围扩大至跨国电商交易。

王瑞杰在去年的预算案声明中已经透露,随着新加坡数码交易和跨境贸易持续增长,政府也会探讨如何调整消费税,以确保注册消费税的本地企业与外国企业能够公平竞争。律政部兼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后来也表明,政府在研究对电子商务的征税。

彭博社访问了12名经济师,他们都预期王瑞杰明天将宣布某方面的税务调整,除了公司税之外,每个税项都有人猜测会调高,而最多人猜的是消费税,只有一人认为消费税不会上调。另外,有八人认为财长将宣布征收电子商务税。

不论是增税或征税,都不会是受欢迎的政策,民间对上调消费税的反对声浪大是意料中事。在“上调消费税率”和“扩大征税范围”之间,相信多数人跟我一样会选择后者。如果可以不上调消费税率,我甚至同意把“入境时所享有的消费税免税额”完全取消,虽然执行这项措施肯定会面对一定的难度。

答案到底会是什么,很快就会揭晓。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