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进驻机遇相随 中小企业如何接招?

今年接任亚细安轮值主席国的新加披,同时在中国的“一带一路”(BRI)进程中也扮演着要角,这为中小企业在新加坡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然而,新加坡非常具有竞争力的区域税务制度也吸引了大量外资进驻。这使到新加坡中小企业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

问:2018年是新加坡作为亚细安轮值主席国的一年,这对于中小企业,尤其是新加坡本土中小企业会带来了哪些机遇?

答:就如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日前接受报章访问时所说,投资也就意味着机遇。我个人十分认同维文医生的观点,新加坡在亚细安国家中对外投资前四位分别是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在这些国家的不同行业,中小企业可以利用自身的优势与当地资源结合来寻求机会。

以餐饮业为例, 新加披本地企业可以发挥自身的管理优势与当地的特色合资合作,从而推动本土企业进军东南亚市场。例如面包物语(BreadTalk)和珍宝海鲜(Jumbo),它们灵活运用新加坡管理系统的优势,带动企业融资进军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与此同时,中小企业也应通过新加坡中小企业商会(ASME)、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SCCCI)与政府进行更多、更有效的交流。

问: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东南亚的发展,也为新加坡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同时,新加坡相对宽松的税务制度,也给中资进驻新加坡提供了便利,挤压了本土新加坡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本土中小企业如何与中国企业共谋发展?有哪些机会与挑战?

答:我更倾向于认为中资企业进驻新加坡,其实给本土中小企业带来了更多发展机遇,而非挤压了生存空间。在这里我以银行业为例,以中国四大国有银行为代表的中资银行,会为很多中小企业的扩张带来更多机会。

相对于新加坡本地银行专注在东南亚市场的发展,中资银行在中国市场甚至是国际市场也许会有更大的影响力。如果中资银行能为本地企业客户提供多些优惠,其实是可以更好地帮助新加坡企业向外发展的。

同时,“合则共赢”的理念也同样适用于新中企业。在亚洲国家中以印度为例,由于历史上更长期的合作以及英语沟通的便捷,使他们更加倾向于与新加坡企业合作。所以中资企业如果可以和新加坡企业,在本地设立合资公司实现优势互补, 共同开发印度市场,将有希望实现新、中、印三方共赢的局面。

问:对于中小企业本身来说,纳税环节是一个重要话题。而开发并利用纳税软件/系统,能显著提高税务申报的效率。但对于中小企业来说,系统开发的成本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量因素。请问对于纳税系统开发,在中小企业税务申报中的运用有何建议?而新的政策中,是否有针对系统开发的成本对中小企业过重的提议?

答:加强技术的使用可能是最大程度简化税务申报的方法,以实现中小企业税收流程的自动化。公司计算企业纳税额的出发点是基于这家公司会计核算税前的净利润。因为公司必须以电子方式在向会计与企业管制局(ACRA) 提交财务报表,所以信息已经存在于中央数据库中。

一个比较有帮助的方法,应该是开发税务申报系统,既能够基于提交给ACRA的会计信息计算公司的纳税额,同时也能在必要时要求公司提交更细化的财务数据,以便精确计算其纳税义务。

当然,这类系统开发可能需要政府资金支持,因为无论是中小企业投资现有软件或提供资金开发软件,它们都几乎不具有成本效益。

问:生产力及创新优惠计划(PIC)曾经是政府为鼓励企业创新以及人力资本发展而提出的税务优惠政策。三倍的抵扣对于中小企业的成本控制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在后PIC时代,本土中小企业应如何面它所来带的影响?中小企业又应如何在投资企业科技/人力资本发展时享有更多的税收减免?

答:对未来经济来说,劳动力的培训和技能提升仍是最为重要的。除了具体的补助金之外,这类培训的支出可获得PIC的支持。除了PIC,我们建议继续通过税务抵免,来帮助中小企业在提升员工素质时所需的培训花费。考虑到中小企业的实际税率很低,发放税务抵免应该为首选;税务抵免率可以略高于中小企业的平均有效税率。如果衡量标准(如生产力)超过行业基准,也可以考虑允许这些税务抵免兑现。

但与此同时,中小企业也应时刻提醒自己,PIC只是政府激励企业创新的方式。无论何时,企业应该注重创新本身,而不是以谋取税务优惠为目的,毕竟创新的精神才是支持企业发展的关键所在。

问:对中小企业来说,初创时期的融资渠道是影响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而天使投资则因此创造了更多融资机会。对中小企业的初期投资者所关心的股份转让等问题,是否有相应的税务优惠考量/建议,从而降低中小企业的资金成本?

答:在找到天使投资者/风险投资公司之前,这些公司的资金来源通常是朋友和家人。我们建议提高对早期投资者的税务优惠,包括天使投资者税务减免(AITD)计划。

总之,只要是投资在经过认证合格的起步公司的资本,就应对天使投资者的税务进行额外减免。当然,如果天使投资者从其后续投资中获得的收益,被认为是应缴税的,则额外的税务减免将被追回。这将对提高中小企业的初期融资有着显著的影响。

(简耀强博士为德勤(Deloitte)新加坡署理主管合伙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