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管负债8000万元公司 退而不休 许兴江要创造不可能

他在45岁就退休,五年后重回商界,现在酝酿着58岁时再退休。

这位“爱退休”的总裁许兴江原本坐镇一个拥有上千员工的行销解决方案集团,还准备让公司上市。

突然变得如此“不恋战”,是因为一次险些丢命的意外事故。后来,命运又牵引他为一家岌岌可危的上市公司伸出援手。

一切看来非常戏剧性,十足的电影情节。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只是,许兴江的这一出特别精彩。

许兴江努力打拼22年,把毕利思国际(Pete's Creation)从一个人和一台传呼机的个体户,发展到拥有上千名员工、年收入超过1000万元、进军中美和德国的大企业。

这家公司原本只是印制T恤,高峰期时业务分成四大块:礼品、媒体、设计和印刷、网络。

20180401_news_morning_view_-_farm_Medium.jpg
欧圣集团是世界上最大陆上鲍鱼养殖业者之一,现在也把业务延伸至加工、分销、咨询和研发。(欧圣集团提供)

2010年,许兴江积极筹备公司在新加坡或香港上市。许兴江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就像一个小宝宝,你一天一天养大到大学毕业。对一家公司来说,上市就像是大学毕业。”

飞往香港的一趟旅程,让许兴江决定放掉这一顶四方帽。

“当时飞机遇上气流,我开始时不以为意,继续睡觉。直到空姐拿着纸和笔派给每位乘客时,我才意识到事态严重。飞机在空中盘旋很久,最后在台湾降陆。”

坐在许兴江旁边的洋人问他写了些什么,他回答说脑海里就像那张纸一片空白,吓得根本没有去思考太多。

那名洋人原本是要到香港签一份生意合同。生死关头,他写了两行字:第一行是向太太道歉,忘记她交代要买的一包糖;第二行是向孩子道歉,无法实现带他们到动物园的承诺。

当下,人生所拼命追求的一切物质生活显得如此渺小。

许兴江说:“我一直忙忙碌碌,如果就那样死掉,会有很多遗憾。”

于是,他决定马上卖掉毕利思国际。原本整合后再脱售可以卖得更好的价钱,但那需要一段时间,而且他必须履行合约、继续领导公司数年。他一心只想赶快脱离当时的轨道,所以把业务分拆卖掉。

退休后变首席娱乐官 

虽然不愿透露20多年的心血换回多少金钱,但许兴江说不是餐餐大鱼大肉,但足够让他和太太过下半辈子。

许兴江“CEO”角色从此有了改变,从“首席执行官”(Chief Executive Officer)变成“首席娱乐官”(Chief Entertainment Officer)。他和太太到蒙古、朝鲜、爱沙尼亚、欧洲和美国等地游山玩水,开始享受退休生活。

说是闲不下来也好、命运的安排也罢,休息约五年后,2015年许兴江毅然扛下拯救中国鲍鱼养殖业者欧圣集团(Oceanus Group)的重担。如今他的新身份是欧圣集团总裁。

人说向左走 他偏向右走 

许多人都把这喻为“不可能的任务”,但因为从鬼门关绕过一圈和休息后再出发,许兴江抱持了不一样的心态。

他笑言:“削减一半成本、重组超过8000万元债务,身边的人都认为不可能。以前大家说行不通的我不会去做,现在我会想,可不可能是一回事,我就是要做,不可能就去创造。”

人说向左走,他偏向右走。无论前方的路是弯是直,在许兴江心里已画成一个圆,他相信自己会心满意足地回到原点。

当上总裁才知公司内忧外患多严重

提到欧圣集团,许多人都会摇头。这只龙筹股当年打着世界上最大陆地鲍鱼养殖场的旗帜,在市场备受瞩目。

2008年它以每股0.20元的发售价挂牌,股价曾一度倍涨至0.40元。之后公司多次发生鲍鱼死亡事故,业务连年蒙损,股价跌至目前的不到1分。2015年,欧圣集团列入新加坡交易所(SGX)观察名单,至今未脱离。

其实,许兴江也是受害者之一。三年半前公司召集许兴江在内的四名股东,希望他们再注资。但四人共亏上千万元,谁也不愿意再冒险。

“公司跟我们说,现在由一名新加坡人管理,跟以前不一样了。我反正闲着没事,就决定到中国走一趟。不去还好,去了更不想投资。每个月的开销要130万至170万元,我问负责人如何应对,他说:你们的钱进来就可以解决了。”

杂乱无章的公司令人望而生畏。许兴江想到常年股东大会上年长股东的哀怨眼神时,转念了。

他说:“很多股东都上了年纪,他们跟我说那些钱是棺材本。我就觉得有一种使命感,要为他们做点什么。”另外三名股东也支持他把死马当活马医,反正已做了最坏打算。

为了名正言顺以受雇身份加入公司,避免利益冲突,许兴江卖掉所有股权。他不愿透露持股多少、亏损多少,只说平均买价每股0.30元,但以不到1分卖出。

使命感促使他不放弃   

2015年当上欧圣总裁后,他到中国福建省的总部住了约两个星期,这才真正了解公司已陷入一个多么糟糕的情况。

有一天,上百名员工六个月没有领薪水,围着他讨钱。同个时候,秘书跑来说隔壁工厂要查封,因为之前有很多起诉案件,管理层没有请律师辩护所以自动败诉。

“然后秘书又说,外面有一群人要讨喂鲍鱼的菜钱,他们在工厂外面撞门。新加坡那边的员工又打来说办公室的业主要来锁大门,要不要帮我把东西放在纸箱一起带走,不然我回去时东西就拿不回了。然后她又问这个月会不会拿到薪水。”

当下他闪过一个念头:“我干嘛做这些事?我也是受害者啊!”

然而,莫名的使命感促使他不放弃。听起来不可思议的电脑浸水导致资料全失、斧头帮来追债等状况都一一发生,但许兴江都一一解决。

他说:“我四处要求朋友帮忙义务处理各种事务。我的朋友笑说,当时看到我的来电显示不敢接电话,因为每次午餐都要吃两三个小时,他们还要回去上班。现在看到是我打来的也很怕,一定是有事相求。”

许兴江也掏出50万元借给公司。股东和债主还要求许兴江持有公司股权,以防他一走了之。许兴江目前持约10%股权,是公司第四大股东。

表现出色让人嫉妒

每每遇到困难时都能够沉着应对,是许兴江在成长过程中一点一滴累积的坚强。

他的出身不错,父亲经营船只配备的生意,住在纽顿一带公寓。14岁那年父亲跌倒中风,从此长期卧病在床。

当时兄姐已成家或工作搬出去,家里只剩下一个姐姐和排行老幺的他。他们搬到马里士他和劳明达一带店屋楼上,不但要分租房间给他人,还经常得假装不在家以躲避房东追讨租金。他也兼职当起救生员和摄影师补贴家用。

直属上司感觉受威胁

无法考进义安理工学院商科系的许兴江,跟着朋友到新加坡理工学院读电子工程。两年后他发现自己实在没有兴趣,征得母亲同意后毅然退学。他说:“我庆幸能够及早知道自己要和不要什么。我决定赶快服兵役,然后到社会工作。”

完成国民服役后他在报章上看到一家《财富》500强的美国化学公司征聘大学毕业生当管理培训生。他写了一封电邮,成功说服对方让没有上大学的他去面试。

“我是第一个被录取的。九个月训练期间,每天只睡几个小时,但我很感恩,也告诉自己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我利用周末和下班后的时间做更多额外工作,甚至争取到一些订单。管理层没想到那些订单是由一个培训生招到的,就连美国总公司也打电话来恭喜。但直属上司认为我是一个威胁。”

许兴江后来换了一份工,也因为表现太出色而让人嫉妒。他感慨地说:“以前我年轻不懂事,认为自己不够聪明,也什么都没有,但只要比别人努力就可以。可是现实不是这样。”

他意识到自己再帮人家打工,到头来结果还是一样。

这时候,刚好有朋友请他帮忙印制一批公司T恤。1988年他成立公司开始做生意。

三年整顿转亏为盈

许兴江为欧圣集团制定了三年计划。2015年削减成本、整顿运作和整合业务;2016年债务重组、强化资产负债表和筹集资金;2017年则专注在业务、盈利和研发。

2017财年公司完成债务重组,把85%或7180万元债务转换为新股,并偿还剩余15%或1280万元,同时获600万元新注资。公司也转亏为盈,取得1亿7611万元人民币(约3663万新元)盈利。

20180401_news_juvenile_-_3.5cm_Medium.jpg
欧圣集团把业务转向人工采卵育苗,一年后鲍鱼苗培育到1至3公分长时就可以出售。

整顿好债务后,许兴江着手为公司转型。陆地养殖的成本其实比海上养殖高出三四成,但鲍鱼育苗的工作一定要在陆地进行,因此可善用公司这方面的优势。他说:“人工采卵育苗需要高超成熟的技术,但这方面的投资是值得的。鲍鱼苗培育一年有1至3公分长时就可以出售,鲍鱼养到可以卖至少要四五年,不但资金被压着,风险也高。”

许兴江运用多年经商的智慧和经验,引领公司朝多元化发展,目前五大业务是养育、加工、分销、咨询和研发。产品不局限在鲍鱼,还有鱼虾等其他海鲜;除了中国内销,也准备通过厦门批发出口到海外市场。

“我还记得第一次以总裁身份开股东大会时,一名年长股东跟我说:你是第一个肯承认这家公司有问题的CEO。”

经过三年努力,许兴江最大的收获是不必再看到老人家愁眉苦脸。然而,他现在的压力更大,因为股东们有了盼头,希望明年会更好。他跟股东说:“这个我不好保证,但我可以保证我会尽力。”

现年53岁的他,准备给自己多三年时间把业务壮大,然后再多两年栽培接班人,58岁时再次退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