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大教授李国权: 区块链精神 ‘无我’ 钻研为 ‘利他’

▲李国权编纂的《数码货币手册》,获得美国图书馆协会杰出参考书籍大奖。(互联网)
李国权表明他会以协调员的身份,帮助区块链这个生态圈成长,并引导更多学生造福人群。图为李国权(右二)参加《联合早报》主办的2018年经济展望暨投资讲座,为观众解答疑问。(档案照片)

财经人物

从学者到商人,再从商人回归学者,李国权教授的人生转换过多次跑道,如今最让他着迷的,是许多人还摸不着头脑的区块链技术。年过50之际,李国权从小儿子玩的电子游戏中第一次接触到区块链,

并认定这将成为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造福广大人群的新经济模式。这些年来,他从创建公司改为创建生态圈,逐渐成为本地区块链行业的领军人物。在区块链逐渐兴起之际,他又认定自己的最终宿命是‘消失’。

我只是区块链社区里的一个节点。哪一天这里发展得足够好了,我就会自动消失。”

这是新跃社科大学(SUSS)商学院教授李国权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反复强调的一句话。对他来说,“无我”是最基本的区块链(blockchain)精神,也是他追求的人生境界。

57岁的李国权是新加坡区块链圈子中的领军人物之一。他是本地最早开始研究并开设区块链课程的学者,曾被国际咨询公司ICG提名为全球金融技术与区块链行业思想领袖。他于2015年编纂的《数码货币手册》一书,也获得美国图书馆协会杰出参考书籍大奖。

许多人都不知道,在投身区块链研究之前,李国权曾叱咤商场近20载。他担任过多家上市企业的总裁和董事,涉足的领域从食品餐饮到酒店娱乐,从对冲基金到房地产开发。他笑称:“除了嫖和赌,我什么都做过了。”

不过,在采访过程中,李国权对这段经历只是蜻蜓点水般轻轻带过,并一再叮嘱记者“不要写太多我个人的事情”。他说,媒体曝光对区块链圈内人并不是一件好事,“区块链精神是无我无欲的利他精神,如果圈里人认为我上报是为了夸耀自己,就会削弱我在区块链社区的影响力。”

区块链社区里的人都是“异类”

区块链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信息系统,可把交易记录加密形成数据信息。这个数据信息只可添加,不可窜改,而且系统里的所有人都能够获取信息,不必经过中央枢纽。

区块链社区里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李国权说,这些人就像是电影《X战警》里的变种人(mutant),是社会中的异类。“他们不循规蹈矩,喜欢触碰边界,开拓前沿市场。每天都做一样的事情,很快就会无聊,要寻找新的刺激,因此很容易被人误解。”

这段对“异类”的描述,也是李国权的人生写照。

先在国大任教 离职后不断转换跑道

1990年,李国权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考取博士学位后,回到新加坡国立大学任教,但四年后就离职。

他说,当时研究的课题是大数据的前身,由于观点太超前,并不受学术界重视。他自嘲:“我写的论文只有三个人看,就是导师、学术期刊审稿人,还有帮我改英文语法的太太。我觉得没有太大作为,便决定从商。”

从那时起,他就不断转换跑道,先后加入费利社证券(AmFraser)、力宝集团(Lippo Group)和华联企业(OUE)等大企业。他曾担任华联企业与金利太平洋集团(Auric Pacific Group)董事经理,以及多家上市企业的非执行董事局主席或董事。他也创立对冲基金机构富怡(Ferrell)资产管理公司,进军金融服务、房地产发展和休闲服饰领域。

年轻人从事金融科技 应学好编程语言和华文

当年教李国权认识比特币的小儿子,如今已经自己开设区块链公司。李国权说,他并没有指导儿子如何创业,因为年轻人在创新方面“不应该听家长的话”。

“我儿子本来明年要上大学,我让他先自己在外面闯荡一阵,后年才去上学。我觉得年轻人应该出去创业,了解创业的不易。想学知识了才回学校去学。”

李国权也是新加坡经济学会副会长。对于有志在金融科技领域发展的年轻人,他建议他们学好两种语言:编程语言和华文。

这是因为中国正走在世界金融科技发展的前端,要了解最尖端的金融科技,最好的方法就是去中国,感受微信和支付宝如何运作。“如果你不了解这些新的经营模式,会非常吃亏。”

跃大的金融科技和区块链团队约有10名教师,都精通双语。李国权接下来还打算继续壮大这个团队,并通过和政府与企业加强交流,扩大本地区块链生态圈。他透露,目前正在打造一个评估区块链项目的团队,帮助对区块链感兴趣的学生寻觅可靠的发展项目。

投身区块链行业五年多,“喜新厌旧”的李国权仍未产生倦意。但他明确指出,正如生态链系统不需要中心,自己的最终宿命一定是“消失”。 他说:“叫我做枯燥的事情,我没有兴趣。叫我走在前沿、去冒险、去灰色地带,我是很有兴趣的。我会以一个协调员的身份,慢慢帮助这个生态圈成长,引导更多学生造福人群。别人做得好的地方,就不需要我了。我会继续往前走。直到我不存在为止。”

探索新经济模式 投身区块链技术

驰骋商场多年后,李国权在2012年突然决定“上岸”。他脱售大部分资产,也把富怡的股权转让给朋友,自己只留下三分之一。

他说,那时世界经济还没有走出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许多人对现有金融体系失去信心。“不管你对别人多好,人家都不会相信你。没有了信任,许多事都做不成。”

在李国权看来,导致信任缺失的根本原因是整个金融体系并没有真正照顾到人民。在美国,搞垮经济的银行家们依然腰缠万贯,无数散户投资者早已倾家荡产;在东南亚,73%的亚细安民众没有银行户口,无法获得最基本的金融服务。

发现与自己想法相近的人——比特币之父中本聪

现有的经济模式出了什么错?如何才能改善贫富悬殊的现状?抱着这些疑问,李国权重返象牙塔,探索能造福更多人的新经济模式。因机缘巧合,他发现了另一个和自己想法相近的人——比特币(Bitcoin)之父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

李国权第一次接触比特币,是从14岁小儿子口中听说的。上中学的儿子告诉父亲,他可以通过玩电子游戏赚取比特币。这个新奇的概念勾起李国权的好奇心,他随后发现,中本聪正是为了改变不平等的金融体系,才打造了不受政府监管和控制的比特币,以及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系统。

“区块链是一个生逢其时的技术,它去掉了没有效率的中介,解决了人们越来越在意的隐私和安全问题。最近Grab收购优步(Uber),以及面簿(Facebook)泄露隐私的事件,都引发用户担忧。人们担心市场会被垄断,导致车费上涨;担心面簿拿我的信息去卖钱,我却一分都收不到。去中心化的系统,就能让乘客直接和司机沟通,让用户完全控制自己的信息。”

开设区块链课程 建议学生购比特币

2014年,李国权在新加坡管理大学(SMU)开设区块链课程。当时他就建议学生尝试购买比特币,从中了解区块链运行原理。比特币价格过去两年飙涨,这些学生当中是否有人成了百万富翁?

李国权笑说:“我只知道有些人已经把证明比特币所有权的私钥(即比特币的钱包地址)弄丢了,这也是一个教训吧。”

他也奉劝公众,与其跟风投资加密货币,不如学习如何用区块链技术服务大众。李国权说,加密货币是极其复杂的投资工具,一般公众很难了解它背后的技术原理,再加上这类产品不受政府监管,指望通过炒作比特币赚钱,无异于赌博。

“你可能一两次可以过关,几十一百次可以过关,甚至1000次可以过关,但是1001次的时候你过不了关,就倾家荡产了。”

两年前,李国权从新大转到跃大任教,推出一系列区块链相关课程,并组建了专注研究区块链等金融科技的团队。如今,他有一半时间在大学教书,其余时间则从事区块链投资和交流活动。

用“3C”和“5D”标准 识别ICO投资

李国权是区块链投资公司Block Asset Ventures创始人之一。近两年,首次数码代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简称ICO)热潮延烧,他每天都会收到许多ICO白皮书,其中不乏骗人圈钱的“空气币”项目。

如何在茫茫“币海”中识别值得投资的项目?

李国权给出几个评判标准,包括“3C”和“5D”等。

3C指的是Community(社区)、Creative(创意)和Compassion(关爱),即看一个项目的初衷是否为社区服务,是否有创新能力,以及能否向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

5D是指Digitalization(数码化)、Disintermediation(去中介化)、Democratisation(平民化)、Decentralisation(去中心化)和Diminishing(自我消失)。

李国权以中国的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为例指出,这家全球最大的超级独角兽公司办到了数码化、去中介化和平民化,但还做不到去中心化和自我消失。

区块链既包容又无我

“成功的区块链项目,最后都是从‘我’走向社区。随着更多人加入社区,创始团队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小,但原本拥有的蛋糕却会随着社区扩大而变大。”

他坦言,没有一个项目是完美的。区块链投资优于传统投资方式的一点是,不同项目间能够取长补短,共同进步。

“区块链的本质是价值交换,你可以用你的项目代币(token)交换别人的,最后大家都变成生态圈的一分子,这个圈子变得不分你我,这就是‘包容’和‘无我’的体现。建生态圈和建公司之间的差异,就是新经济和旧经济之间的区别,公司间相互竞争,而生态圈里的每一分子都致力于把蛋糕做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