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公司现金仅有70万元 资不抵债麦达斯月内或面临破产

麦达斯执行董事董定有表示,若债权人不提出清盘要求,公司还有机会理清错综复杂的债务问题,也许可吸引“白武士”出手,进行反向收购,为现有股东保留一些价值。

已停牌的麦达斯控股(Midas)资不抵债,一个月内可能随时破产。

麦达斯董事昨天同约100名小股东进行五个小时的对话会,非执行主席曾士生和执行董事董定有说明集团的最新情况,并解答他们的提问。

是否能够重组 要看与债权人协商结果

小股东最关心麦达斯接下来有何出路,能否继续运作并复牌。董定有透露,麦达斯控股在新加坡的母公司面对约4亿元的债务以及担保,但目前只有70万元现金,是否能够重组,要看和各债权人的协商结果。

若债权人不提出清盘要求,公司还有机会理清错综复杂的债务问题,也许可吸引“白武士”出手,进行反向收购,为现有股东保留一些价值。

不过,董定有指出,任何潜在投资者都会要求知道,集团目前的“洞”(债务)有多大,而他还无法给出答案。

麦达斯在中国有多家子公司,母公司和子公司之间的贷款担保关系错综复杂。吉林麦达斯铝业、吉林麦达斯轻工业和吉林麦达斯已接受司法管理,洛阳麦达斯铝业也将面对司法管理的命运。

这意味着这几家公司的收入和资产,很可能会用来偿还债权人。

据董定有所知,中国这几家子公司都已资不抵债。换句话说,在新加坡的母公司很可能从中拿不到钱。

新加坡母公司的70万元现金中,50万元来自前主席陈维平和前总裁周华光的一笔390万元贷款。董定有上周卖了周华光的公司用车,获得20万元现金。

公司的4亿元债务和担保中,8310万元是贷款,3亿1790万元是为子公司担保的债务。

董定有指出,债权人若要求麦达斯清盘,他们的每1000元债务,只能拿回1元。

前主席陈维平涉嫌 利用公司名义借高利贷

陈维平涉嫌利用公司名义借高利贷,并为侄子的公司提供担保借款;陈维平和公司之后因欠款被告上法庭,却对董事会隐瞒情况。周华光的印章则出现在一些贷款文件上,他声称自己并不知情。

小股东对陈维平和周华光的行为表示愤怒,纷纷询问如何可以讨个公道。

董定有指出,董事会已经向商业事务局报警,后者正在调查。另外香港有关当局也正在调查。董事会上个月在中国也已报警。

他说:“如果能够证明有渎职行为,董事会可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申请取消他们的股票。”

据了解,陈维平已成为新加坡公民,目前人在中国,但无法查知他的下落。他在新加坡拥有地产。陈维平是集团第一大股东,持股18.5%,他4月2日辞去主席职位。

董事会也邀请周华光出席昨天的股东对话会,但后者通过电邮表示无法出席。周华光是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持有6.4%股权,他3月22日辞去总裁职位,理由是公司涉及多项诉讼以及身体情况不佳。

事情发展至此,董定有说:“我们也感到被欺骗。”

曾士生在会上承诺,就算拿不到董事薪酬,他还是会留在公司。

他说:“请记住,我们会试图看能挽救什么,我们站在你们这边。我不能保证我有什么万能药,但我们三人会尽力而为。”

驻中国吉林的董事徐卫东没有出席对话会,因为他担任子公司法人代表,子公司被司法管理后债权人通过法庭禁止他出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