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启耀—工程不拘大小 找对路就可致富

由南集集团标得及建造的环岛脚踏车及步行走道超过50公里,建造费不下2000万元,全岛80%以上的走道工程都由该集团承建。(萧紫薇摄)
胡启耀(右二)和许美珠(中)夫妇和女儿胡思婷(右一)、儿子胡思凯(左二)、胡思阳(左一),以及在阳台上的媳妇和孙子。(萧紫薇摄)

胡启耀自认生意不大不小,只好大小通吃、以小搏大,创办的南集鼎业如今是建筑、房地产发展和制造业三鼎而立,全岛八成以上的步行、脚踏车走道,以及公园连道工程,都由该集团负责。

近期集体出售市场相当炽热,位于惹兰苏丹的金皇商业大厦(Sultan Plaza)也传出准备集体出售,据知底价是3亿8000万元。这个40年前建成的商业大厦楼高九层,共有244个店面与办公单位,而金皇大厦商联会会长胡启耀(57岁)便是集体出售计划的主要推手之一。

除了是金皇大厦商联会于1981年成立以来的首位“三连任”会长,胡启耀也在毗邻的布业中心商联会担任会长。

胡启耀并非卖布起家,但在商场上却以长袖善舞见称。

他创办的南集鼎业(Lam Chee Group)历史虽然只有18年,经营的业务却日趋多元化,集团一年的营业额可达五六千万元,目前正着手策划挂牌上市,香港或是首选。

经商诚信原则 为日后东山再起铺路

胡启耀早年在义顺乡村长大,父亲胡南集来自福建安溪,育有四男一女,胡启耀是家中老幺。在永康中学念完中四、服完兵役后,胡启耀20岁就踏上创业之路。一生从未真正“打过工”的胡家青年,开始时几乎事事一脚踢,因缺乏经验和资金不足,使他脚步一不稳栽了个大跟头。

创业之初,胡启耀做的是组屋装修小工程,兼卖电器。经营环境的突变,使他拖欠银行一两百万元贷款,于1995年宣告破产。

回忆当年的“出师不利”,他笑言:“做生意有起有落,没有包赚钱的生意。还好我欠的是银行的钱,商业伙伴及商场朋友,我是一分钱也不欠,这一点很重要。我相信挫折是一时的,经商的诚信原则能为我日后铺路,让我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钱固然重要,经商办企业更是要以钱为主,但没有了信誉,企业的长期发展就无从谈起。

令人赞赏的信誉,才是最为宝贵的财富,每个成功的企业都是因为有良好的信誉牢牢支撑。对于创业者来说,有信誉,才能得到人们的支持,缩短致富的距离。

幸运的是,在黯然离开商场后,胡启耀还有个后退的“腹地”——转而帮忙岳父经营碧山咖啡店。他回忆说:“那段日子日夜拼命赚钱,却始终没时间花钱。”

这么一“帮”就是卧薪尝胆了五年,最后在亲友协助下终告脱离穷籍。他说:“我初入商场,虽以失败收场,但我重视的信誉的确让我有翻身的机会。跌倒了没关系,就当是自我检讨的机会。

2000年,胡启耀成立了南集鼎业,找来从美国学成归来的大女儿胡思婷助阵,再请个职员负责处理文书工作,而这个设在美芝路黄金大厦(Golden Mile Tower),面积仅400平方英尺的小店面,就成了他重振旗鼓的大本营。

虽说一个人的成功往往靠智慧和勤奋,不过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懂得借助外在力量,在发展事业上取得良好开端。

胡启耀重出江湖,默默耕耘了好几年,但让他事业起飞的关键,还是脱离不了眼光和契机。

2004年,黄金大厦背面的尼诰大道路段,正在进行地铁环线工程,怎料临时护墙倒塌,地下工地结构的电缆和煤气管也遭受破坏,导致大量煤气泄漏;电缆断裂也使滨海湾和美芝路一带的建筑物电流中断,而黄金大厦也受波及。

在人心惶惶之际,市面盛传黄金大厦的结构也受到影响,原本门庭若市的大厦一下子变成门可罗雀,商店和办公室租金和转手价一落千丈,900平方英尺的办公室售价跌至10万元,每平方英尺100元的价格也不容易找到买家,但胡启耀却大胆地“人弃我取”。

他说:“根据我的观察和分析,黄金大厦的地基稳固,且并非偷工减料建成,何来建筑结构问题?只是人心也像尼诰大道那样如骨牌式倒塌,这样的信心危机反而成了千载难逢的转机。”

在乏人问津的情况下,胡启耀一口气买下了六个单位,大部分资金来自公积金存款。

一两年后,他以每平方英尺750元的卖价转手,投资胆识和眼光让他在黄金大厦赚得第一桶金,也让他有了较稳健的财务基础,在重新出发的征途上越战越勇。

祖孙三代同住胡家大宅

2009年全球金融风暴横扫之际,胡启耀先以340万元买了东部信立路的有地洋房,2012年连洋房的后方住宅也一并买下,地皮和重建花了近380万元,再建条小通道把两栋连接起来。

两栋洋房占地8000平方英尺,楼高四层,楼面达1万5000平方英尺,共有15个大小房间及一个小型游泳池。胡启耀和许美珠夫妇、三个孩子、媳妇,以及孙子祖孙三代14人,全住在胡家大宅同一屋檐下。

胡启耀创业时买的第一辆车的车牌号码是6289,他也独爱这四个号码;此后胡家和公司高级职员的新车车牌都是6289,当超过10辆6289轿车在豪宅前一字排开时,场面相当“壮观”。

致富之道:买大卖小 业务多元

南集鼎业的业务是三鼎而立,其中建筑业占总营业额一半,房地产发展及钢铁制造业则各占两三成。

南集集团接到的第一个上千万元工程,是为五六十间民众联络所的升降机进行翻新工程,而作为小型发展商,胡启耀的策略是“买大卖小”。

他说:“我们无法和大发展商争天下,只能‘以小搏大’,小有小的做法,只要看得准、抓得准,也不难分得市场的一小块蛋糕。别小看这小块蛋糕,利润足以让我们这类小发展商受惠不少。”

南集集团至今已完成12个小型有地住宅项目,胡启耀的做法是“买大建小”,以数百万至上千万元买下有地大宅、豪宅,再进行重组规划,把整栋旧宅拆掉,改建成数个面积较小的新洋房,结果往往是卖得红红火火。

胡启耀的最新有地住宅项目,是在东海岸的信立(Sennett)区。五年前,他以1000万元买下南洋大学创办人陈六使家族的故居,买价约每平方英尺800元,然后改建为一栋独立及两栋半独立式洋房,“以一变三”正是他生财之道。

不过,胡启耀始终认为,房地产涉及投资额甚大,而且是风险较大、利润偏低,要经得起市场的起起落落,才能在大风大浪中驶得万年船,其中一个应变策略就是设法使业务多元化。

南集集团的另一个核心业务是建筑业,专长是建造步行、脚踏车走道,以及公园连道。

早在10年前,位于大士西通道的本地第一个越野赛车训练与竞技场,便是由南集集团建造和经营。

除了有一条泥地跑道,赛车场内还有一条柏油路竞赛跑道,可以供两轮越野电单车和四轮汽车尽情飙车。跑道旁还建有可容纳100人的观众看台和有60个车位的停车场。

2000年,为配合青年奥运会的举行,占地23公顷的淡滨尼脚踏车公园及赛道、越野车道,也是南集集团负责兴建、修建。

据估计,由南集集团标得及建造的环岛脚车及步行走道超过50公里,建造费不下2000万元,全岛80%以上的走道工程也是由该集团负责。

此外,组屋区翻新增建的许多休闲小花园,大多也是交给南集集团承建。

胡启耀说:“南集集团的投标报价虽然可能不是最低,不过当局考虑了我们以往的良好工程记录,往往会把工程颁发给我们,当然我们必须确保工程是又快又好、物有所值。”

南集集团“小生意” 制作装置钢铁铝产品

南集集团的基建小工程,还包括在组屋区建地面停车场,以及收费闸门,两者合计约有3000万元。由于是政府工程,利润或许不高,不过没有呆账、坏账的风险。

胡启耀常说:“我们的生意不大不小,只好大小通吃。”

南集集团的“小生意”,是指钢、铁、铝产品方面的制作业务,在兀兰设有三座工厂。全岛的路边和巴士车站的铁质栏杆、脚车停放架,以及地面铁盖,半数以上便是由该集团制造和装置。

目前,南集集团共有700名员工,属于高级职员的有百余人。胡启耀的太太许月珠负责人事部,大女儿胡思婷(董事经理)主管行政和财务,儿子思凯(副主席)和思阳(执行董事)分别处理业务和行政。在父亲的潜移默化下,两兄弟也积极参与商团活动,分别是布业中心商联会的“候任”会长、金皇大厦商联会的副财政。

在胡启耀的领导下,金皇商业大厦于2013年进行翻新,并获得建设局颁发“绿色建筑标志(金奖)”(BCA Green Mark Award(Gold))表扬,而且是唯一得奖的旧商厦。

布业中心商联会也采取了措施,进一步加强布业中心在业界的地位。胡启耀指出,从人们生活基本需要“衣、食、住、行”来看,制衣所用的布永不可缺,所以尽管布业转口贸易不再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样旺,布业中心仍然因市场需要而存在。时局变化和个人因素虽使得一些布商转行,甚至不得不把店面转让他人经营其他生意,布业中心仍然如其名,是不折不扣的布业商场,卖布和与布相关用品的单位,约占总商业单位面积六成。布业中心可说是一个品牌。

我们无法和大发展商争天下,只能“以小搏大”,小有小的做法,只要看得准、抓得准,也不难分得市场的一小块蛋糕。别小看这小块蛋糕,利润足以让我们这类小发展商受惠不少。——胡启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