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Deliveroo总裁许子祥 新中央厨房模式兼具用餐与外带

对于送餐服务公司Deliveroo会否有跨领域的计划,许子祥表示,追求垂直市场看似潮流,可是公司上下深切在乎的就是食物。因此,公司在我国推出第二个Deliveroo Editions地点,让七个餐馆伙伴使用厨房设施烹煮食品,递送员之后送餐给这一带的客户。

“竞争就这样来来去去,优步(Uber)是一大竞争者,它走了,但我们会继续留下来。”

这是送餐服务公司Deliveroo总裁许子祥(38岁)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对餐馆、递送员与客户许下的承诺。

送餐服务行业竞争激烈,Deliveroo在2016年蒙受的亏损为1亿2908万英镑(约2亿3426万新元),是2015年赤字的四倍。不过,它的营收在同一期间飙涨六倍至1亿2856万英镑。

我国会计与企业管制局资料显示,Deliveroo在新加坡的业务于2016年出现1686万元亏损,营收为1145万元。

许子祥解释,2016年蒙受亏损,是因为拓展业务,进军另外11个市场,当中包括在2015年底走进新加坡。他说:“其实,我们目前在许多不同的市场已开始有盈利,不过我暂时无法透露太多细节。”

他的竞争对手中,有些起初的主要业务并非送餐,但之后将业务多元化。例如,私召车平台Grab将在本月底推出GrabFood取代UberEATS,以及近期也加入送餐行业的日常用品与食品随选配送服务公司诚蜂(Honestbee)。

问及Deliveroo日后会否有类似跨领域的计划,许子祥说:“追求垂直市场看似潮流,可是我们公司上下深切在乎的就是食物。”

他说,这也是为什么公司在新加坡推出第二个Deliveroo Editions地点,于劳明达街的CT Hub 2设立中央厨房,让七个餐馆伙伴使用厨房设施烹煮食品,递送员之后送餐给这一带的客户。

与去年在加东设立的中央厨房不同的是,约3657平方英尺大的新场所设有可容纳20人的用餐空间,也能让食客点餐后自行领取食物。

“这里其实和熟食中心没有两样,相当于数十个餐馆同在一个屋檐下。”

许子祥进一步解释,考虑到本地熟食中心文化,以及国人勇于尝试新食物,公司因此决定把新加坡作为推出用餐或自行领取服务的第一站,接下来会推广到其他市场。

中央厨房共分八个厨房,记者两周前参观时发现有七个餐馆伙伴入驻,他们分别提供韩国餐、越南餐、希腊美食等。

最后一个厨房的空间,暂时成为媒体访问室,里头摆放了桌子和几张椅子。早前接受两名记者访问的许子祥,带我进入这“厨房”。身穿T恤和长裤的他,往前靠并双手搭在椅背上,开始与记者谈话,神态轻松自在,颇有起步公司创办人的架势。

在伦敦萌起送餐服务念头

这名美国华裔曾在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任职。他于2000年初在纽约工作,之后调派伦敦。他忆述,当时每周工作100小时,因此在纽约依靠送餐服务填饱肚子。

他到伦敦却发现,当地欠缺这方面的服务,必须到连锁超市果腹,因此萌起设立送餐服务公司的念头。不过,这生意点子过了数年才落实。

许子祥在2010年回到美国修读工商管理硕士课程,毕业后与童年认识的友人奥洛夫斯基(Greg Orlowski)一起创业,Deliveroo于2013年在伦敦问世。

许子祥也是公司的首名递送员,骑着史古打送餐,以及寻找餐馆伙伴合作。

这门生意越做越大,获得指数创投(Index Ventures)和阿塞尔伙伴(Accel Partners)等创投公司的注资,这家起步公司于去年9月筹集了3亿8500万美元。根据数据平台Crunchbase,Deliveroo至今共筹到8亿6000万美元,公司估值为20亿美元。

每隔几周仍骑脚踏车送餐

现在的许子祥,每隔几周还是会骑着脚踏车送餐,了解递送员的需求,同时锻炼身体。他曾在巴黎、墨尔本、布鲁塞尔和香港送过餐,不过在香港是步行递送,因为骑车相当困难。

他说:“我倒是还没在新加坡尝试过。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今天下午能执行。”

由于来新加坡的行程紧凑,许子祥没在新加坡当过递送员送餐。不过,对于本地的餐馆和食客,他并不陌生。

许子祥说,自己大部分的餐食都是公司旗下合作伙伴烹饪的料理,新加坡也不例外。

他在受访两天前的晚上到新乌敏海鲜享用晚餐,品尝了用牛脂肪炒出的“心脏病炒饭”,让他大赞美味。“至于辣椒螃蟹,我是挺喜欢它的味道,可是我没什么耐心吃。”

许子祥说,新加坡食客其实相当“挑剔”。他解释,本地人在这里的熟食中心能够以低廉的价格寻找到高品质的食物。他指出,新加坡也是世界最大的送餐市场之一,因为本地人非常讲究方便。此外,新加坡是个大熔炉,融入了各种文化,创造了不同的美食。

“新加坡食客的要求是高,不过这是好事,因为我们能力求上进。”

那其他国家的食客又有什么特点呢?许子祥说,意大利人也强调高品质食物,西班牙人较休闲,因此对等候时间不会太讲究。

至于所居住的伦敦,许子祥说伦敦食客非常在乎高品质食物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平均的送餐时间是22分钟、23分钟左右,这对忙碌生活的人来说非常重要。”

或许这是为什么原定30分钟的专访有如送餐时间一样,进入了第24分钟时就被要求结束。记者请许子祥写下中文名时,赫然发现对方华语说得很流利,原来他的父母是台湾人。

日后是否考虑进军中国大陆市场,他笑着回答:“或许台湾吧!”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