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父亲的大脑“装进”电脑里

本系列邀请四家来自不同行业的公司,细述创始人与年轻一代掌门人如何为企业注入新生命。受访企业当中,有一家从事眼镜代工与生产,另一家是家具制造商。这两家公司在年轻一代加入之后,发展自家品牌,延续第一代的工匠精神。其中一家甚至已经跨入海外市场。另外两家公司,一家是珠宝和勋章设计与铸造商,另一家是大宗商品交易公司。两家公司的第二代皆认为,数码化是公司的关键未来。不论是自创品牌或数码化,一再凸显每个行业都需要创新与转型,方能不被瞬息万变的时代所淘汰。

在眺望国家体育场的办公室里,沈建民指着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说:“基本上,你看见的这些都是他(指父亲)的化身。”

现年29岁的沈建民于四年前离开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加入父亲沈启雄(64岁)的化工贸易行业,父子一同创了大宗商品线上交易平台搜齐(SourceSage)。

沈建民透露,创业的点子来自父亲要求他协助设立公司网站。“既然如今已是移动通信的年代,为什么不直接借助这样的科技?”

毕业自牛津大学电脑科学与工程学系后,在科研局任职的两年期间,沈建民负责的事项之一正是大数据研发的商业化。

除了大宗商品价格分析,据他透露,其中一项与管理诈欺风险的技术获得星展集团采用。

不过,这也让他发现,只有财力相当的跨国公司或大机构才有足够资源投入这些新科技,“中小企业能惠及的很少”。

眼见无人传承父亲在化工贸易领域的专业知识,同时看好该领域能因科技转型而获得重生,沈建民于是向父亲提出创设线上交易平台的想法。

从事化工贸易逾20年的沈启雄说,传统上,那是一门“不透明、资本密集和高风险的行业”。

自上游至下游的化工原料、中间体和最终商品,尤其是中间体的种类繁多,用途广泛,但市场缺乏透明的定价机制。沈启雄指出,资讯不透明是市场得以操控价格的主要原因,价格的波动幅度更是令人乍舌。他以脂肪醇为例,曾发生过在两周内由2500美元下滑到1500美元。

“价格大跌,有些客户订了货,干脆不付款,你能奈他何?”若要避免类似风险,行业内人士只能靠关系。“他(指儿子)过去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收费不便宜,仍有源源不断的客户找上门。”人脉之外,沈启雄点出关键是他与客户长年累月建立的信任。

除了盯紧商品是否准时出货、符合规格等细节,沈启雄透露,客户最关心的是商品即时报价,这也是他能提供的。

过去,沈启雄必须透过电话、传真机搜集资讯,如今有了免费的通讯应用,沈建民见父亲每天埋首在WhatsApp里。

在沈建民看来,这正是行业转型的契机,“这是一个老化的行业,年轻人因缺乏专业知识和人脉而进不来。”

若要打破现状,化工贸易交易需要更透明的市场机制。

经由大数据分析 提供市场及价格走势

具备网络版和移动版,在搜齐的平台上,贸易商可透过群组询问及报价。

沈建民说,公司有一组市场研究人员随时追踪报价是否偏离市场行情,夸大报价的贸易商会被列入黑名单。

平台上搜集的询问价及报价经过大数据分析,即能提供长期价格走势,搜齐的研究人员以及合作的第三方研究机构,同时提供市场分析报告。沈启雄说,这是市场最缺乏的。

他不讳言,起初业内没人看好搜齐,但沈启雄依然支持儿子辞去科研局,自行创业的决定。无惧被颠覆,沈启雄豪气说:“投资是靠眼光,不是靠资讯不平等。”

与著名的信息机构彭博(Bloomberg)相比,沈建民指出,彭博主要提供期货报价,搜齐是现货报价,以进行实体交易的大宗商品贸易商为主要目标客户。

目前,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成分股丰益国际(Wilmar International)以及全球最大的化工集团巴斯夫(BASF)都是搜齐的数据订阅客户。

望带动整个产业链转型

除了提供即时报价,贸易商也可在搜齐寻找不同地区的买家和供应商,以及设立公众账号,发布产品信息。

沈建民说,搜齐是将父亲数十年来累积的专业知识数码化,“我要建立的是市场信息的亚马逊。”

他也相信,先让大型交易商和中间商数码化,可带动整个产业链转型。

据沈建民透露,另有不少贸易商看中搜齐的平台,要求以此为样板,建立自己的线上交易平台。因此,搜齐的另一项盈利模式是提供白色标签软件(white label software)。

目前,日本贸易商研光通商(Kenko)已取得软件授权。据了解,翱兰国际(Olam)也有意这么做。

成立至今,搜齐的用户已超过1万5000名,客户遍及105个国家,在中国、印度和越南都设有办公室。公司也成功获得亚洲创业基金公司通环(iGlobe Partners)为主导的创投资金。

谈到公司未来的发展,沈建民期许,终有一日,能为一所实体交易中心提供关键平台技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