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科技公司转变成“酒庄” 酒藏家卖酒传授分享品酒心得

街边的食品小店,也许看来毫不起眼,但卖的可能是昂贵的高档美食。虽然规模小,但顾客都是讲究食品美味和质量的人士,花钱吃好料更是毫不手软。这类商品成本高,资金有限的小店主在做生意时,所面对的挑战和难题更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珍馐美馔·小店大业》系列将带读者了解小店主的经营理念和未来发展计划。

一家售卖葡萄酒的店铺,想象中的设计必定非常高档,左右两旁的柜子陈列数百瓶红酒、白酒和香槟,估计也有个可品酒的桌椅。

记者走访精品酒商Fine Wines时,眼前却是一个办公室,员工在各自办公空间使用电脑工作。创办人兼总裁劳博能(50岁)在会议室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记者唯一看见的“葡萄酒”是在座位后端,摆在窗台的空瓶子。

劳博能说,现在店铺的租金昂贵,一个月需要数万元,不能再使用这老旧的经商模式了。

“我们现在采用电子商务平台做生意,这是一个看不到门面的市场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精品葡萄酒公司的“前生”,其实是一家科技公司。

劳博能早前在美国修读课程,之后回到新加坡,于1996年设立软件公司Inkline Software。

公司负责制作并售卖共享软件(shareware),之后进军广告领域,业务发展良好。

他说:“我们当时有很好的技术,不过没有看到转型的机会。每个人较少使用桌上型电脑,转成使用手机、平板电脑等,公司也很难再继续经营下去。”

公司业务从2008年开始走下坡,劳博能四年后决定转卖葡萄酒。

他解释,自己早前在美国学习品酒,从此对葡萄酒情有独钟,如今每天至少都会在晚餐小酌一杯葡萄酒。

住家两个酒窖存放上万瓶葡萄酒

劳博能喜欢收集这些精品葡萄酒,住家的两个酒窖存放至少1万瓶葡萄酒,于是决定将它们拿出来售卖。

对于把过去20多年来收集的精品酒拿来售卖会否可惜,他笑着回答:“可是一个人喝不完啊!如果每天喝一瓶的话,那需要3000天,这是10多年啊……”

那决定转行有深思熟虑吗?劳博能坦言,其实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想。

他说:“做生意需要一些直觉。我认为这个市场似乎缺少这方面的产品。”

劳博能起初与一名伙伴进军这门生意,但双方意见出现分歧后拆伙。他之后决定设立办事处,并且让科技公司的员工转型。

问及要员工踏入未知的领域有什么难处,劳博能笑说:“其实不难,只要多喝,自然就会欣赏了。”

那时候,员工每天从喝酒中不断学习并参与讨论,自己则从旁指导,品酒能力因此“就从业余变成专业”。这五六名员工中,有多名是与他一同打拼10多年的战友,如今有一名更成为导师,教导他人如何品酒。

他掏出了200万元至300万元,买下劳明达街的CT Hub 2的单位,在这2000平方英尺的空间设立办公室与酒窖。

这酒窖有如大型冰箱,记者走进参观时马上感到“寒意”。劳博能说,酒窖的温度维持在12摄氏度至13摄氏度左右。

酒窖摆放的白钢酒架都装满了葡萄酒、香槟等精品酒,大部分来自法国、也有来自美国与意大利。有精品酒售价少过100元,也有陈年好酒售价高达上万元。

他透露,店内所有葡萄酒都得先经过他品尝鉴定后,才能够售卖。

劳博能说,公司是以大众化的价格售卖精品酒。他回想,早前在本地购买精品葡萄酒曾被“砍菜头”,因此誓言进军这行业时要将产品价格走向大众化。

他忆述,公司早期在一周内只接获两三个订单。

“往后生意逐渐好转,我们现在一天通常可接到几十个订单。”

不过,由于是精品酒,因此要懂得欣赏,客户大多是白领阶层。劳博能说,自己也想过要如何吸引更多客户,其中一个方式就是教导大众如何品酒。

公司举办了不少课程,让15名公众前来参加,在会议室大圆桌上欣赏不同的精品酒。

他说:“我希望有更多人欣赏葡萄酒。如果你放眼10年、20年,当越来越多人懂得欣赏,也会寻找更好的精品酒,他们就会成为我的客户。”

他补充,教育大众的另一理由,也是希望大家在买酒时别光看牌子。

“亚洲社会非常注重品牌。我们不是在买名牌包包LV,很多酒的价钱其实很公道,而且比昂贵的酒更加好喝。”

通过葡萄酒社交平台撰写超过3000个酒评

除了开课,另一个能够分享及教育大众品酒的方法,就是通过撰写酒评。

劳博能说,自己品尝过上万个葡萄酒,并于2014年开始在葡萄酒社交平台Vivino分享酒评,并撰写了超过3000个酒评。

他的酒评也是进军中国市场的其一策略。精通双语的他,三个月前开始在这平台以中英文为每一瓶葡萄酒点评。

“现在有越来越多中国人买葡萄酒。我希望借用我的经验,把这些好酒的信息与他们分享。”

虽然他的产品尚未进军中国市场,但这些精品酒已卖到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香港和越南。

他说,新加坡的市场小,而且酒商也多,市场竞争激烈。为了在这方面保持优势,公司除了扩大世界版图,也继续专攻网络销售这方面,例如通过面簿页面与Instagram账户与客户互动。

不过,劳博能坦言这还是个非常传统的行业。

他说:“下一代人还是会喝酒,因此这行业不会消失,只是做生意的方式会不一样罢了。我觉得卖酒是个长远的生意,只要做得好,传给下一代不是大问题。”

相比之下,制作并售卖软件的发展与变化快速,他坦言自己已追不上,因此较倾向传统生意。

那是否打算交棒给孩子呢?他说:“还没有,当然希望能这样。目前儿女才10多岁,还有很长的路程。不过我觉得,还是可以尝试。”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