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立资本创立43年不亏不裁 林华铭:能创造机会就能赚钱

1970年代以传统方式进行证券交易,每天要为大量买卖订单兑账并非易事。 (辉立资本提供)
林华铭今年4月获颁第33届“新加坡商业奖”的“年度杰出商人奖”。(档案照片)

辉立资本执行主席林华铭驰骋证券界超过40年,克服了许多危机和磨难,他最自豪的是能够不断创造机会,集团从不亏钱从不裁员。

带领集团走在业界前端,把业务从新加坡扩展到17个国家,林华铭受访时却皱着眉说:眼前有三大困境找不到出路,晚上垫高枕头睡不着。

早年在油化工厂当了三年工程师,林华铭接着在新加坡的一家交易所当研究经理三年,然后应邀和三个伙伴共同创立辉立证券。

1975年在菲立街(Phillip Street)起家,因此以“Phillip”命名。辉立证券过后改名为辉立资本(PhillipCapital)。

作为老行尊,林华铭(73岁)见证了证券和资本行业数十年的起落。

1985年,业务涉及海难救援、酒店与房地产等的新加坡泛电集团(Singapore Pan Electric Group,简称新泛电),因债务缠身,无法履行远期合约(forward contact)而倒闭。证券行与小股东热捧的股票一夜间变得一文不值,甚至迫使新马股市休市三天。

这是当年证券界一大危机,林华铭很庆幸辉立在事发前已终止远期合约买卖,逃过一劫。集团之后还经历了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2003年沙斯疫情,以及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等。

林华铭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自豪地说:“无论是作为一家新加坡公司或往全球发展的集团,辉立从1975年创立至今从未亏钱,这么多年来我们也不裁员;裁员代表管理层失败,无法为员工创造机会。

“领导人最重要的角色是什么?有人说是为公司赚钱。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创造机会给员工。办到这一点意味着你已经赚钱,因为没能赚钱就不能创造机会。”

眼前三大严峻挑战

林华铭一天只睡约六小时,但不是因为得到办公室上班,而是在想未来。

访问过程中,这名智慧长者不时引经据典,也反问记者一些问题,脑子里是不断地在思考的。有趣的是,问及他的个人事情时,得到的回应最后总是会扯回辉立,例如他说兴趣是如何让集团变得更完美,爱好是确保自己身体强健以继续执行使命。

40多年来经历客观因素打击和同行崛起消失,林华铭认为过去的都已经过去,接下来要面对的三大挑战才更严峻。

首个挑战是利润持续遭榨压。

林华铭说:“在能源、通讯和物流方面,世界正迈向零增量成本(margianl cost),也就是说制造第一个产品或服务,付出初始成本后,生产下一件产品或服务的成本是零,如采用太阳和风力等新式能源、互联网、无人车和卡车。

“制造太阳能板需要初始成本,但之后使用它基本上是不用再花钱的。当竞争对手都拿出零增量成本,你的服务和产品能卖多少钱?增量利润(marginal profit)遭侵蚀是无可避免的。”

第二个挑战是科技的颠覆。

先进的通讯科技,尤其是云端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blockchain),在创造新工作之前会先破坏现有工作。200年前的工业革命、1996年互联网诞生的先例已经证明。

“我们已迈向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也朝向无纸化,希望能做到‘T+0’(交易后零个工作日结算)甚至是‘T-2’(如在了解客户投资习性后预先提供贷款)。但是,如果苹果、谷歌、腾讯或蚂蚁金服大举进军金融服务业,现有的金融机构要如何应对?”

第三是转向以平台为中心。

林铭华举例道,2013年《财富》500强全球市值最大的10家公司,八家来自传统行业,两家是以平台为主的公司;2017年的十大当中,有八家是平台为主的公司。

他说:“今日的竞争不再是产品打产品,而是平台或生态系统对打。辉立也要从公司为主转向平台为主,但要改变员工的思维谈何容易,也是克服挑战的最大绊脚石。”

眼前集团和行业所面对的挑战他看得很清楚,但坦言未有解决方案,所以晚上睡不着觉。他透露,今年4月领取第33届“新加坡商业奖”(Singapore Business Awards)的“年度杰出商人奖”时,是带着诚惶诚恐的心情。

转换角色不言退 亲自组接班团队

在新加坡土生土长的林华铭,父亲经营进出口和分销轮胎生意。他排行老大,有五个弟弟和三个妹妹。

如今林华铭的四个孩子各有成就,还有六个孙子,很多人都问他为何不退休?

林华铭抛出一句:“老兵不死,只是退下。”他说要工作一辈子,不过角色会转换,像现在已放下新加坡业务,专注在全球业务。

两年前,林华铭委任四名执行董事作为继承者,这四人加入公司已超过10年,年龄处在人生黄金时期的35岁至45岁。四人过后选择林华铭的儿子加入,五人组成“A队”。他认为七人会更理想,然后由他们再建立一个“B队”。

“A队”目前主要经营新加坡业务,16个海外总部仍向林华铭汇报。

其实早在1980年左右,一起创办辉立的三个伙伴相继离开公司时,林华铭就把三个弟弟带进公司,如今两个儿子也在集团工作。

谈到家族企业是否会有执行力度时,他说:“每家公司都有各自的问题,不论是不是家族企业,都得面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期待。我们这个家族企业不拥挤,因为一直制造机会。我认为,做生意的两大原则是任人唯贤和一视同仁,不只是对家庭成员公平,对家庭成员以外的人也一样。”

实践创新点子 拥抱新科技

创新并非易事,但林华铭说点子很便宜。

“创新不是不断发现新东西,而是忠于你的点子,相信它,然后想办法实践它。

“很多人有点子,点子是很便宜的。如何实践点子才是最艰难的,因为你会遇到许多阻碍。”

林华铭就靠着忠于自己的点子,在业界拿下多个“第一”。

1970年代,交易所最常见的画面是隔空喊价,而每天要为大量的买卖订单兑账并非易事,辉立资本创造了克服这方面问题的平台。

1996年,集团推出“辉立电子股市连机系统”(简称POEMS),让投资者利用电脑买卖股票、查询户头结存,以及获取股市走势等资料。美国两家公司在同年较早时推出POEMS,辉立是全球第三家,应该也是欧亚首家。

如今所有证券商都提供这项服务,感觉上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当时在本地的确让人眼前一亮,吸引了许多年轻投资者开设生平第一个证券交易户头。

去年辉立期货推出“MetaTrader 5” 平台(简称MT5),它的智能交易程序(Expert Advisors)可协助客户分析价格图表及自动交易,是本地首家采纳多元资产交易平台的经纪商。

林华铭向来主张“环抱科技”,他说:“如果目前的服务只能争取到200名客户,为什么不利用科技争取到上千或甚至更多客户?”

不卖也不上市

林华铭的人生和辉立是分不开的,不止一次有人提出收购集团,但他都婉拒了。

他解释道:“辉立是做生意多过赚钱。公司是一群人选择对彼此负责任,不只是资产和负债。所以我们决定不卖公司,而且通过壮大公司让这份关系继续成长。”

此外,林华铭认为成熟市场的监管条例诸多,所以并没有让辉立挂牌上市的打算。

过去几年,海外贡献集团的盈利约60%,新加坡40%,集团的长远目标是把海外贡献提高到90%。

他说:“作为新加坡人,我当然是以新加坡起家,但是这个市场太小,所以得放眼亚洲;未来这个世纪还是亚洲的。当然,我们也要继续开发全球市场。”

1984年进军香港成为过江龙

早在1984年他就决定勇闯艰巨的香港市场。当时在新加坡的竞争者约有19家,在香港至少有400家经纪商。

从1400平方英尺的小办公室起家,经过40年打拼,辉立在香港的办事处如今超过5万平方英尺,是当地领先业者之一。此外,集团也进驻芝加哥、伦敦和东京等主要金融中心。

回顾辉立40年来时路,第一个十年是学习和扎根,第二和第三个十年是往海外扩展,第四个十年是冲出区域和推出更多产品。

如今辉立业务涵盖证券、共同基金、衍生产品、期货、期权、外汇、差价合约、财务规划、保险和银行等,全球员工3500名,服务超过100万名零售、高净值人士、家族办公室、企业和机构客户,所管理或保管的资产超过300亿美元(约403亿新元),股东基金超过10亿美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