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变战友挥军房地产

王荣强(左):从父亲(王邦益,右)身上学到了许许多多实际经验和经商之道。初入公司时,许多细节他都会过问,几年后他抓大放小,不再事事过问,而我也只须向他汇报大的事项,我们做起事来越来越有默契。(陈来福摄)

明眼看名商

在事业上各自精彩的张骐牧和王邦益虽相识二三十年,两人携手进行大合作却是近一年的事,他们近期合资开展四个房地产项目 ,涉及的数额近10亿元。从生活好友变成商场战友,双方希望强强合作能取得赢赢效果。

近一年来,以王邦益为首的联明集团(Lian Beng Group)和张骐牧掌舵的金信资本(Apricot Capital),频频在房地产市场联手重磅出击,短短12个月里先后标下四个项目,投资总额近10亿元,震撼了整个市场。这四个项目是:

一、2017年5月,联明、金信资本、金成兴(KHS)和豪利(Oxley)组成的财团,以5亿7500万元标下后港的Rio Casa,其中联明旗下子公司新联明和金信资本各持股20%及10%,数额分别是1亿1500万元及5750万元。

二、两个月后,联合财团另以近5亿元拿下实龙岗北Serangoon Ville,其中联明集团和金信资本各持有两成股权,数额近1亿元。

这两个私有化HUDC项目的每平方英尺容积率(psf ppr)分别为706元和835元,比最低投价标高出超过25%。

联合财团高价下标显然是势在必得,这一出击立即掀起了最新一轮的集体出售旋风,全年集体出售估计涉及的金额高达80亿元。进入2018年,这股集体出售热潮越演越烈。

三、联明集团和金信资本也另辟蹊径,转向收购商业大厦。2017年7月间,凯德商务产业信托(CapitaLand Commercial Trust)以2亿8000万元脱售位于实利基路的Wilkie Edge大厦,买主就是联明集团和金信资本,各持半数股权。

四、2018年4月,双方另以2亿4800万元,收购三巴旺购物中心(Sembawang Shopping Centre),各持合资公司的半数股权。购物中心为999年地契,可出租楼面不下14万平方英尺,目前的租用率达99%。

王邦益积极寻找投资良机

联明集团执行主席王邦益说:“良好的财务状况让我们能不断寻找投资良机。投资三巴旺购物中心所取得的租金回报,将增加集团的盈利。我们将持续建立多元化的营收来源,以在核心建筑业务的低迷周期缓解情况。”

其实,在王邦益眼中的一两千万元的“联合小投资”,还包括在马西岭的咖啡店。

有“咖啡王”之誉的张骐牧和王邦益在商场相识已久,不过由于经营的行业不同,没有生意来往,也无合作机会。

去年5月,联明、金成兴和豪利组成的财团准备出手竞标Rio Casa项目时,王邦益便邀请张骐牧参与,而张骐牧脱售超级集团(Super Group)套现后,也在积极寻找新的投资。

张骐牧投石问路不断加码

张骐牧的金信资本的第一个投资项目占股10%(5750万元),投石问路之后,金信资本就不断加码,第二个项目占股20%,接下来的两个项目各持股50%,张骐牧显然是信心满满、看好双方的合作。

他说:“我对房地产行业不熟,这方面的投资必须带眼识人,王邦益在房地产具有四五十年的丰富经验,日常业务就由他负责,我们可从中学习,希望日后还有继续合作的机会。”

张骐牧儿子张竣翔(35岁)补充说:“投资一家公司也就是在投资‘人’,公司领导的人品、素质、才能和经验都很重要,我们和新合作伙伴的价值观和经营策略接近,做起事来会有默契、一讲就通。”

张骐牧的大女儿张诗慧和张竣翔是他新设私人投资公司金信资本的董事经理。

张诗慧是在1999年加入超级集团,负责品牌、行销及产品开发。张竣翔则在2007年加入,负责集团的企业策略及业务发展。张骐牧认为,两个孩子的办事能力、处世待人,符合公司的严格要求。

张诗慧和张竣翔各有两个小孩,目前两人都住在外面,金信资本在丹戎巴葛的办公室便成了张家每天聚会之处、感情联络站。

张骐牧睁眼识人找对商场伯乐

2016年底,由德国巨富莱曼(Reimann)家族掌控的荷兰咖啡和茶叶制造巨擘Jacobs Douwe Egberts(简称JDE),以14亿5000万元,即每股1.30元全面收购超级集团,这也是2013年以来东南亚最大宗的饮食集团收购交易。张骐牧家族持有集团的大约35%股权。

30多年前,张骐牧起家之处,只是一个位于马里士他路金城工业大厦内不到2000平方英尺的狭小办公室。

其实,张骐牧自幼就与饮食业产生渊源,父亲从事糖果制造,张骐牧身为长子,在19岁中学还未毕业就必须到父亲工厂帮忙。

父亲经营的是小本生意,当他去世后,这家小厂无法与大厂竞争,连年亏损。张骐牧毅然改行从事制作录音带的生意。

转换事业跑道的全盘考量

1987年,原本从事印刷铝板生意的张骐牧看准即溶咖啡的商机,投入这个当时在本地仍没人开发的行业。

90年代,超级集团从即溶咖啡行销商蜕变为生产商,在争取技术先机的同时开拓行销网络,抢占了即溶咖啡市场。

超级集团于1994年在当时的自动报价股市挂牌,几年后升级到主板。业务最辉煌的财年(2013年),集团营收达5亿5700万元,净利近1亿元。

对于超级集团股权的转让,张骐牧自有全盘的考量。

他说:“国际市场的咖啡制造业的竞争加剧,能赚取的利润越来越小,特别是几个国际大企业垄断市场的情势日益明显,其他公司要有所突破困难重重,我们相信把公司交给有信誉的JDE接手经营,能延续超级咖啡的品牌、能照顾公司的老员工,因此我们决定见好就收。”

今年66岁的张骐牧有女儿、儿子的相助,在业务管理上抓大放小,近一年来的多项联合投资都是属于长期性质,也由孩子们坐镇操盘。

他说:“生意上的投资选择合作伙伴极其重要,我曾‘年轻无知’,在和他人合作上吃了不少亏。金钱和朋友同样重要,做生意当然要赚钱,不过一定要取之有道,不好老是千方百计占人便宜而失去了做人的大原则、经商的大方向,我始终相信诚信待人总会有好报的,总之,睁眼识人,找对能互利互惠的商场伯乐,找到能互信的人合作是成功的基石。”

马可波罗海业白武士

去年,九名白武士出资6000万元搭救陷入财务危机的上市公司马可波罗海业(Marco Polo Marine),张骐牧更由此成为最大股东

马可波罗海业总裁李云峰先后找了15个潜在投资者,而第一个答应的投资者是张骐牧,过后仁恒置地主席钟声坚和企鹅国际也相继各注资1000万元,一些投资者也以张骐牧马首是瞻。

谈及是什么原因促使他注资2000万拯救快要倒闭的公司。张骐牧轻松答道:“我了解李云峰这个人,在他人生巅峰的时候每年都会来给我拜年。凭借他的人品和诚信,我投的这2000万就值得了。”

王邦益张骐牧强强合作

合作往往讲求缘分,王邦益和张骐牧是多年老友,在生意的合作还是始于Rio Casa。他说:“David(张骐牧的洋名)有财务上的实力,而我则有房地产方面经验的实力,我们一谈就一拍即合,从生活好友变成商场战友,这是强强的合作,也是赢赢的合作。”

联明集团成立于1973年,1988年联明建筑转为有限公司,在土木工程之外开始承接建筑工程,并于1999年上市。2000年,核心业务进一步多元化,从建筑业扩展到房地产发展。2017财年,集团营收计2亿4540万元,净利报5324万元,股票市值估计达3亿8000万元。

日益壮大的联明集团如今已一跃成为新加坡首三大上市建筑公司,集团执行主席王邦益不愧为建筑业的强中强。

儿子加入助阵和布局 

王邦益在新加坡出世,父亲王锡聪来自一个大家庭,有12个兄弟姐妹,日据时期随家人搬迁到实龙岗甘榜,在那里养猪、种菜。1973年,王锡聪以数千元和一个朋友共同创办联明建筑。1978年,王邦益在完成国民服役后加入公司帮忙,与父亲一起打天下,并在上世纪80年代接手管理公司。

其实,王邦益从最底层做起时就想当头家。他说:“从小我的志愿就是当老板,中学毕业后与父亲一起打天下。加入公司后,我在工地帮忙时一心想拓展业务,并说服父亲从承包转做建筑。”

目前,联明集团持有的工程项目合同总值约9亿元,足以让王邦益的团队忙上三几年,而今年60岁的王邦益在商场越战越勇,准备再做另一番冲刺,另一个原因是有了大儿子王荣强(36岁)的助阵和布局。

王荣强于2007年从英国学成归国,首三年是在建筑工地当督工,然后是集团房地产发展部门的项目协调经理。月前,联明集团把旗下房地产发展公司新联明发展(SLB Development)分拆上市,王荣强挑起了“总裁”大梁。

联明集团成立40多年,10多年前开始发展房地产项目。去年10月设立的新联明发展将专注房地产发展,而母公司联明集团则负责建筑工程、建筑材料服务、投资房地产等方面的业务。

2017财年,新联明营收为8763万元,净利为1585万元。公司发展的房地产项目包括住宅、综合项目、工业项目和办公楼,例如Spottiswoode Suites、KAP与KAP Residences、Mandai Foodlink与Hexacube等。

看准海外投资时机

王荣强表示,新项目总面积为460万平方英尺,这包括了一年前买进的Rio Casa和Serangoon Ville,加上现有项目,总发展价值约8亿9200万元。新项目与现有未出售项目可带来价值1亿3600万元的发展盈利,也进一步让集团在建筑和房地产发展两大业务取得平衡点、相辅相成。

其实,在联明集团工作时,王荣强主要负责海外(英国、澳大利亚及中国)的房地产投资。

几年前,在澳洲经济低迷、澳元跌跌不休之际,联明集团看准时机,投资一些具有长期增值潜能的房地产。2017年底,集团以9015万澳元脱售墨尔本富兰克林街的一个永久地契房地产,一买一卖利润近4000万澳元。

联明集团也在中国与豪利、喜敦控股及金成兴,合资在河北高碑店开发的“中新健康城”项目。由于高碑店距离雄安只有40公里,当局宣布将积极发展雄安为另一个经济新区,“中新健康城”立即水涨船高而备受看好。

2015年,王邦益委托大儿子王荣强以私人交易的方式,以1500万元成功标得裕廊东文苑楼海鲜鱼翅酒家,并由在厦门街营业30多年的茗香菜馆入驻,为西部居民提供地道的福建佳肴,王荣强也因而开始名扬商界。

在王荣强眼中,王邦益是位“严父”。他说:“从父亲身上的确学到许许多多实际经验和经商之道。初入公司时,许多细节他都会过问,几年后他抓大放小,不再事事过问,而我也只须向他汇报大的事项,我们做起事来越来越有默契。”

这种“默契”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互信”,换言之不外是“你办事我放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