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主席何光平:悦榕关注市场潜在风险

何光平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表示,酒店业多变和敏感,往往不堪一击。一场政治变局,一起恐怖袭击事件或是一次海啸,都会将辛苦建立的酒店基业击毁。他说:“所以在我的行业中,我不关注哪个市场会带来更多商机,反之,我更在乎的是哪个市场潜伏更多危机。”

65岁只是属于中年罢了,所以我打算继续工作到75岁。接班人问题?等我75岁以后再说吧。——何光平

许多行业开拓新市场业务时,关注的是市场投资潜能。

然而,对悦榕控股(Banyan Tree Holdings)执行主席何光平来说,他关注的却是市场潜在风险。

约三年前,面对泰国政局动荡,以及欧洲和俄罗斯经济问题加剧等一系列地缘政治问题,悦榕控股业务陷入低谷,2015全年净亏2752万元,是该集团历来最糟糕的一年。

三年后的今天,随着泰国政局稳定,区域紧张关系缓和,悦榕控股三年来首次转亏为盈。上月,集团发布2018年第一季业绩,净利同比增加近16倍,从去年同期120万元,在今年第一季激增至2020万元。

短短几年间,从亏损几千万元变成盈利几千万元,固然可见何光平的优异商业管理能力,但何光平认为,这其实凸显了旅游业的剧烈波动性。

他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感慨地说:“酒店业就是这么地多变和敏感,而且往往不堪一击。随便一场政治变局,一起恐怖袭击事件或是一次海啸,都会将你辛苦建立的酒店基业击毁。”

“所以在我的行业中,我不关注哪个市场会带来更多商机,反之,我更在乎的是哪个市场潜伏更多危机。”

中国游客更趋多元化

现年65岁的何光平,一手创办“悦榕”这个知名的新加坡品牌,从1994年开业时只有泰国的一家悅榕庄酒店,今天悦榕资产遍布28个国家,旗下管理超过30家度假村及酒店、70家Spa和90家零售商店等。

尽管酒店业容易遭受挫折,但何光平越是遇到挫折就越坚强,不仅没有打退堂鼓,反而认为全球酒店业正经历一个前所未有的变革期,酒店业长期前景非常乐观。

而他对酒店业前景的信心,主要来自中国日益蓬勃的旅游业。

悦榕控股上财年营收提高,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投资者购买普吉岛悦梿(Cassia)单位,带动集团房地产销售额达到1亿3780万元。

何光平表示,普吉岛豪华住所向来以俄罗斯买家为主,但现在中国买家已超越俄罗斯,成为该地豪华住所的最大买家。

此外,中国游客人数大增,游客类型更多元化,不少人选择到偏远、人迹罕至的地方旅游。像悦榕在香格里拉仁安、九寨沟、丽江、云南西双版纳等远离尘嚣的酒店,中国游客趋之若鹜。

在中国游客的需求推动下,何光平预见集团将迈入新一轮的增长。

罕有地与两巨头合作

为开启新一个增长阶段,素来“独来独往”的悦榕,在前年罕有地跟全球最大型酒店集团雅高(Accor)组策略联盟。同时也与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发展商万科(Vanke)合作。

谈到与这两大巨头的合作,何光平表示,其动力主要来自大型酒店的整合。这包括万豪国际(Marriott International)与喜达屋酒店(Starwood)的合并,以及雅高集团收购洲际酒店集团(IHG)等。

何光平说:“全球酒店业许久未见如此重大整合。随着酒店业格局变化,我们也必须重新探讨未来发展途径。”

而他认为,与雅高和万科的合作,对公司将带来许多长远利益。

就雅高的合作,悦榕可以借助雅高在全球的业务,加快其在欧洲、中东、非洲及美国市场的扩张。

就万科的合作,悦榕将和万科设立合资平台——悦榕中国(Banyan Tree China),用以整合集团在中国的悦榕品牌酒店及资产。

展望未来,何光平认为,酒店业下来将继续面对颠覆性变革,从引入科技到业务外包,酒店业最终剩下的可能就只有品牌。

他说:“这恰好也是悦榕最大优势之一。所以我相信,凭借悦榕的优秀品牌管理,我们将在国际大牌竞争不断的市场中,继续占有一席之地。”

何光平和妻子张齐娥育有两男一女,长子何仁桦原来负责悦榕在中国业务,现在则负责掌管家族企业“泰华集团”(Thai Wah)。女儿何仁榕负责悦榕的品牌相关业务,至于次子何仁椿今年将从剑桥大学毕业。

谈到接班人问题,何光平强调,作为上市公司,悦榕有可能交由管理能力强的专业经理人管理。他也表示,自己还未有退休念头。

他笑说,他受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的启发,觉得自己不应轻易认老。

“其实65岁只是属于中年罢了,所以我打算继续工作到75岁。接班人问题?等我75岁以后再说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