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50年闯过重重难关 星展拿下多个 “行业第一”

字体大小:

财经特稿

建好的商场因为经济衰退租不出去、发展的私宅项目碰上楼市走软而滞销、

投资的相机制造工厂停业……这些是星展集团(DBS,前身是新加坡发展银行)

过去50年内面对过的挫折。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些挫折让星展走不寻常路,

通过创新方案克服难关。星展为庆祝成立50周年,推出《这50年》纪念刊,

收录不同时代职员与星展的故事,包括银行如何克服困难创下多个“行业第一”。

在过去50年,星展集团开创了本地市场的多个先河,例如1977年推出本地最大的私宅项目Pandan Valley;1974年建造当时本地最高的办公楼——珊顿道星展大厦(DBS Building);上世纪80年代建造当时全世界最高的酒店威信史丹福酒店(Westin Stamford)。

不过,在这些“历来第一”的背后,星展也多次面对挫折。例如,星展建造的第一个多层楼购物中心狮城大厦(Plaza Singapura)开业时,正值石油危机,经济陷入萎缩,商场找不到租户。

星展前主席丹那巴南回忆说,他前往日本寻找主要租户,证券公司向他介绍日本的多家零售商,他们很有礼貌地倾听,表示会考虑,但都没有回应。丹那巴南当时是从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外调,从零开始建立起星展的幕后工程之一。

在野村证券的帮助下,星展成功说服八佰伴(Yaohan)进驻狮城大厦,租下了地下层楼和一楼的部分面积。八佰伴是首个面向亚洲顾客的超市。

不过,狮城大厦仍面对一个问题:由于经济疲软,商场的其余楼面空置。银行最后决定,以每月1元的租金出租零售店面,让商家展示产品,直到经济好转。

推出私宅项目却遇上楼市走软

1977年星展推出Pandan Valley私宅项目时,偏偏遇上本地房地产市场走软,而项目的单位多达605个。据集团一名前高管回忆说:“那时我的老板最害怕碰到主席侯永昌,他一定不会忘记问‘卖出了几个单位?’。”

鉴于市场情况,银行提供了特别促销:在购买单位后的五年内,可以按照购买价卖回给发展商。这意味着买家没有风险。

这是前所未有的做法,星展坚信房地产市场会复苏。果然,市场随后好转,银行也不必继续提供这个促销。

凯德集团主席黄记祖曾在星展负责Pandan Valley项目。他回忆说:“我们决定进军私宅发展,是因为侯先生希望证明,我们能够建造售价有竞争力的私宅,价格堪比组屋。”

早在1985年,星展负责新加坡航空公司的首次公开售股(IPO),是首个获得国际投资者参与的本地IPO。后来在1993年,星展负责新电信这个当时本地最大规模IPO时,让公众首次通过自动提款机(ATM)申请新股等。

大家也许不记得,星展于2001年尝试推出本地第一个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时以失败告终。它一年后卷土重来,成功推出凯德商用新加坡信托(CMT),为本地的REIT市场发展铺了路。目前新加坡已是日本以外亚洲地区最大的REIT市场。

早年经发局积极寻求欧洲和美国的投资,星展的任务是提供融资。1971年新加坡吸引到德国罗莱相机(Rollei)来设厂,可说是祸亦是福。

当时在星展工作的胜科工业主席洪光华回忆道,星展承担了巨大的风险,如果罗莱相机倒闭的话,提供融资的星展只能拿回工厂设施,而这些工厂价值不高。当罗莱相机最终停业时,星展蒙受了亏损。

不过,罗莱工厂员工之后有些自己创业,有些成为了精密工程业的重要功臣,为行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谈到星展的成功,丹那巴南说:“面对问题时,我们不会尝试传统的解决方法,而是寻找创新方案。从一开始,我们是一群没银行业背景的年轻人,愿意尝试新事物,不被历史束缚。”

星展主席佘林发:数码转型是成功关键

星展在过去10年增长迅速,市值飙涨超过一倍至679亿元,跻身全球40大银行的行列,也超过了一些国际知名银行。

星展主席佘林发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星展在过去10年经历了变革性的变化,而背后最大的推动力是全体员工的心态转变,他们充满热忱,坚信银行的转型之路。

他坦承,当初在2010年出任主席时,并没有料想到星展可取得如此大的进步。

数码转型是星展成功关键。星展集团已两次获得杂志《欧洲货币》(Euromoney)颁发的“全球最佳数码银行”。

佘林发指出,星展也努力加强与顾客的联系,例如2012年储蓄银行(POSB)于正华民众俱乐部,开设了第一家设在民众俱乐部的分行。

他说:“分行是一个接轨的地点,这不是一个赚钱的决定,而是拥有这家国民银行应有的责任。”

对于一家银行来说,50岁其实相当年轻。佘林发说,就如同新加坡是个年轻的国家,星展也是年轻的银行,它的成功其实反映了新加坡经济成功。

展望下一个50年,佘林发认为,数码化意味着银行的大小不再局限于地理市场和分行的数目,星展有潜力成为全球最大的银行之一。

没经营记录便挂牌上市

星展银行在50年前诞生时,得透过IPO筹集创立资金,是本地股市鲜少没有经营记录便上市的公司。

它也充当自己的投资银行,负责这项IPO的公众售股工作,所有的法律和商业文件都是手写的。

要在交易所挂牌的公司,得向股票经纪支付2%的费用,让他们协助销售股票。丹那巴南说:“根据他们的成功率,经纪收取一笔钱。但在我看来,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就可收费。”

在和时任星展主席韩瑞生讨论后,他们决定,如果经纪不愿豁免这笔费用,他们将在报章上刊登招股书和认购股票的表格,公众可以剪下表格填写并寄回。最后,股票经纪同意免费分发认购表格。

下载电子书看《这50年》

《这50年》(The 50 years)收集前主席丹那巴南、比莱(JY Pillay)、多名前高管和现任高管的撰文,重现星展50年历程。

从8月15日起,公众可到go.dbs.com/ourjourney下载电子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