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景气低迷购船养精蓄锐再起航

海业勇者破浪前行

油价从2014年下半年起走下坡,本地从事海事及相关行业的业者也受到波及,到了2015年和2016年时不少公司更是陷入困境。今年来油价已慢慢回弹,有些公司的业务渐渐展露曙光。

本系列访问了四家相关业者分享公司所面对的难关,以及如何求变生存,才能走在复苏的道路上。在危机化转机的过程中,他们也学习到许多值得借鉴的经验。

金兴岸外与海事集团(Kim Heng Offshore & Marine)不大幅举债,反而趁低迷时期以低价收购船只,养精蓄锐为行业复苏做好准备。

金兴是本地岸外物流支援服务业的先锋,集团执行主席兼总裁陈庆松(60岁)的父亲陈永海和伙伴在1968年成立金兴海运探油公司。他和大哥在上世纪1970年代加入后,父子兵团把业务不断扩大,2014年集团在新加坡交易所(SGX)凯利板上市。

陈庆松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他从小就跟着父亲从事这一行,经历至少四次油价重挫所引发的危机。这一轮,他也沉着面对。

集团主要收入来自为经过新加坡海域的岸外钻井平台提供维修和保养等服务,2014年高峰期时一年内为多达66个钻油台提供服务,占新加坡约85%的市场份额。

陈庆松说:“可是到了2015年底许多探油合约取消,经过本地和需要维修的钻井平台也大减,一年不到10个。我们的营收从高峰期的每年8000万元跌至2000多万元,很多没有用到的船只都转到马来西亚纳闽岛‘冷停’,新加坡这里没有足够位子停放。”

生意量大减,集团不得不裁员,把外籍员工送回印度和孟加拉,400多名员工减了三分之二。陈庆松本身也带头减薪20%,董事会成员减10%,员工减5%至10%。

同时,陈庆松也尽量争取其他方面的生意,如协助清理德光岛漏油事件。他说:“虽然这些生意的利润很薄,但多少可以补贴。船只放着不用,会损失一块钱,用了可以赚回五毛钱。”

仅用十分之一价钱购船

根据陈庆松的经验,每次油价重挫后,需要约七年时间,行业才能恢复元气,所以这一轮至少也要等到2020年。然而,他没有被动地等待油价回弹,而是趁低潮期做好准备。

去年7月集团以960万美元(约1320万新元)的超低价收购三艘多功能拖船(AHTS)。据知,这三艘拖船先前属于目前正接受司法管理的Swiber控股,后来被银行接管。之后集团再数度出手,以同样低价再买多三艘这类拖船。

陈庆松说:“行情好的时候,多功能拖船一艘要3300万美元,我们买不起,现在只需要十分之一的价钱。我们在2014年上市时筹集到4350万元,只用了其中一部分来建造仓储和办公楼,现在动用一部分来买船。”

这些多功能拖船不但可以出租,还能够为钻井平台客户提供服务,不必再向他人租用。这些拖船也让集团的船舶和设备更加完善,有助提高长期的市场地位。

本月初集团再以210万元收购一艘价值达477万元的成品油船(oil product tanker),并准备在机会到来时卖出套利。集团表示,会继续寻求以合理价格收购海事资产或业务的机会,以增加收入。

今年业务开始有起色,员工已停止减薪,员工也增加至300多人。陈庆松解释道,这一行的员工是需要训练的,这样在局势扭转时能够把握商机。

根据华侨投资研究报告,集团截至今年6月底的第二季持850万元现金,经常性负债770万元,非经常性负债1960万元,净资产负债比(net gearing)0.2倍,并打算继续专注在维持理想的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

发展业务强调 慢慢来不乱乱来

陈庆松也直言,他走的是较保守路线,强调“要慢慢来,不能乱乱来”。

他说:“油价未跌时,岸外、油气和海事业前景看来一片大好,银行借贷也宽松,促使一些业者大胆通过举债发展业务。结果油价大跌时整个行业和供应链都受到拖累,包括小型的配备和机械供应商。这一次危机让我更加确定,不能借太多钱。

“一般上油价回弹后,东南亚地区大概要一年半后才渐渐受益,比其他地区来得慢。现在我们要懂得灵活变通,而且走一步看一步,不能一下子冲得太快。”

陈庆松认为,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会影响行业前景,如利息攀升、贸易战和东南亚地区的保护主义。

更多东南亚国家要求公司是当地注册的,或者与当地伙伴合作。因此,集团今年在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和纳闽岛开设办事处,也希望借此取得靠近市场和客户的优势。接下来集团也准备到印度尼西亚和中东开设办事处。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