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经济面对严峻挑战

在考究美国中期选举结果对亚洲国家的影响前,大家必须明确观察到亚洲整体经济(从北亚至东南亚)正在放缓。

经济放缓已是意料中事。在经历了疲软的2016年之后,2017年是复苏的一年。若按年比较,2018年的增长数据是不可能像2017年般那么令人满意。亚洲在放缓的时候,欧洲的情况也相同。事实上,除美国外,全球经济增长正在同步放缓。

贸易战为中国经济增压力

先说中国的情况,国内生产总值(GDP)虽然是一个粗劣的整体指标,以测量中国经济的增速,但其数据确实反映了中国增长速度比以往来得缓慢,而工业利润增长及采购经理指数(PMI)的下降都证明了这点。

早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利用贸易政策攻击中国之前,中国地方政府的去杠杆化,及重组工业和金融体系的政策,无形中对国家经济增长构成压力。

为了提高中国的生产率,这些政策的推出是有必要的,经济增速虽略有放缓迹象,但仍处于高位,更重要的是这个增长是可持续的。这一切都被视为中国从中等收入迈进高附加值和高收入经济体的必要条件。

美贸易政策或更趋激进

在实施这些政策时,贸易战开打意味着中国在经济增长方面已经处于不利地位。迄今中国政府为回应美国贸易政策而实施的财政、货币及监管措施,反映了官方对经济前景的关注。虽然这些政策未有太大影响,假以时日情况应当会改变。

不仅是中国,作为亚洲最大出口国之一的韩国也感受到压力。中美贸易战升温开始广泛地对全球贸易构成更大压力,除了对出口巨头韩国的经济没有好处,对台湾(其GDP早已滞后一段时间)、东南亚包括新加坡等开放型经济体也是如此。

半导体业产能过剩

中美两国在20国集团(G20)峰会商讨暂停或结束贸易战,或有助于改善依赖贸易的G20成员国的贸易和增长前景。如果考虑到美国的财政施政有可能陷入困局,美国主力对外采取更激进的贸易政策较有可能,尤其是针对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因此我们不期望G20会取得任何有意义的成果。

此外,许多经济体的贸易周期过于依赖生产半导体。当全球对半导体需求达到顶峰时,大工厂正在生产这些日益普及的高科技产品,造成产能过剩的问题。在等待5G启动的同时,即使物联网技术(IoT)有助保持出口量不变,定价能力及获利能力仍然有可能下降。

5G将恢复这些行业的产量需求,并使全球科技产品相关的需求激增,但预计直至2020年前都会缺乏这股推动力。与此同时,对于注重产品价值的消费者而言,产品周期升级似乎越来越昂贵,他们也不愿意为了轻微的产品升级而支付差额。

一些经济体其实增长势头强劲,却因投资者对新兴市场投资安全的担忧加剧而受到冲击。美国联储局在收紧货币政策方面坚定不移的立场,持续对流动性紧缩构成威胁。增长过快所产生的政策失衡越来越容易造成资本外流,导致经济困难及放缓。

目前,纵使货币疲软导致货币政策收紧和通胀上升,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国的增长数字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不利影响,但一些国家如马来西亚,正面对收紧财政政策的需要,这很可能会促使经济放缓。

经济放缓但结构仍好

亚洲经济增长放缓的同时,环球经济状况似乎也只会变得更艰难,但亚洲并不疲弱。与欧洲或拉丁美洲的经济体相比,亚洲的经济增长速度在很大程度上始于高位,并有更大的放缓空间。

中国结构性问题主要涉及债务和脆弱的金融体系,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亚洲经济体在结构上仍处于良好状态。所以,即使较长远经济形势依然严峻,但投资者对投资对象采取更严格态度,看好亚洲资产的立场理应不乏说服力。

(作者是ING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师及研究部主管)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