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对起步公司和风险创投领域投资 GIC与淡马锡去年投资总额增六成

随着行业模式转变,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重点投资领域似乎也起了变化,从金融和房地产等传统行业,转向了消费、生物医疗和科技行业等。GIC去年参与投资的两大领域依次为非周期性消费和通讯领域,其中,GIC在非周期性消费领域的投资总额为378亿元,同比增长超过两倍。

中美贸易战阴影笼罩,本地两大主权财富基金去年参与的投资总额却不减反增,特别是起步公司和风险创投领域的投资增加,显示它们的投资胃口似乎有所扩大。

此外,它们在金融科技、医疗和通讯等领域的投资也显著增加,反映对新兴行业和高增长潜能领域的重视。

20180102_news_sovereignfund_Large.jpg

本报根据彭博社收集的数据统计,截至去年12月20日,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去年宣布了42个投资项目,涉及的总投资价值为894亿元,比前一年增加30.6%。

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宣布参与74个项目的投资,总值425亿元,更比前一年增加159.8%。

相加起来,两家主权财富基金去年参与总值1349亿元的投资项目,比前年的844亿元,增加六成。

上述投资数据包括还未完成的交易,但不包括未披露投资金额的项目。

另一方面,根据IE商学院主权财富实验室(Sovereign Wealth Lab)主管卡帕普(Javier Capape)统计,GIC和淡马锡去年投资活动同比减少25%,分别为33个项目和54个项目。它们同时期的风险创投和起步公司的投资却扩大一倍。

例如两只基金去年都参与了蚂蚁金服的新一轮融资。该轮融资总金额为187亿元,是迄今为止全世界最大的单笔私募融资。蚂蚁金服也因而成为目前全球最大独角兽(unicorn),估值1500亿美元。

卡帕普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整体而言,GIC和淡马锡的投资活动有所放缓,显示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股市波动以及欧洲地缘政治问题悬而未决,造成行业出现谨慎态度。”

“然而,在它们的投资流量中,对风险创投支持公司的重视程度明显提高。”

随着行业模式转变,GIC和淡马锡重点投资领域似乎也起着变化,从金融和房地产等传统行业,转向了消费、生物医疗和科技行业等。

GIC去年参与投资的两大领域依次为非周期性消费和通讯领域,其中,GIC在非周期性消费领域的投资总额为378亿元,同比增长超过两倍。

非周期性消费领域是指那些不受宏观经济影响的领域如食品,医药、服装或商业服务行业等。

去年GIC参与的最大一宗投资项目,是注资于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金融与风险业。这项投资由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领头,投资总值223亿元。

此外,GIC去年也参与买下澳大利亚第二大私营医疗保健公司Healthscope的收购计划。

这是由BGH资本和Australian Super为主财团所进行的项目,投资额为52亿元。该交易仍在商议中。

GIC去年还和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联手以164亿元收购荷兰阿克苏诺贝尔(AkzoNobel)的特殊化工业业务。

阿克苏诺贝尔是全球最大的油漆与涂料公司之一,旗下品牌包括Dulux 。

在淡马锡的投资方面,它去年加大在通讯和非周期性消费的投资,当中最受瞩目的交易是以49亿元收购德国制药和化工集团拜耳(Bayer)的3.6%股权。

淡马锡在科技和通讯的投资也非常积极,包括参与投资刚进军本地市场的印度尼西亚预召服务供应商GOJEK(20亿元)、印度巴帝电信(Bharti Airtel)在非洲的业务(17亿元)和中国人脸识别科技公司商汤(Sensetime,7.87亿元)等。

卡帕普指出,科技仍是主权财富基金投资的首选领域,在2017年全球主权财富基金投资中,科技投资比重为26.1%,是占比最高领域。

他说:“以淡马锡为例,它去年投资了多个生物科技公司、具强大人工智能基础的起步公司和软件公司。”

转向其他类型房地产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房地产仍占据GIC和淡马锡投资的相当一部分比重,但两只基金的投资逐渐从摩天大楼和高端酒店,扩大到其他类型的房地产。

淡马锡去年就和软银(SoftBank)等公司注资共6.81亿元在WeWork的中国业务,协助WeWork扩大它在中国共用工作空间的市场份额。

至于GIC,除了参与总值74亿元的雅高酒店集团(Accor)股权收购计划,以及以7.4亿元收购法国巴黎的办公大楼Tour Ariane外,还参与投资近4亿元在墨西哥长租公寓(multi-family,也称多家庭住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