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制造业继续放缓 电子业PMI创两年多来新低

本地制造业在去年12月继续放缓,其中电子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再次陷入萎缩状况,并创下两年多来新低。

受访经济师表示,12月制造业PMI数据符合亚洲制造业整体疲弱局面,并反映中美贸易战和中国需求放缓带来的影响。

他们也认为,鉴于全球增长前景趋向黯淡和全球电子需求放缓,今年上半年制造业PMI预料会延续疲弱势头。

新加坡采购与物流管理学院(SIPMM)昨晚(1月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本地制造业PMI从11月份的51.5,滑落0.4点至51.1,达到去年7月以来最低水平。这也是制造业PMI连续四个月下滑。

不过,SIPMM指出,制造业PMI并未进入收缩区间,并且已连续28个月处于扩张状态。

PMI是衡量制造业未来表现的指标,通常以50作为表现强弱的临界值。指数高于50代表制造业扩张,低于50代表萎缩。

SIPMM数据显示,12月制造业PMI滑落,主要因为新订单、新出口、工厂产出、库存和就业等主要指标的扩张步伐都放缓。

此外,成品库存、进口、投入价格和供应商交货速度等指数的扩张势头都减缓。积压订单也连续三个月处于萎缩状态。

在电子业方面,12月份电子业PMI微跌0.1点,报49.8,连续两个月进入收缩区间。这也是自2016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SIPMM表示,电子业PMI再次跌破荣枯线,主要是工厂产出首次处于萎缩状态,从11月的50.1,在12月跌至49.9。

另外,新订单、新出口、库存和就业等主要指标的扩张步伐放缓,也拖累了电子业PMI表现。

星展集团经济师谢光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表示,亚洲主要经济体去年12月PMI大多呈现萎缩,其中包括中国制造业PMI逾一年半来首次进入收缩区间,台湾和韩国制造业景气也持续萎缩。我国PMI数据走低,大致符合了区域制造业的疲软状况。

谈到制造业PMI下滑原因,谢光威指出,这主要是中美贸易战影响逐步发挥效应、中国金融去杠杆和全球利率逐步恢复正常化等几方面因素,对制造业所产生的负面影响。

他说:“从目前情况来看,本地制造业PMI应能勉强维持在50上方。但电子业PMI近几个月从扩张区间跌入收缩区间。其下跌幅度和速度令人对电子业前景担忧。”

华侨银行经济师林秀心则认为,非电子行业如生物医药领域的表现,或许能为电子业下滑提供一些缓冲空间。

此外,前天贸工部发布的经济预估数据显示,我国制造业增长在去年第四季加快,从3.7%提高到5.5%,加上11月制造业产值超出市场预测,意味着第四季制造业数据还有上调空间。

她也强调,这并不会改变今年上半年制造业前景较疲弱局面,预计制造业PMI扩张力道接下来几个月持续减弱。

大华银行高级经济师柳天成认为,第四季制造业增长强劲,可能只是制造业者提前装载物品的结果。基本上,中国经济放缓及对本地商品与服务需求减弱的宏观局面依然存在。

他说:“一旦去年底较热闹的场面结束,中美贸易谈判带来的许多担忧将再次浮上台面,继续影响企业信心、需求和出口订单等。”

新加坡采购与物流管理学院指出,制造业PMI并未进入收缩区间,并且已连续28个月处于扩张状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