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板针对财政预算案有话说

订户

字体大小:

政府在食品服务业数码化和外销国际化等方面给予很大的协助和支持,这点我很认同,也很感谢。可是,柴油税上调会加重业者的生产成本,让新加坡食品厂商联合会的会员感到吃力。厂商需要柴油来烧锅煮水制造蒸汽,以进行食品生产。去年柴油税每公升加1角,厂商每买1万5000公升的柴油,就须多付1500元税金,今年再起1角,成本就增加到3000元,一年要多几万元的开支。另外,水价两年来上涨30%对我们已是一大打击,如今柴油税两年来一涨再涨,打击更大。

当初,厂商也因为政府提倡环保,从使用重油改为柴油。由于柴油去年调税,我们大华食品同天然气公司合作,才有天然气连接到工厂,待新的火头到位就可解决,未来不会受柴油税上扬波及。但还有很多工厂尚未接通天然气。政府应在基础建设方面,先协助厂商接通天然气管,以解决长远的问题。

——新加坡食品厂商联合会永久名誉会长白毅柏

服务业客工比率顶限逐步下调,对我们没有重大影响。我们过去三年重组服务劳动队伍,整合了在新加坡的零售业务,以及转向招聘更多具备良好数码技能的本地员工,而非前线服务人员。至于柴油税上扬,则可能使得电商平台的送货收费会稍微上扬,这类费用仍占公司现有电商送货成本的一大部分。不过,作为全渠道零售商,我们预见柴油税翻倍对我们的直接营运成本只会产生相当轻微的影响。

——Bove By Spring Maternity主席兼科技总监郑顺荣

我了解政府是要让人民有工作,才出台这个政策(收紧服务业外劳限额),让它们聘请本地人。但这还是会带来问题。外劳就如自来水,本地员工如井水。你不让人喝多一点自来水,要他们多喝井水,但新加坡那么小,有足够井水供应给人们饮用吗?这不是商家请不请本地人的问题,而是请不到。如果请得到,他们干嘛不请,还要去担心政府明年又会出台什么令人胆战心惊的政策。这已不仅是压力的问题,新措施确实让人感到措手不及。

——北京面包西果店老板梁明柏

柴油税起价1角肯定会加重成本,根据估计,平均一辆货车一个月需要消耗800公升到1000公升柴油,所以每个月平均成本会提高80元到100元,一些公司如果需要长途运输,货车月均耗油量可能会超过1000公升。柴油税调高1角后,我每年的成本可能增加1200元,但是一年免缴2000元路税还可以抵消增加的成本。根据过去的经验,政府一般都会在改变政策时,让企业吃一些止痛药,就像这次一年的2000元免缴路税。可是,之后企业就必须自己止痛了。

——运输业自雇人士王睦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