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泉水厂估值为何是负值 当局零元收购引起市场议论

华侨银行债券研究部接受《联合早报》询问时说,水厂出现负值,可能是因为水厂已面临营运问题,或其中涉及罚款,而这笔债务已经超过资产价值。

公用事业局日前表示,若凯发(Hyflux)无法在期限内解决大泉水电厂(Tuaspring)的违约问题,当局将只接管水厂的部分,而且是零元收购。此事引起市场议论纷纷,尤其是水厂的估值为何是负值。

根据公用局文告,收购大泉海水淡化厂(Tuaspring Desalination Plant)的价格将根据购水协议,由独立估价师评估。目前水厂的估值为负值。换言之,完成收购后,大泉水电厂还必须对公用局作出赔偿。

当局已经表示愿意以零元收购水厂,无须大泉水电厂支付任何赔偿。

华侨银行债券研究部接受《联合早报》询问时说,水厂出现负值,可能是因为水厂已经面临营运问题,或其中涉及罚款,而这笔债务已经超过资产价值。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水资源政策研究所联席主任梁菁助理教授接受访问时说,正如公用局之前指出,水厂的营运已经出现问题,“当局接管之后,需要花钱解决。”

加上水厂已经投入营运五年,梁菁指出,厂内的薄膜都必须更换了。她认为,目前的经营者既然已经无法履行购水协议下的多项合约义务,“要求它更换这些薄膜,无疑会造成更沉重的财务负担。”

由于不清楚水厂的营运细节,梁菁表示无法估算更换薄膜所需的开支,“不过,薄膜占水厂营运成本的一大部分。”

她也说,按照当初凯发提出水厂和电厂联合经营的模式,“电厂的价值是更高的。”

“你只需要看看第一年的水价,每立方米0.45元,利润非常微薄。”梁菁引述凯发主席兼总裁林爱莲于今年2月份提呈给高庭的一份宣誓书指出,电力成本是水厂最大的成本,根据水电厂的商业模式,电厂应该是赚钱的,而且能为水厂节省成本。

随着近年电力市场开放,电厂蒙受亏损。大泉水电厂也指出,水厂过去亏钱,估计未来几年也将持续亏钱。

梁菁认为,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公用局接管水厂,事实上是亏钱的。”

如果公用局只接管水厂,是否影响印度尼西亚财团SM投资(SMI)与凯发的重组协议,也是市场关注的。

关键在SM投资 是否早知道水厂是负值?

华侨银行债券研究部指出,关键就在于SM投资在进行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以及和凯发协商的过程中,是否知道水厂是负值的。“假设SM投资清楚知道,那它可能不会撤资,因为负债减轻很多。不过,前提是在没有大泉水电厂的情况下,SM投资仍愿意注资。”

由于SM投资早已表明希望保留大泉水电厂,研究部说:“如果它和我们一样,在公用局发出文告前,不知道大泉水电厂问题的严重性,那撤资的可能性提高许多。”

研究部也指出,此前市场同样不知道原来公用局也是大泉水电厂的债权人。

大泉水电厂目前仍欠马来亚银行5亿多元,马来亚银行是大泉水电厂的唯一有抵押债权人。

研究部说,市场通常预期,接管的一方会赔偿有抵押债权人,“作为有抵押债权人却无法获得任何赔偿是罕见的。”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麦润田受访时说,理论上马来亚银行或许可以强迫凯发脱售电厂,“但电厂和水厂是连接的,假设公用局接管之后,当局掌控水厂,谁会想买电厂?”由于本地的电力市场仍有供过于求的问题,电厂对买家的吸引力不高。

马来亚银行发言人受询时表示,无法针对个别客户发言。

金管局与新交所 密切关注事件进展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新加坡交易所正在密切关注凯发集团的最新进展。

金管局和新交所发言人受询时说:“若有证据显示它违反法令或条规,包括披露方面的疏失,我们会调查并采取合适的行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