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业务鲁莽多元化风险大

字体大小:

美国文豪马克吐温经常被引述的一句名言道:“历史绝不会重演,可是它有许多相似之处。”

在2001年4月,《联合早报》刊登了本栏作者涂写的一篇短文,里头提到一些上市公司鲁莽收购,让公司及股民受损。当时,最经典的例子是以经营巴士为核心业务的新巴士公司,在1996年以比第二高标价者多出84%的投标价,勇夺武吉知马一块地段。两年后,该公司拨出2亿元准备金,注销房地产业的亏损,并撤出房地产业。

紧接着,经营电子业的艺特电子在1997年以9150万元标得甘榜景万岸的一块地段。由于标价过高,该公司最后决定放弃,输掉2300万元订金。艺特电子已被收购及除牌。

事隔18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两名讲师麦润田以及陈全来在上个星期发布一篇52页的报告,教导小投资者如何从16个警讯中辨别上市公司是否会出问题。其中一个便是警惕小投资者,留意那些随意收购的上市公司,这包括收购与核心企业没有相关的业务,或是以高价买到病入膏肓的企业。

这篇报告以本地上市公司最近几年来的收购案为例,说明随意收购的风险。例如,前称中华建筑的MMP资源,原本是一家中国的建筑公司。它在几年内从建筑业转换跑道到马来西亚发展油气业以及矿业,接着在韩国发展微型发电厂。不久后,它进军再生能源业务,但后来又转战日本,在北海道发展滑雪旅游业务。去年底,它签订协议收购俄罗斯一个天然气油田。目前,这只股的股价剩下0.5分。

TT国际是一家消费电子产品零售商,但后来成为裕廊货仓零售商场Big Box的发展商。这个项目的发展一波三折,而该公司在2017年底的债务超过4亿元。Big Box已被债权人接管,而TT国际的股票从2017年8月停牌至今。

另一家公司胜达科技 (Datapulse Technology)在2017年底大股东股权转手后,火速以350万元收购马来西亚一家护发公司,引发了企业治理的问题。去年底,它以318万元将这家护发公司卖回给原来的业主,这一买一卖亏损了几十万元。最近,这家公司在韩国买了一家酒店。

历史是否绝不会重演,很难说得准。有些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随意收购而导致股东权益持续受损。即使历史真的不会重演,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还是有不少后来者抵御不了业务多元化的诱惑,而它们的问题与上述公司似曾相识。

新晔科技(Serial System)在2015年以近450万新元,入股食品制造和餐饮服务商东江集团,但后者因财务困难而在去年申请司法管理。在上个财政年度,新晔科技为这个投资损失拨备540万美元(约731万新元)。在2017年,新晔科技进军马来西亚的榴梿业,因为它认为卖榴梿比卖电子产品更好赚。不过,在上一个财政年,这家榴梿公司亏损31万美元。

以经营寿司起家的荣集团 (Sakae)涉足白糖的买卖,结果其中一个买家通过中间人拿了货后人去楼空,而荣集团为这个损失拨备570万元。这名失踪的买家以及中间人的身份,至今还是一个谜。在上一个股东大会上,一名股东要求公司集中精力在食品的核心业务上,不要让其他业务分散注意力。但荣集团执行主席符标熊表示,他要建立的不是一个食品公司,而是一个以荣集团为名的国际品牌。因此,荣集团除了寿司,也投资金融科技、网络安全以及区块链科技。

新加坡市场小,促使许多上市公司到海外收购,在地理区域上进行多元化投资。另一方面,颠覆科技冲击传统行业,也迫使许多公司涉足新的行业,在业务上走向多元化。然而,多元化的投资不无风险,而收购与核心业务毫无相关的投资,或是收购前的尽职调查不足,其风险更高。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新邮政(SingPost)备受争议的收购。在2015年,新邮政以1.84亿美元收购美国电子商务公司,但这个项目连年亏损。在2017年,新邮政为这个项目减值1.85亿新元。这宗收购涉及董事的利益冲突以及披露不足而遭新加坡交易所谴责。新邮政最近宣布,它准备脱售这个项目减损。

俗话说,不熟行的不做。不过,上述两名国大讲师在报告中指出,当公司现有的业务受到颠覆或是成为夕阳行业时,公司董事以及管理层为了保住他们的职位,可能会涉足与老本行毫无关联的投资。在新的业务,他们面对经验老到的先行者激烈的竞争。这对他们将是一个陡峭的学习曲线。

上市公司收购失误,最终是由股民买单。因此,股民必须判断,上市公司是否有足够的管理能力以及财力,以确保多元化的投资带来回报。遇到鲁莽收购的公司,还是避开为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