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达8381万元 本地十大“打工皇帝”总薪酬创七年新高

学者指出,总裁薪酬通常由固定部分和可变动部分组成,这两部分都受个人、机构、行业和整体经济表现影响。

本地十大“打工皇帝”去年总薪酬达8381万元,为七年来最高。星展集团(DBS)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以1186万元的年薪重登榜首,去年的冠军创业公司(Venture Corp)主席兼执行总裁王玉强则滑落至第五名。

《联合早报》根据最新出炉的上市公司年报,统计出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STI)成份股公司薪酬最高的10名“打工皇帝”。与去年上榜的企业掌舵人相比,今年前10名的总薪酬微涨0.7%,年薪超过1000万元者也从两人翻倍至四人。

20190410_fin_ceo_Large.jpg

三家本地银行去年净利纷纷创下新高,三名总裁也包揽排行榜前三甲。高博德2018年薪酬同比大增15.6%,涨幅为三人中最大。华侨银行(OCBC)执行总裁钱乃骥和大华银行(UOB)副主席兼总裁黄一宗的薪酬增幅也超过10%,分列第二和第三名。

排名第四的云顶新加坡(Genting SG)去年净利上扬10%至7亿5500万元,集团执行主席林国泰的年薪也突破千万元,介于1000万元至1025万元。

新加坡国立大学治理制度与机构研究中心主任卢耀群副教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总裁薪酬通常由固定部分和可变动部分组成,这两部分都受个人、机构、行业和整体经济表现影响。卢耀群说,虽然去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许多公司股价也随之走低,但10大总裁薪酬仍然取得增长。“这可能表明上市公司看好今年和未来的经济前景”。

创业公司的王玉强去年薪酬大跌25.8%至891万元,是榜单上唯一年薪下跌的总裁。集团去年净利微涨2.4%,但营收减少13%至34亿8460万元。公司股价全年滑落逾三成至13.96元,目前已回弹至18.83元。

相比之下,排行榜上第八至第10名,都是公司净利下跌,总裁薪酬却不减反增。以汽车代理商怡和合发(Jardine C&C)为例,集团去年净利大跌55%至4亿2000万美元(约5亿7000万新元),但董事经理纽比金(Alexander Newbigging)的薪酬却上扬9%至476万元,时隔两年重回10大榜。

另一家重新上榜的新科工程(ST Engineering),去年净利微跌2%至4亿9400万元,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钟思峰的年薪攀升9.1%至460万元。

国大商学院副教授、企业治理专家麦润田受访时强调,总裁薪酬受许多因素影响。“如果它只与公司净利挂钩,可能促使管理层为追求短期利益而不择手段,甚至损害公司的长期利益和可持续发展。”

另一方面,常年位列十大的凯德集团(CapitaLand)去年9月换帅,新掌舵人李志勤没有领取全年总裁薪酬,因而没上榜。

去年初次上榜的金光农业资源(Golden Agri Resources),今年由于业绩出现亏损,集团主席兼总裁黄荣年的薪酬大减20%,同样未能上榜。

整体而言,麦润田认为新加坡上市公司掌舵人薪酬在全球具有竞争力。不过他也指出,针对总裁的长期激励措施仍相对较少,此外,本地挂牌企业虽然会披露一些衡量总裁表现的关键指标,但在制定整体薪酬政策方面还不够透明,这些都有待改善。

年报未出炉公司未计入榜单

《联合早报》自2012年起,根据海指成份股公司年报整理出各家企业掌舵人薪酬,这只包括财年于去年12月底结束的公司。由于一些海指成份股公司财年在其他月份结束,因而未计入榜单。

例如,新电信(Singtel)和新加坡航空(SIA)的财年都在3月结束,最新年报尚未出炉。

这两家公司的2017/18年报显示,新电信总裁蔡淑君的薪酬达611万元,新航总裁吴俊鹏的年薪则是432万元。

此外,一些非海指成份股公司的总裁薪酬也相当可观。以豪利控股(Oxley)为例,集团执行主席兼总裁陈积光在截至去年6月底的财年,薪酬介于1175万元至1200万元。

和美置地(Ho Bee Land)主席兼总裁蔡天宝去年薪酬也介于1000万元至1025万元。

点击这里,看看各家总裁的年薪发生了什么变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