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集团是否违反上市条例 金管局等三监管机构展开审查

我国三家监管机构已对凯发集团(Hyflux)是否违反上市条例或相关法律条规展开审查。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会计与企业管制局(ACRA)以及新加坡交易所监管公司(SGX RegCo)的发言人联合答复媒体询问时说:“金管局、会计与企业管制局以及新交所监管公司目前正在审查凯发集团相关的信息披露课题以及会计与审计标准的遵循,以确定是否违反上市条例或相关法律条规。”

面临清盘危机的凯发集团,原本期望获“白武士”拯救,但它与投资方印度尼西亚财团达致的债务重组计划,遭遇许多永久证券持有者和优先股持有者的反对,质疑凯发的信息披露和账目的声音此起彼落。关键时刻凯发与投资方关系破裂,双方各执一词,投资方对于没及时得知一些信息很不满。

金管局之前答复媒体询问时表明,若发现任何违例行为,它将立即展开调查。金管局上周答复媒体询问时则指出,至今的评估显示,凯发永久证券的主理商和分销商的星展银行(DBS)并没有任何不当行为。

分析:有好些方面应予审查

企业治理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麦润田接受《联合早报》电邮受访时说,大致上应该予以审查的方面有好些,包括重要信息是否有及时披露、文告、献售书、股东通知书和年报中是否有错误或误导人的陈述、董事是否有尽责,以及公司是否遵循会计标准等。

他也指出,审计工作是否符合审计标准,包括审计师是否有专业的怀疑精神去质疑管理层。

义正律师事务所(TSMP Law)联合主管合伙人张祉盈电邮受访时说:“该公司的披露和条规遵循遭受某些质问指责。作为负责任的监管机构,金管局、新交所监管公司和会计与企业管制局得深入地检查这些指责,包括投资者是否获得足够的信息评估他们的风险。虽然集团一旦破产倒闭,利益相关者很不幸地将蒙受很大的损失,但并不是每个企业失败都必定是一个管理不当的信号。”

她说:“小股东在找人怪罪是可以理解的,但管制者进行调查时不能根据现在的条件来看以前的事。他们得了解管理团队当时面对的情况。有些事情是可能无法预见的,例如电价大跌带来的如此灾难性的影响。”

我国在2011年平均电力批发价(USEP)是每兆瓦时(MWh)约220元,到了2017年电价猛跌至约81元,仅有凯发标得大泉水电厂(Tuaspring)时的约三分之一。今年3月份的平均电力批发价是每兆瓦时104.3元。大泉水电厂启用至今一直在亏钱,刚好处于引发集团掀起债务重组大海啸的震央。

正如电价之跌宕起伏,凯发集团本月4日毅然“抽刀断水”,宣布终止与印尼财团SM投资(SMI)的重组协议,并取消让债权人针对协议投票表决的债务重组协议会议。凯发前天向新加坡高庭递交传讯令(Writ of Summons),控诉印度尼西亚财团SM投资否认重组协议内容,并索取3890万元的押金。

凯发集团上周四要求给予两周时间,以确认是否须要向高庭申请延后债务延期偿付令的期限。若凯发申请延期,必须提出具体的重组方案。若凯发无法在4月底前找到新的投资者,高庭也不愿给予延期,凯发可能被迫清盘。

另外,截至目前,公用事业局还未向凯发发出终止购水协议的通知。公用局若终止协议,须要给凯发30天通知,才能接管大泉的海水淡化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