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庭不批准银行债权人将凯发交由司法管理

高庭法官考虑在下一次批准延长债务延期偿付令期限时,提出附带条件,包括凯发须揭露重组费用以及提出更明确的时程表。(海峡时报)
高庭法官考虑在下一次批准延长债务延期偿付令期限时,提出附带条件,包括凯发须揭露重组费用以及提出更明确的时程表。(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银行债权人申请将凯发(Hyflux)交由司法管理,昨天(5月7日)不获高庭法官的批准。法官认为司这可能会影响公司重组进度和造成进行中的项目工程受阻。

上个月底,有七家银行联合要求让凯发和旗下子公司Hydrochem分别被接管。凯发欠这七家银行约6亿4800万元。

高庭法官艾迪阿都拉(Aedit Abdullah)昨天在将近四个小时的审讯中,聆听了代表凯发、银行债权人和TuasOne废料转化能源厂(waste-to-energy)借贷者的律师陈词,并作出上述裁决。

法官提醒,昨天的审讯只是评估是否批准银行债权人提出申请,并非评定是否要让凯发交由司法管理。

他考量到这可能影响凯发的重组进度,也可能造成一些正在进行中的项目工程受阻,因此予以驳回。不过,若凯发的重组出现变数,银行债权人仍可提出相关申请。

银行债权人的代表律师昨天在庭上指出,凯发重组至今已经11个月,“除了投资者的一纸意向书,没有进展。”

律师认为,让凯发被接管并不会危害到目前的重组,“我们不是要取代目前的管理层,而是希望和他们合作,加速重组。”

他也说,凯发和印度尼西亚财团SM投资(SMI)的重组计划破局之后,双方为了3890万元的押金对簿公堂,“这会否是另一场耗时且昂贵的诉讼?”

此外,凯发还委任了第二家企业顾问公司nTan协助重组。律师认为,这些都可能造成更多额外支出,因此须要有独立第三方严格把关。

昨天的审讯还围绕着另一项重点,就是建造中的TuasOne。

代表TuasOne借贷者的律师多次强调,单单就提出申请让凯发被接管这件事已足以构成违约,而违约可能引发严重后果。律师透露,他们曾多次接触国家环境局,以了解当局的立场,“他们对TuasOne完工可能一延再延表示担忧,同时已表明保留终止协议的权利。”

可是法官认为,这样的说法含糊不清,“我不想也无意猜测国家环境局真正的意思。”他认为,律师无法证明该厂面临实际风险。

为TuasOne提供融资的星展银行(DBS)代表律师则说:“我们都看见了大泉水电厂(Tuaspring)的命运,大家正在努力确保TuasOne能完工。”他指出,TuasOne完工与否,关乎凯发能否继续存活。

TuasOne目前的工程已经完成95%,该厂将为国家环境局提供热能废料处理服务。这项特许经营长达25年,一旦投入商业营运,TuasOne每个月的收入估计至少约380万元。

代表凯发的律师也说,如果该厂无法完工,凯发旗下的Hydrochem将无法获得大约3亿元的一次性偿还。

她同时指出,若高庭批准银行债权人申请,“潜在投资者会却步,因为这意味着法庭对凯发能够成功重组没有信心。”

而且,有意注资凯发4亿元的中东投资者Utico已说明希望保留凯发目前的管理层,银行债权人的申请也会让投资者担心无法做到这一点。

下次批准凯发延期偿付令 可能附带条件

尽管法官最终驳回了银行债权人的申请,同时将凯发的债务延期偿付令(moratorium)期限延长五天至本月29日,法官再次强调,债务延期偿付令只是暂时性的,不应无止尽延长。

他考虑在下一次批准延长期限时,提出附带条件,包括凯发必须揭露重组的费用以及提出更明确的时程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