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勤调查:对经济改善预期降至六年新低 本地千禧一代对经济和社会进程感悲观

面对持续影响科技和社会领域颠覆力量,本地千禧一代对经济和社会进程感到悲观,特别是对经济改善的预期,降至六年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德勤(Deloitte)最新发布的《2019年千禧一代调查》,只有16%本地千禧一代预计新加坡经济状况在未来一年会有所好转,显著低于一年前的56%。这也比全球的26%来得低。

受访者认为,收入不均(28%)和失业(27%)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最大挑战,这可能也是他们对经济感到悲观的因素。

此外,千禧一代对企业的观感持续趋向负面。54%的受访者表示企业对社会有积极影响,低于去年的77%,部分原因在于,受访者认为企业只关注自身的商业目标,而不考虑对社会造成的后果。

德勤的千禧一代调查主要综合年龄介于25岁至36岁的现代年轻人看法。受访对象来自42个国家的1万3416名人,包括本地约200人。

报告指出,千禧一代虽意识到颠覆性力量与时代变革,却对这些转变感到不安。

例如在科技对劳动力的影响方面,本地千禧一代大多认为工业4.0将对他们的就业前景形成威胁。61%的人表示工业4.0会造成工作性质的变化,令他们更难找到或换工作。

本地千禧一代
致富欲望高于全球

这多少也导致千禧一代的工作忠诚度滑落。53%的千禧一代预计两年内离职,较之前一年增加个七个百分点。预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五年以上的千禧一代,则滑落四个百分点,只达24%。

然而,在人生目标和抱负方面,本地千禧一代仍充满抱负,渴望赚钱。有59%本地受访者表示,他们人生最大抱负是高薪致富,致富欲望较全球的52%来得高。

对政府信任
和依赖程度更高

这批“变动中的一代”对人生目标的优先顺序也有变化,或可以说是“颠倒”了。相对于买房置业(48%)和成家立业生儿育女(35%),他们更热衷于周游列国(58%),视这为他们人生目标的优先追求。

德勤报告说:”从千禧一代对气候变化和环境等问题的诸多忧虑,以及他们选择消费品、服务、甚至雇主时考虑的因素可以看出,他们希望能够改变现状。”

问及谁可协助解决当前最紧迫挑战,本地千禧一代纷纷把矛头指向政府,43%受访者认为它最有能力解决这些挑战,高于全球的29%,说明他们对政府的信任和依赖程度更高。

德勤全球首席人才官帕玛丽(Michele Parmelee)说:“从10年前的经济衰退到第四次工业革命,千禧一代和Z世代成长在一个独特的时期,连接、信任、隐私、社会流动性和工作方面都在这时期出现重大变动。时代催生的不确定性体现在他们对企业、政府、领导层的个人看法,以及对积极的社会变革的需求上。”

她呼吁企业帮助千禧一代适应新常态。加强其多元化和包容性,以确保人才做好迎接未来的准备,否则在竞争愈加激烈的市场中,将面临失去人才的风险。

千禧一代对企业的观感持续趋向负面。54%的受访者表示企业对社会有积极影响,低于去年的77%,部分原因在于,受访者认为企业只关注自身的商业目标,而不考虑对社会造成的后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本地千禧一代对经济和社会进程感悲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