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新加坡总裁李福祐:渣打银行整合业务 能更灵活统筹资金

订户
渣打新加坡总裁李福祐指出,通过单一机构营运提高工作效率,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潘丰源摄)

字体大小:

两周前,渣打银行在本地的所有业务已从新加坡分行转移到渣打银行(新加坡)有限公司。这家子公司总资本达57亿美元(78亿7000万新元),是本地最大的外资银行子公司。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进入新加坡市场已有160年,但直到两周前,渣打新加坡才彻底成为一家本地注册银行。

本月13日,渣打银行在本地的所有业务已从新加坡分行转移到渣打银行(新加坡)有限公司。这家子公司总资本达57亿美元(78亿7000万新元),是本地最大的外资银行子公司。

渣打新加坡总裁李福祐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今后集团能通过单一机构营运提高工作效率,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将两家公司的资产合二为一,也让集团能更灵活地统筹资金。

总部位于英国的渣打银行,是1999年获得特准全面银行地位的首批四家外资银行之一。集团此前一直以海外银行分行的形式营业,六年前应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要求,在本地注册子公司,成为继花旗银行之后第二家成立本地子公司的外资银行。

从那时起,渣打将本地零售和中小企业银行业务转移到子公司;商业银行、企业与机构银行和私人银行则继续由分行营运。一些顾客的零售户头在子公司,企业和私人银行户头则在分行,顾客不仅容易混淆,有时还得准备两份同样的文件交给不同机构。

集团近三年前开始酝酿业务整合,最终耗时18个月将两家公司的业务合二为一。李福祐说,这项工程包括转移超过450亿美元的资产与债务、3000名员工和上万个顾客户头,可能是本地最大的银行业务整合。

配合业务整合,渣打银行(新加坡)也获总部注资超过36亿美元,令资本状况增加三倍。李福祐说:“过去在两家机构间进行资本往来,要面对严格限制。现在我们不仅资本更充足,也能更灵活地调动资金,为客户提供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他也强调,这笔长期留在新加坡的资金,象征了渣打扎根本地市场的决心。“我们现在是一家主要受新加坡金管局监管的公司,与其他本地银行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去年7月接替徐仲薇 出任渣打新加坡总裁  

今年47岁的李福祐在银行业工作25年,曾任职于摩根史丹利(Morgan Stanley)、瑞士银行(UBS)和野村(Nomura)等多家国际金融机构。他在2012年加入渣打,去年7月起接任徐仲薇成为渣打新加坡总裁。

李福祐回忆起当年在英国开始工作时,市场主要由老牌英国银行主导;他在1997年来到新加坡时,本地市场规模也远不及香港和伦敦。但如今亚洲银行快速崛起,新加坡也成为全球金融中心。“本地的外汇、资产管理还是私人银行业务都蓬勃发展,是当之无愧的全球银行枢纽。”

新加坡是渣打在全球第二大市场,本地业务在集团业务中占比10%,上一财年也是集团营收和盈利的第二大来源,仅排在香港之后。李福祐指出,新加坡的地理位置、人才库和科技生态,令它在渣打的全球发展战略中扮演关键角色。

去年,渣打新加坡业务营收上扬9%至15亿4700万美元,股本回报率也从2017财年的2.5%提升至6.1%。李福祐预计,随着集团将全部业务整合到新加坡子公司,本地业务营收可取得9%增长,股本回报率则有望提升至10%。

他说:“重组和整合业务令我们处于有利的增长地位。作为本地最大的外资银行子公司,我们的规模既没有大到笨重不灵活,也没有小到无法有所作为。”

硝烟弥漫的中美贸易战为全球金融市场带来冲击。但李福祐相信,随着亚细安经济腾飞,新加坡长期仍能从区域贸易往来中受益。

他说,虽然贸易战的短期负面影响难以避免,但长期来看,无论中美双方是否休战,中国都将减少对美国依赖,并与其他国家建立更多贸易联系。与此同时,更多发展商也将生产线迁往东南亚,带动越南等新兴经济加速发展。

“随着亚细安内部贸易往来日渐频繁,作为区域贸易中心的新加坡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渣打是唯一在亚细安10国都拥有业务的国际银行,我们也将为促进区域贸易贡献力量。”

从“唐老鸭”储蓄户头 迈入“MyWay”财富健康管理

从前到渣打银行开设储蓄户头,就会拿到一个塑料唐老鸭扑满。这个憨态可掬的卡通形象,成了许多国人对渣打的最初记忆。

渣打的唐老鸭扑满如今在网上的身价涨到四五十元,曾拥有它的一代人也已步入中年。李福祐说,这其中有不少人成为渣打的优先银行客户。“随着他们开始为退休做准备,我们也推出相应的财富和健康管理计划。”

渣打2017年就面向年满55岁的零售客户推出“MyWay”计划,通过与保健和休闲业者合作,让客户以优惠价格获得医疗和娱乐服务,同时享有更高的存款利率。

与此同时,集团也锁定正在壮大的年轻一代,通过业务数码化吸引这个新兴富裕群体。

渣打新加坡在2017年至2019年间投入1亿6000万美元推动数码化。去年本地新增数码和移动活跃客户同比增长30%,手机钱包交易同比上扬80%,包括激活、更换和挂失银行卡在内的数码服务申请也增长了两倍。

香港金融管理局今年开始发放虚拟银行执照,以加强当地银行业竞争力。由渣打银行(香港)牵头的SC Digital Solutions,就是首批获得虚拟银行执照的公司之一。新加坡金管局本月也说,当局正探讨是否在本地发放纯数码银行执照。

李福祐不久前刚到香港了解当地团队如何设立虚拟银行,也在考察本地市场商机。如果我国开放纯数码银行业务,渣打将积极行动起来,开拓这片新市场。

他解释,虽然集团现有业务已经数码化,但从零开始的纯数码银行不必受现有框架束缚,可以轻装上阵,采用金融科技大幅提升运作效率,将成本效益最大化。

在李福祐看来,纯数码银行正是年轻人心目中的理想银行。“他们不想去分行、不想和客户经理交谈,希望在网上就把所有事情办好。一个能同时办理信用卡、保险和旅行等所有业务的一站式平台,正是他们需要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