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告终

投资理财

从正面角度来看,对经济前景的悲观情绪促使决策者再次改变政策立场。

美国和中国作为引致环球经济前景转弱的两大导火线,

已先后暂停政策正常化的脚步,甚至扭转政策方向。

全球经济于2019年初表现欠稳,分析普遍看淡经济前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以及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机构相继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测。

从正面角度来看,对经济前景的悲观情绪促使决策者再次改变政策立场。美国和中国作为引致环球经济前景转弱的两大导火线,已先后暂停政策正常化的脚步,甚至扭转政策方向。

中国央行在2018年率先改变政策立场,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由升转跌,而存款准备金率亦获下调。中国同时批准再次提高公私合营的基建项目开支。鉴于对前景的忧虑,政府于2019年加推多项刺激措拖,包括降低个人及企业所得税税率,下调消费税,扩大财政支出,以及要求商业银行增加对中小型民营企业发放贷款。

美国方面,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在今年首季被逼煞停。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点阵图对今年的预测加息次数在短短三个月内由原本的两到四次变为零。当局亦宣布提前结束量化紧缩计划,并暗示由于过去20年平均通胀率未能达到2%的目标水平,当局正重新审视未来部署。

环球经济料迈向软着陆

展望今年余下时间至2020年,宏观经济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决策者所做的一切是否足以抵销在2018年产生的负面因素,并支持环球经济实现软着陆。

我们预测的基本情况是,中国将引领发展中国家走出目前的商业周期低谷。近期,中国经济数据向好提振了市场情绪,并反映中国经济可能已摆脱增长放缓的困局。

同样地,新兴国家股市、多项领先指标,以及采购经理指数等适时反映商业景气的指标普遍转强,亦显示经济正逐渐靠稳。在美国,随着减税的影响消退,当地经济增长正回归长期平均水平。综合上述发展,预期环球经济将迈向软着陆。

经济前景的主要风险是增长回稳所需时间较预期漫长。若触底过程历时长久,经济或需承受较频繁的波动。目前,全球货币增长尚未回稳,而这是较早期已反映此轮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领先指标之一。此外,经济仍面对多项政策风险。

中国一直致力推动经济去杠杆化,但现阶段政策重心已由实现这个长期目标转移至稳定经济。令人忧虑的是,在经济出现初步好转迹象之后,当局或会过早地回归最初的目标。过往,去杠杆化措施主要是遏抑私营环节的信贷增长,此举会对经济造成过度的通缩压力,但我们预计这不会在年内构成重大风险。

美国方面的风险,是利率或已超出中性水平,但联储局却不愿在有需要时扭转政策方向。预计在9月停止缩表前,联储局资产负债表规模将进一步缩减2000亿美元。鉴于央行买债行动可能对孳息曲线造成的扭曲,现时包括联储局在内的不少人士均淡化了孳息曲线趋于平坦所发出的警号。就央行政策立场来说,我们认为孳息曲线仍属于较具前瞻性和可靠的指标。

很多投资者一直担心中美贸易谈判破裂及随之而来的关税影响,但谈判成功亦可能对世界贸易形势构成影响。市场推断协议将要求中国承诺增加美国进口,以缩小中国对美贸易逆差(目前为3450亿美元)。然而,中国输入的进口以商品为主,若在短时间内大幅增加来自美国的进口,意味中国或需将进口来源由加拿大、澳大利亚及拉丁美洲等其他商品生产国改为美国,这将增加美元兑受影响国家货币的升值压力。

(作者是布兰迪环球投资管理环球宏观研究部董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