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市场盈利预期面临下行风险

投资理财

从基本面看,美国经济未来几年仍面临重重挑战。

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预计将在未来两年放缓。国内消费放缓和政府支出减少是拖累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

根据我们对美国过往经济周期的观察,当经济开始放缓时,企业盈利或将迅速下降。

中美贸易战升温及美国总统特朗普恫言对墨西哥加征关税,令标普500指数在今年5月重挫6.6%(按美元计值)。不过,该指数在6月首周强力反弹,截至6月7日上扬了4.4 %(按美元计值)。美国与墨西哥迅速达成贸易协议,美国联邦储备局降息预期上升及中美有望在6月底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会议中达成协议等利好消息,为市场带来提振作用。

不过,从基本面看,美国经济未来几年仍面临重重挑战。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预计将在未来两年放缓。国内消费(GDP占比为70%)放缓和政府支出(GDP占比约17%)减少是拖累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根据我们对美国过往经济周期的观察,当经济开始放缓时,企业盈利或将迅速下降。

美国目前正处于经济周期的后期阶段,在国内及外部需求萎缩的情况下,标普500指数的销售增长已开始放缓。自今年初以来,2019财年的预期销售额已下修1.6%,而2020财年和2021财年的预期销售额则分别下修1.1%和1.3%(数据截至2019年6月3日)。作为盈利的基本动力之一,营收增长放缓意味着未来盈利或将收缩。我们认为未来几年的销售额将会逐步放缓,但不排除贸易冲突升级等不利因素(如关税或禁令等)将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

有鉴于销售增长减弱(抑制投资支出)及企业情绪恶化,我们认为资本支出或已见顶,并预计接下来将呈下滑趋势。六个月费城联储资本支出指数(Philly Fed 6M Forecast CAPEX)和未来12个月总裁信心指数(CEO Confidence Index 12M Ahead)等资本支出领先指标自2017年底已开始下滑。在资本支出减少的情况下,企业活动将受抑制,而企业和整体经济的生产力增长或将停滞。总的来说,这些因素将导致未来盈利能力和经济增长收缩。

尽管销售增长下降,但企业成本和开支却不断飙升。BLS雇佣成本指数(BLS employment cost index)和亚特兰大联储的薪资追踪指标(Atlanta fed wage growth tracker overall index)的资料显示,薪资自2017年底就已加速增长。

除了劳动成本(即薪资)外,随着美国提高中国商品关税,商品成本(尤其是材料成本)将会进一步飙升。我们将更注意ISM制造业等近期的调查数据,因为许多受访者都对材料成本上升感到担忧。材料和工资成本将显著降低企业利润,特别是在生产商无法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的情况下。

美国企业利润增长 未来几年面临多重阻力

基于上述种种不利因素,美国企业的利润增长将在未来几年面临多重阻力。尽管所有采购经理指数(PMI)在近几个月下降,但仍处于扩张区间,显示扩张速度放缓而非全面收缩。

此外,标普500指数的盈利率或将徘徊在其峰值水平。依当前情况来看,盈利率在未来将面临更大的萎缩风险,盈利增长也可能出现萎缩。

今年大部分时间,卖方分析师继续下调标普500指数的盈利。基于上述原因,我们认为此趋势或将持续。截至今年6月6日,2019财年的盈利预期已下修3.0%,而2020财年和2021财年的盈利预期则分别下修3.0%和1.8%。截至2019年6月7日,美国股市的远期本益比仍高达17.1倍。随着中美贸易争端加剧,盈利在上述因素的推动下可能会进一步下调,而除非股价暴跌,否则估值将继续攀升。

考虑到近期的事态发展,我们认为市场预期略显乐观。有鉴于盈利出现下修势头和近期的各种风险,我们对美国市场保持谨慎,并预计2020年底和2021年底的盈利增长将会偏低。尽管如此,我们并不认为盈利增长将会收缩;除非出现经济衰退,否则2019年的盈利仍有望取得正数增长。

若按我们预估的15倍合理本益比计算,美国股市2020年底和2021年底的潜在预期回报分别介于负4%至正1%和负2%至正11%,且是我们众多研究市场范围内预期回报率最低的市场之一。此外,美国联储局可能减息及中美有望达成贸易协议也推动股市升高,令乐观情绪重燃。依当前情况来看,我们认为美国市场仍处于不具吸引力的水平。若中美贸易战全面爆发,或美国延长对中国电信业巨头华为的禁令,都可能对企业盈利构成压力。

(作者是FSMOne.com 宏观研究部经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