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重启谈判有助风险资产 环球央行减息延续周期

投资理财

笔者认为,风险资产的中期投资展望,仍取决于中美贸易谈判的最终协议,投资者很快将会重新聚焦贸易谈判的实质问题。

根据过去11轮中美贸易谈判的经验,未来数月有关谈判的官方表态和媒体消息,料将持续令金融市场反复波动。

在中美贸易僵局持续七周后,两国元首在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期间达成“停战”共识,并同意尽快重启贸易谈判。

美方透露中国将立即开始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根据美国农业部数据,中国在6月28日购买了54万4000吨美国大豆。

“习特会”可算是取得正面成果,对比会议前市场的审慎预期,美国同意不设限期延迟对额外3250亿美元中国货品征新关税,为市场扫除额外加征关税的重大尾部风险,有助提振投资者情绪,支持风险资产反弹。在G20峰会后,美国股市连日创历史新高,环球股市扬升,债市信贷利差收窄,而避险资产如黄金和日元则出现整固。

最令市场惊喜的会议成果,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愿意放宽对中国高科技公司的出口禁令,容许美国企业恢复不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供货活动,此举令中美贸易紧张关系纾缓。

美国同意检讨对华的高科技出口限制,应可使美国和亚洲的科技硬件板块在短期内略为喘息,尤其是较早前因美国公布高科技出口黑名单而受重挫的半导体和科技软件公司,在“习特会”后均出现大幅回升。

中美贸易谈判仍存在重大分歧

然而,中美贸易谈判仍存在大量不明朗因素,双方就“习特会”确实达成的共识并没有发表联合公告,所公布的具体详情非常有限。根据两国政府早前披露,双方在谈判中仍在多项结构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

首先,中国要求美国取消所有关税,但美国的立场是,中国在落实结构性改变之前将维持现有关税不变。美国也要求设立执行机制,要求中国把结构改革写进中国法律,以确保有关保护知识产权和禁止强制技术转移的贸易协议条文获遵守。

要化解一系列贸易分歧,预料中美双方仍须进行多轮谈判,但由于爆发全面贸易战的经济成本极为高昂,相信中美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将会找到最终达成贸易协议的方法,以维护本国的最大利益。

在科技争端方面,特朗普宣布放宽对中国高科技公司的出口禁令,却受到美国国会议员抨击,这为日后的中美谈判带来不确定因素。此外,特朗普在5月签署行政命令,限制美国企业购买或使用中国高科技公司的电讯设备。有关禁令在G20峰会后维持不变,市场将密切关注日后谈判中,美国对中国企业出口关键科技产品和零部件禁令的检讨进展。

笔者认为,风险资产的中期投资展望,仍取决于中美贸易谈判的最终协议,投资者很快将会重新聚焦贸易谈判的实质问题。根据过去11轮中美贸易谈判的经验,未来数月有关谈判的官方表态和媒体消息,料将持续令金融市场反复波动。

中国料加推宽松政策促人民币回稳

虽然中美同意暂停进一步加征关税,但现有关税仍维持不变。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货品征收的关税税率,由10%大幅提高至25%,从6月1日起生效。

中国刚公布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处于荣枯线以下的49.4,比市场预期差,6月份新增出口订单进一步收缩,价格持续下降,反映美国6月调高关税的负面影响逐步显现。

由于现行关税仍然有效,笔者预期中国将进一步加大推行宽松政策力度,以缓和关税上升的影响。为刺激内需增长,预期中国将双管齐下,通过进一步减税降费的财政刺激和货币宽松政策支持经济增长。

美国无限期暂缓对3250亿美元中国货品开征新关税,应可使人民币兑美元回稳。事实上,人民币汇率几乎已反映最近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恶化,自美国关税在6月1日上调,美元兑人民币每日定价一直维持在6.90以下。

随着中美贸易谈判将会重开,预期美元兑人民币将维持在低于7.00的水平。但由于贸易谈判结果未明,很可能使美元兑人民币于第三季在6.95左右的水平波动。双方预计将致力争取达成协议,美元兑人民币料将于2019年底反弹至6.75的水平。

考虑到中美贸易紧张局面降温,以及中国将加推刺激经济措施,我们维持对中国股票和企业债券的偏高比重配置,并以内需消费主题为重点。中资银行、电讯服务与设备、基建和建材板块均受惠于更宽松的财税和货币政策。

笔者相信,中国政府将加快推动结构改革和市场开放以维持经济增长。事实上,有关保护知识产权改革,建基于竞争中立原则的国企改革和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均有助回应中美贸易谈判所引起的结构问题争论,并有助提升经济的长远生产力。

中美贸易关系纾缓,将降低美联储局今年大幅减息的逼切性,我们维持美国今年内减息两次的预测,之后将按兵不动,在2020年把政策利率维持在1.75%至2.0%的区间。

目前利率期货市场价格反映联储局将于今年内减息三次,市场似乎已过度反映联储局减息的利好因素,笔者相信市场对联储局大幅减息的预期将会逐步缓和。

联储局的政策立场转鸽,为全球央行同步宽松政策开路。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上月指出,若经济前景在未来数月恶化,欧洲央行有庞大的空间放宽货币政策。我们预料欧洲央行将于今年9月再调降存款利率10基点至-0.5%,其后在12月再减息10基点至-0.6%。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早前向传媒表示,局方在有需要时仍具备足够空间推行大规模的货币刺激政策,他更提出四个方案:一、进一步下调目前处于-0.1%的负利率;二、把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目标降至零以下;三、扩大货币基础;四、增加日本国债等资产的购买规模。

大部分亚洲央行相信仍可减息

在亚洲方面,自5月以来区内制造业数据转弱,贸易紧张局势打击出口,通胀数据普遍低于预期,强化亚洲央行加推货币宽松政策的理据。笔者相信大部分亚洲央行仍有空间减息,展望2019年下半年,预料新西兰、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香港、新加坡、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将会减息。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早前暗示,若贸易紧张关系恶化,人行有充裕的空间推行货币宽松政策,包括调降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定向信贷支持措施。笔者预计在2019年底前人行将再降准100基点,并加推定向信贷宽松措施以支持民营企业。

为了增加我们亚洲股票组合的防御性,我们上调了印度和印尼股票的资产配置至偏高比重,因为印度和印尼这两个以内需驱动的大型市场提供对冲贸易风险的优势。印度总理莫迪和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在近期的大选取得决定性胜利,预料两国的结构改革将重拾动力,两国政府将加快推行有利市场和经济增长的改革政策。

我们继续青睐新加坡股票,在环球央行同步减息的周期里,新加坡市场的偏高股息率对追息资金甚具吸引力。为回避贸易风险,我们下调对台湾股票的观点至偏低比重配置,因为受关税影响的科技硬件板块占台湾指数比重偏高。

我们维持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在2019年底和2020年底处于2.1%的预测,我们的债券策略仍然专注在美国和亚洲债券市场寻找息差机会。亚洲债券方面,笔者最看好中国和印尼的本币及美元债券,以及韩国的美元债券。

(作者是汇丰私人银行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区首席市场策略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