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耕耘花圃 搬迁中持续茁壮

花卉再小,从未忘了回馈大地,顺应四季,承载文人的情志,给予百姓的生计。

世界最大的花卉交易中心花荷鲜花拍卖市场,每年的国际商业展营业额平均达46亿欧元。我国虽小,根据统计数据,2017年观赏植物产量一年也有1600万盆。

本系列的中小企业,或姹紫嫣红亮丽出众,或郁郁葱葱蓬勃灵动,都少不了故事。毕竟,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

走过40多年的风雨和时代变迁,加东生花店公司执行董事刘禧旦认为,一盘生意要长久经营,诚信和优质的服务缺一不可,而在面对挑战时应冷静应对,必能渡过难关。

成立于1948年的加东生花店可说是新加坡的老字号,第二代掌舵人刘禧旦(61岁)认为,公司71年来屹立不倒,以物有所值的产品和优良服务获得许多客户的长期支持。

加东生花店由刘禧旦的父亲刘特静创办,当时的目的是把除了设花圃供应鲜花植物之外,也增设零售点,售卖自种的鲜花。

刘禧旦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我祖父带着家人从中国南来后,在后港种花供应给位于乌节路的花店,我父亲跟着他做鲜花生意,所以他是第二代,我算是第三代。

“后来,除了经营花圃之外,我父亲还在五脚基摆摊卖花,然后在加东租下半个店面,正式注册加东生花店。所以如果以成立这家公司开始算起的话,父亲是第一代,而我就是第二代。”

刘禧旦有另外八个兄弟姐妹,他排行第六。从小在父亲开设的花圃长大。小时候他帮忙锄草、浇水,“赚取”一些零用钱。上中学后协助父亲送货,熟悉公司的各项经营环节,但他从未想过要加入公司,直到公司出现危机,他才改变了想法。

“我是在服完兵役后才加入公司,那时大约20岁,原本打算退伍后就去工艺学院升学。可是当时公司的五名主将离职并另组公司,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在各个兄弟姐妹之中,我比较熟悉公司各方面的业务,父亲就叫我到公司帮忙。”

加东生花店的生意稳健发展,如今除了本地市场,还远销到海外。公司也提供园景设计和植物修剪服务。

随着数码时代的到来,刘禧旦很早便意识到网络购物的重要性,不仅设立公司网站,近期还添加了网上订花的功能。

经营花圃生意 土地仍是最大挑战

多年来公司经历了数次全球金融风暴,消费习惯的转变和数码科技的影响,可是对刘禧旦来说,最大的挑战仍是土地问题。

经营花圃须要大片开阔的空地,植物才能吸收阳光,茁壮成长,可是在寸土如金的新加坡, 土地来之不易。加东生花店就因为政府征用土地而得两度搬迁, 上一次于2016年的搬迁行动,是刘禧旦加入公司以来最艰难的时刻。

“当时我们的花圃在丹那美拉地铁站附近,面积达10万平方英尺。我们在年初突然接到有关当局的通知,必须在五个月内搬迁,时间仓促,真的如晴天霹雳。我们多次与当局交涉和上诉,还四处求助,最后限定必须在12月完全搬清。”

刘禧旦到处寻找合适的搬迁地点,可是适合建造花圃的地方都处在偏远地区,对许多顾客来说非常不方便。

搬迁日期将至,无奈之下,他租下位于樟宜的一个货仓作为临时营业地点,但由于户外空间有限,门市生意大受影响。他趁这个时候休养生息,率领员工对各种工具和办公室用品进行维修和保养,准备搬迁到新地点后继续使用。

“幸亏还有熟客及网络上的订单,加上提供一些园艺工程及花园维修服务得以持续经营。虽然门市生意少了好多,所幸的是每天都有顾客上门支持,让我们非常感动。”

刘禧旦曾尝试竞标一幅位于四美的地段,可是竞标失败,对他来说又是一记痛击。

政府随后推出位于勿洛南1道的地段,这次公司顺利得标。终于找到长期的落脚处,公司上下才松了一口气。

搬迁事件耗时两年,购地、清除地段上的树林、建造花圃和装修办公室的费用,耗资约150万元。

“元气大伤之后,好不容易才恢复。勿洛地段比丹那美拉的地段小了三分之一,只有6万平方英尺。若往好的方面想,就是把这里当成新的起点。”

他以“冷静应对、坚强果断、排除万难、落实目标”16字,总结这次的经验。

尽管如此,这起事件给刘禧旦带来的除了压力和烦恼之外,但让他最揪心的,相信是与他感情非常好的父亲,在新花圃还未完工前就过世了。

刘特静在去年1月突然因心脏病发作离世,享年93岁。

刘禧旦语带哽咽地说:“因为这次的搬迁,他(父亲)建立起来的花卉与园艺中心基本上都没了,所以他很失落,非常伤心。我第一次标地又不顺利,他就更加失落与难过”。

“我们标到这块地之后,他放下心了,很开心地来看这块地,可是当时我们还在清除树林。我没办法让他看到公司完工后的样子,是让我非常心痛的一件事。去年是公司成立70周年,他交代我要在完工后举行70周年纪念庆典答谢客户,可是他还没完成这个心愿就走了。”

豁达看待家族接班问题

许多家族生意都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刘禧旦也面对同样难题。由于花圃园艺业的前景不明朗,他的一对成年儿女没有加入公司的打算,其他兄弟姐妹的子女也无意接手。

虽然感到可惜,但刘禧旦对此抱着开放和豁达的态度。

  “花圃土地使用权只有三年,之后可选择续租三年两次。建造花圃的资金庞大,使用权却太短,很难做长期规划,随时都可能面对搬迁甚至终止业务的命运。如果下一代真的不接手,我们可能考虑邀请外人协助经营管理。”

从事花卉生意多年,刘禧旦对花圃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深厚感情。他担心在成熟住宅区内供经营花圃用途的土地会越来越少,并希望业者能继续安稳地做生意。

“作为一座花园城市,如果新加坡人找不到可以买花的花圃,那怎么还是个花园城市?如果要买几盆花或一点泥土和园艺材料,要跑到三巴旺或林厝港这么远吗?如果能在各地区拨一小块地,让业者经营花圃,让居民更方便的选购花草就行了。”

《SME专版中小企业》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