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音乐带进特需者与受刑人内心世界

Intune音乐学校与新光学校合作,转眼已五年,在指导音乐过程中,他们也倡导Music with Compassion。另一个合作迄今也有五年的是樟宜监狱,他们给受刑人上音乐课。这些经验不仅开拓老师的视野,从不同视角重新看待人生,在教导不同的群体时,体会生命的可贵。
——Intune Music创办人冯启胜

近几年,全世界着了魔似的频频举行歌唱比赛。在追逐名利速成的喧哗后,本地音乐学校Intune Music仍旧稳稳当当地做着音乐、教着唱歌,创办迄今10年有余。

Intune Music创办人冯启胜和林伟强,多年前曾在同一间流行音乐学校学作曲和歌唱。冯启胜考获音频工程文凭后,决定在音乐学校当全职教师。

林伟强毕业后则身兼二职,既教歌唱,也教经济学。因觉得教书容易让人“定型”,最终选择了音乐。

但基于经营理念的差异,他们工作六七年后决定自立门户,打造他们理想中的学校。通过挑选理念相同的团队,及简明有效的管理,建立健康的文化,所有人可以一起成长。

一开始,看似许多人要一起集资创业,但曲终人散后只剩下他们俩。即便是这样,两人在决定各自注资一万元后,凭借自己的实力、学生的支持、朋友的帮助,以及前雇主的祝福,冯启胜和林伟强踏出了第一步。

他们最初只能租下一个约400平分英尺的房间充当教室,招到的50名学生,以三至八人的小组形式上课。

一年后,他们在布连拾街(Prinsep Street)一个店屋楼上租下1300平方英尺的空间,隔出四间教室。学生人数增至80余人,这所音乐学校也开始征聘兼职教师。但房子因为老旧,不仅楼层隔音不好,五年下来屋顶越发不堪,逢雨必漏。维修期间必须停业,他们只好选择另觅他处。

两人想尝试改用店面,便入驻离店屋不远的POMO商场。同时,教师们也开始被派往本地的中小学授课、办工作坊、指导学生演出或参赛等。

营业五年后,POMO也说要装修,音乐学校第三度更换地址,来到目前的校舍。在物色地点时,除了因为学生已熟悉那个地带,冯启胜说:“要靠近地铁站,方便搭公交来上课的学生。”

每回搬迁都是一笔花费。除了还原之前租下的单位,还得整修下一个租用空间。好在学校业绩不错,足以应付这些开支,无需创办人再出资补上。

到Intune校舍上课的学生,成人约占六成,其余的主要是学生。学生中虽有为当歌星而来的,所幸多数学生秉持对音乐和歌唱的热忱,愿意下足四五年的功夫认真学习音乐。

人生跌宕起伏总是防不胜防

然而,人生的跌宕起伏,总是防不胜防。2009年,冯启胜在进行了激光矫视手术(Lasik)后,不料眼睛视力却出了状况,并且每况愈下。从发现状况、医治到康复期长达数年,心情一度跌入谷底。但失意有时只为让人减速,免得错过前方的转角。重新弹奏前,总得再调一调琴弦。

冯启胜决定开办音乐课程帮助弱势群体,也借此接触与了解这些群体的内心世界,比如把音乐带入特需儿童的世界。林伟强和Intune的其他老师都对这项计划表示支持。他们开始与新光学校(Pathlight School)合作,转眼已是五年。过程中,他们开始倡导Music with Compassion。

另一个合作迄今也有五年的便是樟宜监狱,给关押者上音乐课。由于地点远,监察程序多,每上一堂课,都是一种舟车劳顿的活儿。即便这样,从未有老师表示要放弃,反而越做越勤。

冯启胜指出,这些经验不仅开拓老师们的视野,从不同视角重新看待人生,在教导不同的群体时,体会生命的可贵。例如在给特需儿童上的每一堂课:“学生因为没有包袱,见到老师总是献出自己的感情,老师们也接获满满的爱。”

上音乐课仿佛变成了疗愈课

林伟强也指出:“来Intune Music的学生,有时候上音乐课,仿佛变成了疗愈课。”这么多年来,他们目睹了许多内向的学生如何通过音乐而慢慢成长。

这所音乐学校陆陆续续合作的对象不仅年龄层很广,就连组织或团体也大不相同、包括国家图书馆、广惠肇留医院、儿童癌症基金会等等。当然,公司营收也变得非常多元。

一路走来,Intune Music的教师团队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冯启胜说:“我们非常尊重老师。同时尽可能给予他们自由发挥的空间,例如教学和教材。任何想法皆可一起讨论、分享。”

当初虽没有明确的定位,后来却开启了截然不同的音乐之门。如今,不仅业绩无忧,这所音乐学校的精神面貌也进一步升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